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53章:大表哥出场啦

表哥万福 犹似 2199 2020-12-28 00:10:00

  春晓上前给杨氏行了礼,这才道:“胡御医杏林圣手,难得请上了门,大小姐命奴婢过来,烦请胡御医去青蕖院给表少爷瞧一瞧。”

  一听这话,杨淑婉就知道是自己疏忽了,连忙道:“那就有劳胡御医再走一趟。”

  比起老夫人,虞兼葭,虞府里头还有一个真正的病人,胡御医既然来了,自然少不得要走一趟青蕖院。

  既然上了门,自然要全了同袍之仁,胡御医点头:“这是应当的。”

  春晓领着胡御医上了青蕖院。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府里头处处都撑着灯,青蕖院里拴了门,春晓上前“咚咚”敲门,没过一会子,婆子开了门,脑袋往外一伸,立时堆起了笑容:“春晓姑娘,这么晚过来,可是大小姐有什么事儿?”

  春晓客气道:“家里请了厉害的御医,姑娘让我带来给表少爷瞧一瞧。”

  一旁的小厮机灵地跑去通传了,婆子连忙拉开了门,卑躬曲膝地将春晓与胡御医请进了门,领着二人进了院子。

  周令怀在书房里挥墨,长安在一旁伺候笔墨,转头瞧了一眼不远处桌子上,摆着几样清淡小食,并一盅补品,一口也没动过,忍不住转头瞧了一眼,正埋头写字的少爷。

  鬼都不认识的狂草,挥洒自如,笔力透纸,透着一股子磅礴的气势,瞧一眼,就觉得这字宛如刀剑铮鸣,凶得很,压得人都透不过气来。

  长安摇头晃脑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少爷教谁招惹了,最近一段时间,性子是越来越阴晴不定,难以捉摸。

  “咚咚咚——”外头传来敲门的声音:“小的是门房那头的,大小姐使春晓姑娘,带了御医过来。”

  长安转头瞧了一眼少爷,见之前还在挥墨的少爷,不知何时竟停了墨,连手中的大毫也扔进了笔洗里,看样子是不打算再继续写字了,心里头有些纳罕,便道:“快将春晓姑娘和御医请过来。”

  小厮机灵地跑了。

  长安走到书案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周令怀淡声道:“听见了。”

  长安愣了一下,仔细瞧了一眼少爷,见少爷神色如常,如之前没什么两样,可一双墨眉,浓长入髻,透着丹青墨韵般的写意与舒展。

  长安还在愣神,周令怀已经转着轮子出了书房,直接去了厅堂。

  春晓与胡御医都在大厅里等着。

  见周令怀过来,春晓上前请安,顺便说明了来意:“这是宫里头的胡御医,是极厉害的杏林圣手。”

  淡白的唇轻扬了下,周令怀伸出手腕子:“有劳胡御医。”

  胡御医对虞府这位上门投奔的表少爷也略有耳闻,知道他腿脚有些不大灵便,倒是没想到,他竟是坐着轮椅,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他几番。

  见他尚且年少,却已经是难得的俊雅秀峙,磬墨难书,身上已经隐约有一股常人难及的矜贵风范,与雍容气度,忍不住赞叹之余,又不禁生心惋惜。

  好一会儿,胡御医定了定神思,边抚着长须把脉,过了片刻:“周少爷,舌淡红嫩,苔白,脉细而虚,气滞血瘀,经络不畅,大小姐交代丫鬟说,周少爷是摔了马,又教马踩了腿,应是伤在了脊髓,损及根骨元气,老夫也无甚良方。”

  一边说着,他一边摇摇头,露出了无奈的神情,这周表少爷显然是英年早逝的身子。

  周令怀颔首,没说什么。

  胡御医见他态度淡漠,也能猜到,这些年,这位周少爷怕是没少寻医问药,结果大约与他诊断的相差无几,也就看淡了。

  因此,对这位周少爷也是刮目相看,寻常人得知自己成了废人,也不知要颓废成什么样子,可瞧这位周少爷,全身上下都透着从容淡色,身上隐有墨味透出,可见还是个用功的人。

  略一思忖,也忍不住更尽了些心力:“周少爷此症,还需多调养元气,老夫手里头倒有个养元秘方,周少爷倒可一试。”

  这个秘方,是打前朝传下来的,收藏在太医院书阁里头,他也是偶然发现,因所需的药材不仅难得,还含有不少至毒之物,比如其中有一味药,便要用到寒号虫的粪便,宫里头的贵人都讲究,不愿意用这些秽物,等闲药方若是需要以此入药,都是想法子用其他药材替代。

  还有一些剧毒之物,稍有不慎就是见血封喉。

  因此,大好的药方他也不敢拿给贵人用,也不敢让贵人知晓,当场就毁了干净。

  愿意拿给周令怀使着,除了对周令怀生了几分怜悯,与几分医者仁心外,也是想知道,这个药方的效果究竟如何?

  若能试验成功,今后也可以作为他保底的手段,兴许还能借此立功。

  就算不成,与他也没甚干系。

  周令怀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是道谢:“多谢胡御医。”

  胡御医点头,坐到桌子旁写了两个药方,一个是养元秘方,另一个是固本培元,活血散於的药方。

  之后,胡御书又交代了几句。

  长安还不及使银子,春晓就奉上了一只精巧的鼻烟壶,胡御医本想推辞,但一见这鼻烟壶的工艺,他只在宫里头圣人那里瞧过,顿时眼睛都直了,暗叹虞大小姐大手笔的同时,说了两句客气话,就顺水推舟收下了。

  送走了御医,春晓当下就折回了青蕖院:“就不打扰表少爷休息,奴婢先回去了。”

  周令怀颔首,突然问:“可是表妹身子不舒服?”

  胡御医他是知道的,是太医院院史,医术不在孙伯之下,等闲是请不来的,这大半晚上将胡御医请上门,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春晓目光闪了闪,只道:“那倒没有,是三小姐突然昏倒,老爷拿了自个儿的牌子请了胡御医过来,自然少不得要给表少爷一并瞧一瞧。”

  周令怀点点头,让长安去送春晓。

  长安一走,周令怀面色微沉,凭空喊了一声:“殷三!”

  院里一棵枝繁茂密的大树,沙沙响动了两声,一道黑影倏地落在周令怀面前:“少主有何吩咐?”

犹似

PS:猜猜大表哥要做什么?特别感谢夜九璃,哎哟喂,兔兔没有秃,BriGhT-L的打赏支持。   这不是重生文,女主的梦也不是重生梦,只是预警梦!   女主做了一个平行世界里真实发生过的未来预警梦。   如果女主不做这个梦,她的未来就会按照平行世界里那样,与表哥错过,嫁宋明昭,成药引,最后惨死!   有读者质疑,古代心脏病能不能活,解释下,虞蒹葭的心疾,我设定的是心脏尖瓣脱垂,这个可以很严重,也可以没事一样,只要不作,基本没什么事。   女生新书榜第9了,么么哒,大家继续努力支持喔,希望能继续超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