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62章:遭了无妄之灾(元旦加更)

表哥万福 犹似 2019 2021-01-01 00:10:00

  虞老夫人目光犀利地盯着杨淑婉,厉声道:“笨手笨脚,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还不赶紧起开。”

  严厉的话,让杨淑婉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打了一个哆嗦,只好垂着头退后了一步,不敢多说一句。

  柳嬷嬷这才得已上前:“老夫人可是烫着了?”

  虞老夫人摇头:“没烫着,扶我回房换身衣裳。”

  柳嬷嬷连忙应下,扶起了老夫人往内室里头走,姚氏跟在后头也一起,杨淑婉见了,也要跟着一起,叫虞老夫人回过来的严厉眼神给煞住了脚。

  杨淑婉丢了脸,气得脸都是青的。

  心里头恼恨姚氏故意上大房瞧她笑话不说,还故意害她洒了茶水,惹了老夫人不悦,又嫉妒姚氏在老夫人跟前得脸,连姚氏生的儿女,也一个个不是好东西,就知道讨老夫人欢心。

  虞幼窈几个小的,见祖母是真没事就放心了。

  虞霜白好些天都没见着虞幼窈,要拉着虞幼窈去莲池喂鱼,虞幼窈翻了一个白眼儿,带虞霜白回了窕玉院,使春晓拿了鱼食,爬在木栏上洒鱼食,许嬷嬷让两个婆子守在一旁盯着,免得落了水。

  一大群锦鲤争抢着鱼食,瞧着好不热闹,虞霜白拍拍手:“祖母让你跟许嬷嬷一起学规矩,你真就老老实实跟着学了?我娘都瞧不惯我整天玩儿,拘着我一起学规矩,我却是因你遭了无妄之灾。”

  虞幼窈无语:“不学能怎么办?你却是不晓得许嬷嬷的厉害。”

  虞霜白一脸同情地瞧着她,眼神儿四周张望了下,凑到虞幼窈耳边小声嘀咕:“听说,宫里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儿,打宫里出来的人都坏得很。”

  虞幼窈瞪她:“你少胡说,许嬷嬷好着呢。”

  虞霜白翻了个白眼,也不提这话了:“前些时日,我娘让钱嬷嬷教我女红,你瞅瞅我手指头,还能瞧得见针眼子。”

  一边说着,一边把摊着手送到虞幼窈眼前。

  虞幼窈仔细一瞧,还真瞧见了两个针眼子,想到自己手指头,也叫针扎了许多眼子,幸灾乐祸地笑:“扎了这么多针眼子都没学会,不扎你扎谁?”

  虞霜白瞪圆了眼睛:“说得好像你学会了似的。”女红那么难,就这么短短十来日,哪能就学会的。

  虞幼窈得意:“那可不,我带你去瞧一瞧,免得叫你觉得我吹牛。”

  虞霜白一脸恍惚,跟着虞幼窈一起去了绣阁里头,眼瞅着虞幼窈拿了绣篓里绣了一半儿的“卍”字纹抹额,当着虞霜白面儿穿针引线,惊得虞霜白一下子瞪直了眼睛,捂着胸口一个好像“说好一起吃喝玩乐,你却背着我偷偷用功”表情。

  见虞霜白受了打击,表情焉儿嗒嗒,虞幼窈过意不去,让春晓拿了两盒自个儿做的杏花胰子:“我在跟许嬷嬷学调香,这是我自个儿做的杏花胰子,早上净面的时候,均匀涂在脸上,片刻后洗掉,不仅气色好些,脸上也不干,许嬷嬷说宫里头的贵人都用杏花做胰子净面,这两盒子,你和婶娘一人一盒,用得好了再问我要。”

  “你还会调香?!”虞霜白先是被虞幼窈会调香惊了一下,接着就高高兴兴地捧着盒子,当场打开了一盒,浅红色的花泥,细腻莹润,散发着清新的香味,不过份浓郁,也不会太淡,十分好闻。

  虞霜白眼神一亮:“你可真厉害啊,许嬷嬷这才进府多久啊,你连女红和调香都学会了。”

  瞧着虞幼窈眉目间沁润的一抹沉静,大姐姐与往日不同了。

  虞幼窈笑了下。

  虞霜白就感慨了一句,就转开了话题:“对了,祖母一向宽厚,怎的突然要给你母亲立规矩?”

  虞幼窈也没提自己挨打的事,只说了胡御医请平安脉的事:“祖母觉得母亲不晓得轻重,可不得气着了。”

  虞霜白呶着嘴儿:“该!有这么个作妖的继母,你可真可怜。”

  虞幼窈作势要打她:“连长辈也敢排揎,你可是长胆儿了,小心叫二婶娘知道了,少不得要教训你一通。”

  虞霜白连连讨饶。

  虞幼窈想着科考还没有放榜,有些不安:“二叔有没有说过科考什么时候放榜?往年都是科考结束后十日放榜。”

  按道理说科考二月十九日就该放榜了,今儿都二十一了还没放榜?

  这些天,连参加科考的生员们也不大交际了,整日等着放榜的消息。

  虞霜白没回答,反而好奇地看着她问:“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这等事了?”

  虞幼窈笑了下:“就是觉得奇怪,随口问一问。”

  朝中的动静,二叔首先是要知会二婶,以免家宅牵扯了朝事,引来祸事,虞霜白少不得要被二婶提点几句的。

  虞霜白撇了撇嘴儿:“父亲说,今次科考有几位生员的答题有些分歧,几位阅卷的大人相争不下,排名也有争议,所以会晚些时日,这等事是有旧例可询,没甚大事,让母亲管好内宅便好。”

  虞幼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再多问。

  但是!

  大约最近时常听许嬷嬷提及她在宫里头的见闻,又对京里头各府人家有了一些了解,再加上有了“约定门生”这件事,她便对一些事就显得格外敏锐。

  她可以肯定,朝廷迟迟不放榜,肯定与“约定门生”这件事有关。

  所谓的【答题争议】,【排名争议】,也有可能是朝廷内部党派之争。

  二叔与威宁侯府分属不同派系,两派为了各自的利益明争暗斗,“约定门生”明显是科考舞弊,是为威宁侯府这一派培养甚至是拉笼党羽,二叔从祖母处得知了“约定门生”一事,所在的派系是不可能任其施为。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阅卷这一关上不动声色,最大限度地将威宁侯府一派约定的门生一一剪除,就算不能彻底剪除,也要在排名上争个先后高低,双方拉锯,可不是陷入了僵局。

  涉及党派利益,谁也不可能退步,估摸着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放榜。

  

犹似

加更一章,祝看文的小伙伴们,元旦快乐,元旦期间天气比较冷,大家出门要记得防寒保暖,还要戴口罩,做好新冠防疫措施。   昨天PK数据,下降了一点点,女生新书榜第5名,感觉就要被超越,小伙伴们再努力下。   以后打赏统计会延迟一天,今天发的是30日的打赏,特别感谢向左向右,哎哟喂,你身边的,m的打赏支持,感谢小伙伴们的投票和评论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