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45章:脸疼不疼?

表哥万福 犹似 2250 2020-12-24 12:30:00

  这会子,许嬷嬷在小厨房里头做药膳,窈窈马上就十岁了,也到了长身子的年岁,要多进些食补,将来身子骨才好看。

  冬梅匆匆跑过来:“嬷嬷,老爷方才打了小姐一巴掌,小姐许是心里头难受,一回到房间,连药也没上,就将我和春晓轰出了房间,您快去看看吧!”

  许嬷嬷心里头一“咯噔”,连忙道:“看着点灶上的火,我去瞧瞧。”

  她进府也有一段时间,也知道大老爷虞宗正偏心主院母女俩,不太待见虞幼窈这个大女儿,往常也时常训斥,责骂。

  但这动手打人,也未免太过了?

  窈窈还是半大的孩子哪里受得了?

  许嬷嬷心里很担心,不禁加快了脚步。

  她打小就进宫了,熬了半辈子才熬出了宫,年纪大了,也没打算再嫁人,身边更没有一个亲人。

  在进了虞府之后,与虞幼窈也处出了感情。

  二楼三间大房,左边是绣阁,平常虞幼窈学东西都在这边,右边是置放箱笼衣柜的屋子,多是女孩子家要用的衣物首饰、香料等,最中间的大房,就是虞幼窈的闺房,三个房间都互相大打通了。

  春晓不在,外间值守的丫鬟也都不在,许嬷嬷蹙了下眉,抬起手敲了内室的门:“窈窈?”

  里头没人出声,许嬷嬷侧耳贴在门上,隐约听到房间里有细微,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好些窸窸窣窣的响动,有些担心:“姐儿,嬷嬷进来了。”

  没等虞幼窈回应,许嬷嬷大力推开了门,快步走进屋里头,见虞幼窈正蒙着被子躺在床上,小身子曲绻成了一团儿,床边的绣花鞋东倒西歪,倒像是为了遮掩什么似的,匆忙之下躺上了床似的。

  许嬷嬷心里头有些怀疑,坐到了床沿:“窈窈可是伤心了?”

  虞幼窈小声的呜咽,被窝里的小身子一颤一颤着,宛如无助的幼兽。

  许嬷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真是个傻丫头!

  平时哭起来,喊起来总是雷声大,雨点儿小,从来不折腾人,可真正伤心了,难过了,就知道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头哭,也不敢叫旁人知道了。

  “宁死当官的爹,不死要饭的娘。”没了娘的孩子,就算受了天大的委屈,也要自己往肚里咽。

  “嬷嬷是打里头出来的,各种争宠的手段见得多了,多的是法子,让你得到父亲的看重,保管连主院里头的人也争不过你。”杨淑婉母女俩这点子手段,在她眼里简直上不得台面儿。

  虞幼窈身子一僵。

  从前,她每次教父亲责骂之后,总会握着胸前的佛童坐莲玉坠子想,如果娘没有死,爹是不是就不会娶杨淑婉进门,没了虞兼葭,父亲是不是就会很疼她?

  许嬷嬷轻扯了一下虞幼窈蒙住头的被子,虞幼窈没有抗拒,许嬷嬷松了一口气,用力将被子拉开。

  虞幼窈轻咬着唇,无声无息地流泪,瓷白的小脸上泪痕斑斑,触目惊心地红了一片,嘴角还有些微干涸的血,不仔细瞧,还瞧不出来,虞宗正这一巴掌打得有多么狠,几乎是用了成年男子七八分的力气。

  许嬷嬷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分说将虞幼窈拉扯起来,搂进了怀里。

  虞幼窈压抑许久的难过,顿时爆发了,爬在嬷嬷怀里大哭:“嬷嬷,我想我娘,我娘她、她,父亲……”

  喉咙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似了,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能哭出声音就好了,许嬷嬷一下又一下轻抚着她轻颤的背脊。

  大声哭了之后,虞幼窈哭了没一会儿,就渐渐不哭了,大约还是很难过,她低着头小声的抽噎:“不值得。”

  一个不堪为人夫,不配为人父的人,不值得她花费心思付出真心,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她也不稀罕了。

  她还有祖母,柳嬷嬷,许嬷嬷,表哥。

  还有外祖父一家,虽然隔得远了,但逢年过节,就是平常,也总记着她,哪回送来的礼物,都是精心挑选。

  许嬷嬷诧异地看着她,瞧着小姑娘一双黑亮的眼儿,红通通地,被泪水洗礼的清亮、透澈、明净、从容,仿佛洗尽了世间铅华。

  只一眼她就明白了,小姑娘长大了,只是这成长的代价,未免太过残酷了,许嬷嬷轻抚着她的面颊,轻问:“疼不疼?”

  虞幼窈点头,又摇头:“已经不疼了。”

  许嬷嬷笑了,眼眶也有些湿润,轻柔着她的发顶:“傻孩子,脸都红肿了一大片,哪能不疼呢?”

  脸疼,怕是心里头更疼!

  虞幼窈眨了眨眼,没说话,她眼周红红的,可怜巴巴地,透着了娇俏,隐露出了几分娇贵柔艳。

  许嬷嬷嗔怪:“你这喜欢蒙头的习惯,可得好好改一改,没得把自个儿憋出了毛病,乖乖坐着,我给你倒杯水。”

  哭了好一会儿,虞幼窈确实有些口渴了,就点点头。

  许嬷嬷倒了一杯水过来,给了虞幼窈,虞幼窈捧着茶杯,慢慢地喝:“嬷嬷,我想和你学立家、立身、立世的本事。”

  许嬷嬷举目无亲,进宫当了宫女,成了太后娘娘宫里头得脸的人,又得了恩典,不到四十就放出宫。

  宫里头出来的宫人瞧着风光,但真正体面的没几个。

  旁的宫人要等着人挑,可许嬷嬷却能给自己挑个满意的人家,靠着自个儿的本事,得了祖母的器重,与满府上下的敬重,短短几天就在虞家立了足,家里没谁敢将她当成奴婢来使唤,等闲都要喊一声:“姑姑。”

  许嬷嬷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这个世道,对女子虽多有束缚,但世间总有千千万万条路,端看你要怎么去走,只要将嬷嬷教你的东西都学会了,总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努力活成自己希望的样子,这才是立家,立身,立世。”

  虞幼窈若有所思地点头。

  许嬷嬷欣慰,扬声喊了春晓。

  春晓敲打了院里头的下人,防着他们乱嚼舌根子,这时,正守在外间等着,听到许嬷嬷唤她,连忙端着铜盆走进屋里。

犹似

ps:祝大家平平安安平安夜,开开心心迎圣诞。   女子当修齐己身,方能立世治事,这一点对现代女子也是一样,谨以此言,献给所有看文的小伙伴们。   下周要上PK,这周就要开始发力,小伙伴们一定要【大力】【大力】【大力】支持,嗯,重要的事要说三遍,喔,地球人都知道,PK对作者的重要性。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特别感谢哎哟喂的打赏支持,感谢各位小伙伴们的评论与投票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