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68章:当场失态

表哥万福 犹似 2021 2021-01-04 00:10:00

  叶女先生满意点头,正要开口点评!

  安静的堂上,陡然发出一声“哐当——”声响,叶女先生偏头看去,就见虞兼葭惊慌地弯腰,正要去捡掉在地上已经摔成了三截的青玉雕花鸟镇纸,却因为太过惊慌,碎玉尖锐的边角,不慎划破了手指,鲜血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呀!”虞兼葭低呼了一声,苍白的小脸儿又白了几分,凭是白唇含丹,黛眉含烟,叫人瞧了也不禁心生怜意。

  虞幼窈只是瞧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叶女先生声音清淡:“怎么回事?”

  虞兼葭恭敬地站起来:“是弟子不慎摔了镇纸,扰了先生授课,请先生责罚。”

  说完,她垂下了头,隐露了一截子柔白似玉的秀颈,纤细修长的颈子,更隐露出了一股弱态。

  划了一道的手指还在流血,虞兼葭仿若没注意到似的。

  她与母亲因虞幼窈处处受挫。

  叶女先生当众点虞幼窈背文章,她原是等着虞幼窈当众出丑,瞧她的笑话,也好使计让父亲认清,虞幼窈脑袋笨,朽木不可雕也,如此一来,父亲待虞幼窈那一丝半点愧疚与慈父之心,怕也要彻底散了。

  刚学的《曲礼》,连她都背不下来,虞幼窈竟然从头背到尾,没有半点错处,她因实在太过震惊,不小心漏了情绪,将镇纸扫到了地上。

  也幸好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虞幼窈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她失仪的举止。

  叶女先生静了片刻,瞧了一眼她流血的手指,淡声道:“去侧面耳房包扎一下伤口,下堂课接着上。”

  虞兼葭垂头应下,手指上半大的划痕,伤得虽然不重,但伤口却疼得厉害,也不知道是十指连心,还是旁的什么原因。

  为什么自打虞幼窈大病了一场后,仿佛所有事都和从前不一样了。

  从前她与母亲在府里头也是无往不利,可这阵子却处处受挫,反观虞幼窈,却事事顺遂,这一切都让虞兼葭有一种脱离掌控的恐慌感。

  且不提虞兼葭如何震惊失态,一旁的虞霜白也是一脸惊奇。

  叶女先生回过头来,对虞幼窈道:“心定则其言安稳而舒畅,容态恭严而语辞安定,可见这篇《曲礼》,你不光背会了,也是真的学了进去,你既有慧质,便更要用功,切不可辜负了自己的天资,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曲礼》第一句,便是教人言语,强调了条理,节奏,安稳,恭严,虞幼窈一一都做到了。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虞幼窈在心中细细地品尝这句话,上天赐与的东西不接受,不进取,反而会受到惩罚,这是叶女先生对她的警示。

  虞幼窈笑弯了眉毛:“谢谢先生。”

  瞧着她一脸神采飞扬,叶女先生神色微顿,连声音也淡了几分:“字迹潦草,毫无章法,回去后每日练五百个大字。”

  这可算是给了一个甜枣儿,又打了一捧子,虞幼窈脸上的喜气,顿时一丧,耷拉着小脑袋焉儿嗒嗒地瞧着自己,东倒西歪跟狗爬似的字儿,难得窘迫了起来。

  祖母说她字儿差,许嬷嬷也让她多练练字,现在连先生都说她字迹太潦草了,看样子她确实该练练字了。

  于是,虞幼窈忍不住问:“先生,可有什么办法,能尽快把字儿练得工整些。”

  肯受教便好,叶女先生眼中流露了些许淡笑:“写字没有捷径可走,只能靠多加练习,你若想尽快把字儿练工整了,可以练练臂力与腕力。”

  虞幼窈若有所思地点头。

  接下来,叶女先生又将《曲礼》比较难的部分,重讲了一遍,又一一为虞霜白几个解惑,一堂课可算结束了。

  虞幼窈几个去侧边耳房憩息,春晓机灵地端了一碗参茶给她,夏桃也打食盒里取了精致的点心,一一摆在桌子上。

  虞霜白瞧了自个儿桌上精心准备的点心,再瞧了一眼虞幼窈跟前酥油泡螺儿、奶油松瓤卷酥、糖蒸酥酪、奶饽饽等,连眼睛都直了,顿觉母亲让厨娘精心准备的点心,也变得十分寻常了。

  许嬷嬷准备的点心份量较多,显是考虑到了与姐妹一起分食。

  虞霜白哪还有客气的,一屁股就坐到了虞幼窈旁边:“许嬷嬷可不愧是打宫里头出来的,做的吃食比府里头的厨娘精心许多。”

  瞧了虞霜白一脸馋猫样,虞幼窈强忍着笑意:“都是一家姐妹,二妹妹要是喜欢,尽管用便是。”

  说完,又让春晓取了小食碟,将每一样点心装了一些,送给了虞兼葭,并二房虞莲玉几个,份量不大多,但每人都能尝上一口。

  虞兼葭瞧着面前小碟子里头一样样点心,跟府里头厨房做得不一样,一眼就能瞅出不一般来,喉咙不禁一痒,忍不住捏着帕子捂嘴轻咳了一声。

  身边有了一位得力的嬷嬷,连向来愚笨的虞幼窈,也显露出了不一般来。

  她身边有一位秦嬷嬷照顾着,是打虞府庄子里调过来的,原是懂些医术,能更好的照顾她,她也一直对秦嬷嬷十分满意。

  这些天,母亲在祖母房里头立规矩,不能时时兼顾嫏还院,便打算将秦嬷嬷提做她房里头的管事嬷嬷,她也没甚意见。

  可这会子有了对比之后,竟觉得秦嬷嬷不堪大用。

  有一种想让母亲也帮她寻一个宫人嬷嬷的打算,可如此一来,难免会落人口实,让人觉得她与虞幼窈攀比。

  虞兼葭又思及虞幼窈方才背了一整篇《曲礼》,便忍不住开口问:“大姐姐刚才的《曲礼》背得可真好,莫不是跟着许嬷嬷规矩,连文章也一起学了?”

  除了这一点,她想不出为什么虞幼窈,能背下了连她也没能背会的《曲礼》,心情也稍稍平复了些。

  虞幼窈提前学过了,一时得了叶女先生的夸赞,时日一长,就会原形毕露,显露出本身的愚笨。

  她依然是虞府里头最有慧质的小姐。

  也是叶女先生最值得培养的弟子。

  虞霜白也觉得这个理儿,瞧向了虞幼窈。

犹似

明天第二轮PK,就要开始啦,PK越到后面,越难晋级,作者好紧张啦,小伙伴们一定要鼎力,鼎力,再鼎力地支持啦~   特别感谢jisoo怀里的月熊,哎哟喂的打赏支持,感谢各位小伙伴们的投票和评论支持,嗯,这不是重生文,女主做的不是重生梦,为了写文,蠢作者看了《曲礼》,感慨中国文字之博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