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65章:被抢了座位

表哥万福 犹似 2018 2021-01-03 00:10:00

  叶女先生声音浅淡:“既然你重新回到家学,从前那些不好的陋习也该好好改一改,往常落下的课业也要赶上来,以后不可再轻易掉课。”

  虞幼窈垂头应是。

  叶女先生点头,又道:“昨儿你父亲派人过来知会,说是你要和嬷嬷学规矩,往后只念上午的文课,”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下午的才艺课你不来,我也不勉强,但希望你对文课多上些心。世人常言:女子无才便是德,可女子无才则愚,愚则不智,不智则眼昏心盲,如牵线木偶,你身为官家女子当明白,女子通文识字,而能明大义者,固为贤德。”

  这一席话便有些语重心长,虞幼窈心有所感,抬眸看着叶女先生,郑重道:“多谢先生教诲。”

  见她似是真的听进去了,叶女先生表情也略缓和了些:“去座位上吧。”

  叶女先生拿了点心与文房四宝进了侧室里头。

  屋子里摆了三排长案,每一排并例排三张,虞幼窈的座位,就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虞幼窈一个多月没上家学,本该空着的长案上,却摆了一个青花笔洗,紫檀木文房宝盒等物,每一件或雕,或印着精美的石榴花纹。

  春晓:“是四小姐的东西。”石榴花是虞清宁最喜欢的花儿。

  她话音方落,便见虞兼葭同虞清宁两人带着丫鬟一前一后进了屋子,见虞幼窈也在,两人明显有些惊讶。

  “不知道大姐姐也来了家学,不然就与大姐姐一道来了。”虞兼葭也穿了青色的衣裙,款式与风格却是大不相同,多了几分清高文华之气。

  虞幼窈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虞兼葭被这清清淡淡的一眼,瞧得心里头发闷,想到了这两日发生的事,转身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了长案上头的文房宝盒,一一从内里取出了笔、墨、纸、砚、镇纸、书册等物。

  空空荡荡的长案上,摆得满满当当,却分毫不乱,井然有序。

  昨儿被虞幼窈按着给嫡母磕了头,又被老夫人罚抄《女德》一百遍的虞清宁,穿了一身颇具艳色的石榴花裙,脸色不大好看,见了虞幼窈之后,更是一个没忍住狠瞪了她一眼,接着便冷哼一声,便转身要坐到位子上去。

  却叫春晓唤住了:“四小姐莫不是忘了,这是我家小姐的位子?”

  虞清宁表情不由一僵,接着又愤愤道:“大姐姐一个月都没上家学,我也是见你的位置空着,所以才换过来了,又不是故意抢你的位置。”

  虞幼窈理也不理,转头看向跟在虞清宁身后的金菊,吩咐:“将四小姐的东西收拾一下。”

  金菊小脸一白,也顾不得自家小姐青白交错的脸色,连忙上前收起了虞清宁的文房宝盒,并青花笔洗,以及笔架,笔筒等物什儿。

  叫一旁的虞清宁气得直咬牙:“虞幼窈,你什么意思?”

  见金菊手脚麻利就将虞清宁的东西,收拾好摆到了第二排中间的位置,虞幼窈终于施舍了虞清宁一个眼神。

  “属于我的东西,即便我人不在,那也是属于我的,你私自占有我的位置,我也就不同你计较,毕竟,我是大姐姐,自然要包容自家妹妹,但父亲说,我既身为嫡长姐,就应当担起教诲家中弟、妹的责任,因而我少不得要教一教你,不问自取便为窃的道理,还望四妹妹往后,可要知礼守礼,切不可做出失礼逾越之举。”

  虞清宁当场被训得面红耳赤,一时间羞恼成怒。

  这还没完,虞幼窈轻笑了下:“以后要记得唤我大姐姐,长幼有序,你这般不知分寸直呼我的名讳,叫外人听了去,少不得要说你没规矩,也没教养,没得连累府里头的名声。”

  轻柔含笑的声音,透着佛口慈心,百转千回的柔意,可话里头淡淡的警告,却饱含了一种婉转深沉的气势。

  虞清宁满腔怒火,像被人当场泼了一盆冷水,“噗”的一下全灭了,只剩下“嗞嗞”地火星子,不甘地在心里头炸响。

  便在这时,叶女先生沉着脸从侧室里头走出来,手里握着那把刚打了虞幼窈的戒尺,走到了虞清宁面前:“把手伸出来。”

  虞清宁吓白了脸:“先生,可是我做错了什么?”

  叶女先生面色严谨:“早前大姑娘没来家学,你要换到大姑娘的位置上,我曾问过你,可曾得了大姑娘的同意,你是怎么回答的?”

  位子也不是说换就换,必须要对方同意后,再征得先生同意。

  “我……”虞清宁心中一窒,不情不愿地伸出手。

  第一下尺打下去,虞清宁的眼泪就扑哧扑哧地掉,身子抖得跟风中残叶似的。

  叶女先生仿佛没瞧见虞清宁委屈落泪,戒尺仍然一下一下地重重落下,发出“啪啪”声响:“你满嘴谎言,是为不智、不信,私自抢占旁人座位,是为不礼、不仁,三纲五常,乃立世之基准,可五常你便犯了仁、礼、智、信四常,罚你十尺。”

  虞清宁被打了不说,还被先生当场教训,眼泪掉得更凶了,十尺打了一半,就将手缩回到背后。

  虞清宁打小就娇生惯养,又被父亲宠着,虽是庶女,可比起虞幼窈这个嫡女,也是不差什么,她本身又是争强好胜,事事喜欢攀比拔尖,上家学后有虞兼葭慧质在前,她自然也不甘落后,勤学上进,别说是当着整个府里头姐妹们的面儿,被拿戒尺打手心了,就是磕碰一下都是极少的。

  叶女先生淡淡瞧着她:“把手伸出来。”

  手心里火辣辣地疼,虞清宁被打怕了,死活不愿意再伸手,平日里头因着叶女先生有才,愿意跟着一起学,也愿意敬着。

  但在虞清宁心里头,叶女先生不过是个在虞府里头讨生活的和离之妇,心里头也认定,叶女先生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毕竟虞幼窈一个月都没上家学,叶女先生不也没说什么吗?

  她还能比虞幼窈更过份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