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66章:兵不刃血

表哥万福 犹似 2074 2021-01-03 00:10:00

  这样一想,虞清宁心里头就更委屈了,昨儿让虞幼窈教训了一通,她被罚了抄写《女德》一百遍,母亲也被禁足抄写佛经,清秋院的大门被锁子锁死,两个婆子整日守在门口。

  早上她来上家学,还要喊婆子开门,得了婆子允许才能出门。

  她当场气红了眼睛,险些哭了,现下连叶女先生也罚她,所有人都在和她做对。

  见她不伸手,叶女先生冷着脸:“出去!”

  虞清宁愣了一下,不动。

  叶女先生却毫不留情面:“再不出去,就让婆子将你拖出去。”

  这话就有些严重了,虞清宁气哭了,不服气地指着虞幼窈:“那么她呢?一个月都没来上家学,你怎么就不将她拖出去?”

  虞幼窈刚要将被打肿了的左手拿出来,就听见叶女先生声音淡淡道:“顶撞先生,连最基本的尊师重道也不知晓,我却是不愿教导似你这等毫无品性,又不知悔改的人,你回去吧,回头我自会与虞老夫人说。”

  虞幼窈往常虽然经常犯错,但每回都是乖乖挨了罚,更不曾顶撞先生,一个月没上家学,虞府里头也递了话,怎么也轮不到虞清宁来指手划脚。

  再说了,虞清宁毫无姐妹情谊,当场陷姐妹于不义,五伦常里,还要再加一个不义,这么个不仁不义不礼不智不信之人,也确实不值当教了。

  虞清宁狠狠跺了一下脚,捂着脸跑出去了,险些撞到了门口的虞霜白。

  她泪眼一瞧,二房里头的几个庶女也都跟在虞霜白后头,主子丫鬟一堆人,显是早就到了,就站在外头瞧她的笑话呢。

  想到此处,虞清宁怒瞪了虞霜白一眼,捂脸跑了。

  虞霜白撇了撇嘴,她确实早就过来了,但因着叶女先生在训打虞清宁,也不好贸然进去,所以就等在外头。

  不是她说,大房里头妻不妻,妾不妾,庶不庶的,这都是杨氏管家不严,大伯父纵容的结果。

  也难怪祖母压着大伯,不许大伯纳妾。

  大伯在杨氏跟前糊涂,在妾室面前把持不住,待庶出比嫡女还好,杨氏私心太重,更不是个能治家的人,真要多纳几个妾室,后宅里头怕是要着火了。

  清秋院里,正在抄写佛经的何姨娘,见虞清宁哭得满脸是泪地跑回来,吓了一大跳,连忙放下手中的笔:“这是怎么了?”

  虞清宁扑进姨娘怀里头一直哭,也不肯说话。

  何姨娘沉下脸瞧向了金菊:“四小姐才去了家学,怎就哭着回来了?”

  金菊“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将方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何姨娘一听女儿是教虞幼窈欺负了,惊怒不已。

  可再一听,虞清宁竟然让先生从家学里赶出来了,更是脑袋一晕:“你竟然不服管教,顶撞先生,你怎就不想一想,前儿虞幼窈之所以挨了你父亲的打,不是为了别的,正是因为虞幼窈不尊师重道,你今儿得罪了叶女先生,叫老夫人知道了,少不得要闹到你父亲跟前,你父亲还能饶了你?”

  想到虞幼窈红肿的面颊,虞清宁愕然地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忘记哭了。

  何姨娘气得要死,一手指头戳到虞清宁额头,恨不得将她点醒:“你、你,我怎就生了你这么个蠢的,虞幼窈摆明了在算计你,借叶女先生的手收拾你呢,你不乖乖挨了罚,息事宁人,还主动往陷阱里头钻,你……”

  换座位这一事说大也不大,只要虞幼窈不计较,换回来也没甚。

  但虞幼窈表面装作不在意,话里话外却借题发挥,不仅故意激怒清宁,还将逾越、不知礼数、不懂规矩,没有教养,这一桩桩扣到清宁头上。

  叶女先生听了,对清宁一成的不满,也变成了十成,罚清宁还是轻的。

  可清宁教虞幼窈欺负了一顿,心里头憋着火儿,脑子也不冷静,教先生一罚,哪还能忍得住,可不就得罪了先生。

  虞幼窈可真正厉害,一步一步算计得干干净净,让清宁不知不觉就进了陷阱。

  这手段简直教人胆寒。

  若不是她从前在教坊里头叫人当瘦马养着,这些个手段都知道一些,还真不会意识到,这一切是虞幼窈算计的。

  何姨娘又想到昨儿虞幼窈让虞清宁跪了谢氏的画像,转头老夫人就使柳嬷嬷送了一幅画像到清秋院,让她每日早晚三柱香三个响头地供着,原是当老夫人恼她,便没有多想,可这会儿想透了这些,骨头缝里头都冒着一股子寒气儿。

  大房里头但凡算计旁人,总是有迹可寻,可大姐儿这兵不刃血的手段,更教人头皮发麻。

  虞清宁被何姨娘呵斥,脸儿挂着清泪:“娘,我……”

  见女儿依然一幅茫然懵懂的样子,何姨娘都快气吐血了:“叶女先生出身临江府书香大族,族里有不少人在朝中为官,大周朝最著名的梧山书院就是叶氏办的,府里头请来叶女先生,一是为借叶氏之名望,给你们谋一个好名声,将来旁人也会高看你们一眼,二也是因为叶女先生确实有才,京里头不知多少人家想请叶女先生进府,但叶女先生是和离之妇,挑中虞府,正是瞧中了虞府简单与家风。”

  说到这里,何姨娘又是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不好好跟着一起学,反倒学起了虞幼窈,虞幼窈有老夫人为她撑腰,将来横竖也差不到哪儿去,可你呢?杨氏可不是好相与的人,将来你的前程可都要靠你自己,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就不知道为自己将来谋划?”

  听了这话儿,虞清宁一时血气上头,挥起手往桌子上一扫,顿时桌案上的笔、墨、纸、砚,杯,碗、碟等物,“哗啦”,“哐啷”,“砰咚”地碎了一地,大怒:“我是庶女,生来就不如她们,都是爹的女儿,凭甚要分个高低贵贱?”

  何姨娘被女儿的怒火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女儿拉过来坐在身边:“你小声点,当心闹到旁人耳里头,你虽然是庶女,但你爹疼你更胜虞幼窈,比起虞幼窈也不差什么,可越是如此,你就更该借着你爹,为自己谋个更好的前程。”

犹似

女生新书榜第6名了,回升了一名,最近评论少了很多呀!   也有小伙伴问群号:145496713,欢迎大家加入。   特别感谢雾里提灯照,向左向右,小芳。,夜九璃,顾酒的打赏支持,也感谢各位小伙伴的评论和投票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