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63章:上家学

表哥万福 犹似 2005 2021-01-02 00:10:00

  想明白了这些,“约定门生”这件事也不大可能揭开,虞幼窈就放心了。

  虞霜白转开了话题,问:“你跟许嬷嬷一起学规矩,以后家学就不上了?昨儿,叶女先生还问了你。”

  虞幼窈撇了撇嘴儿:“明儿就去,父亲让我以后每日上午去家学,下午就跟着嬷嬷一起学东西。”

  之前先生教的课都是些规矩教条,她不耐学,也不耐听,祖母也觉得许嬷嬷也能教这些,就没让她去家学。

  虞霜白一脸稀奇,点头:“大伯可算做了一回人。”

  见她又口无遮挡,虞幼窈有些无语,但也没说什么,毕竟父亲一向待她十分苛责,虞府里头没有人不清楚。

  这时,夏桃端了瓷白的小碗过来,虞霜白接过喝了一口,淡淡的奶味,炒香的杏仁,以及蜜瓜的清甜,喝在嘴里头清新又香甜:“这是什么?”

  虞幼窈搁下碗:“杏仁木瓜奶,许嬷嬷做的。”

  “怨不得你说许嬷嬷好,这样的嬷嬷给我来十个。”虞霜白瞧了一眼虞幼窈羡慕不已,忍不住又吃了一碗。

  虞幼窈让夏桃领着珍珠去找许嬷嬷学做杏仁木瓜奶。

  虞霜白顿时眉开眼笑:“叶女先生一向严厉,你这么久没上家学,当心她明日刁难你。”

  第二日一早,虞幼窈比往日早起了半个时辰。

  春晓心疼小姐起得太早:“姐儿这两日是越起越早了,不如再睡会?”

  虞幼窈打了一个呵欠,有些困顿:“一会儿要去家学,早些起身,与嬷嬷一起学完仪礼,也好早点过去。”

  春晓无奈,只好服侍她起身。

  大约一柱香,虞幼窈洗梳完毕,穿着繁复精致的九重衣与许嬷嬷一起学仪礼。

  虞幼窈头顶的书册从一本变成了三本,一静一动,举手投走间已有了几分柔雅轻盈,亭玉娇楚之姿。

  不妖不媚,身姿如水,更显优柔,许嬷嬷满意地点头,不到一个时辰便喊了停:“姐儿要上家学,从明儿起,仪礼时间就缩減至半个时辰,姐儿往后走动,也要多注意些行止仪态。”

  这两日,虞幼窈一改往日散漫,学东西变得积极主动,每日早上不需要她三催四喊,自个儿就能起身,前几天还有些刻板的仪礼,今儿已经有了轻盈灵动之姿,显然是用了心思。

  这让她感到十分欣慰,但鸡鸣起身还是太早了些,姐儿正是长身子的时候,睡眠一定要充足。

  虞幼窈扑进许嬷嬷怀里,撒娇:“嬷嬷最疼我了啦!”

  许嬷嬷笑着轻摸她的头发,语气也温和了许多:“药浴已经准备好了,出了一身的汗,赶紧去洗一洗。”

  沐完浴毕,虞幼窈回到房里头,许嬷嬷亲自挑了一身雪青色缠枝花暗纹襦裙,搭浅青色柳枝纹外衫。

  虞幼窈一眼就认出了,这身衣裳是之前去宝宁寺时,冬梅帮她挑的,但许嬷嬷嫌弃这身衣裳太单薄寡淡了些,就重新挑了一身。

  思及叶女先生往常青衣素裹,虞幼窈便明了许嬷嬷的用心良苦。

  春晓帮着虞幼窈换衣裳,冬梅在挑首饰,许嬷嬷借机教导两个丫头:“叶女先生出身临江府书香大族,擅琴棋书画,精诗词歌赋,是极有名声的才女,嫁常宁伯府嫡次子后,因常二爷宠妾灭妻,与常二爷和离,和离的女儿是要归家的,但叶女先生却从叶氏族里过继了一个无父无母的远房侄儿,梳了头发,做起了教导大户人家闺秀的活计,在京里头名声不错。”

  这些虞幼窈也知晓一些。

  许嬷嬷继续道:“叶女先生恃才重文,又是和离之妇,宜清淡文气,这身雪青色衣裳,瞧着文雅了些,也算投其所好。”

  春晓和冬梅恍然大悟。

  许嬷嬷转头瞧向了虞幼窈:“姐儿许多日子没上家学,去家学后,先与叶女先生道歉,为人弟子应尊师重道。”

  虞幼窈点头应下。

  便在这时,夏桃与秋杏端了早膳过来。

  除了虞幼窈喜欢的虾饺、水晶包外,还有一小碗许嬷嬷亲自熬的药膳,清淡宜克化的脂胭米粥,酸甜可口的腌梅肉,以及一应小菜,拢共十几样,样样精致。

  虞幼窈瞧了,不禁眼神都亮了。

  春季宜清肺养肺,虞幼窈将加了灵露的冰糖梨汁水,让夏桃送了一盅去青渠院,又使秋杏送了一碗去安寿堂:“告诉祖母,打今儿起我就要上家学,往后不能与她一起用早膳,待每日晚间与她一起用晚膳。”

  许嬷嬷暗自点头。

  怨不得老夫人偏爱姐儿,姐儿搬到窕玉院后,每日早上都会陪老夫人用膳,现今没时间过去,就改成了晚间。

  就这份孝心,虞府里头就没人能比得上。

  至于青渠院里的周表少爷,许嬷嬷眸光闪了闪。

  她在宫里头什么样的贵人没见过?

  可独独这位周表少爷,瞧着雍容贵气,竟比宫里头至贵的那些龙子凤孙也不遑多让,势如渊沉,气度深藏,瞧一眼就让人有种深不可测,琢磨不透的感觉。

  从前她对虞幼窈同周表少爷亲近,抱着谨慎观望的态度。

  这些日子以来,见周表少爷对虞幼窈也是颇为上心,倒也渐渐放下了些许戒备。

  想着虞幼窈在虞府里头瞧着风光,但上无兄靠,下无弟扶,父亲偏心冷情,继母算计诸多,姨娘也不安份,几个妹妹皆是心气儿高,一心想要压制嫡长女。

  周表少爷瞧着就不是一般人,若能与他处出情份,将来无论怎样,也算是个倚仗。

  想来虞老夫人也是这般想,所以才对从幽州来的周表少爷这般看重。

  这边,虞老夫人得了虞幼窈今儿要上家学的消息,脸色不大好看:“窈窈的脸还没好利索,就急着要上家学,怕是真叫她爹给打狠了。”

  柳嬷嬷深以为然,却也不好说,只道:“这也是好事,多读些书,也能多懂些道理。”

  窈窈跟着许嬷嬷学东西,也不比在家学里差,虞老夫人对她读不读书,也没太大要求。

  但虞府书香传家,窈窈如果肯主动勤学,她当然会更高兴,可心里头还是不大痛快,总觉得窈窈是叫父亲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