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38章:他活不过二十?

表哥万福 犹似 2181 2020-12-19 12:30:00

  “绣得好不好倒是其次,重要的还是心意,”许嬷嬷瞧了一眼墙上挂的《药师经》字帖,《青蕖院大观图》:“表少爷送给姐儿的,都是自个的墨笔,姐儿也不好每次回礼都是一些常礼,理应更尽心一些才是。”

  这么一说,虞幼窈确实有些羞愧,在看到墙上字帖和画之后,心里头也有些动摇了:“可,绣得不好,表哥也不好戴出门子吧!”

  许嬷嬷笑眯眯道:“戴不出门子,在府里头戴戴也使得。”

  想到自己还没正经绣过东西,虞幼窈还有些犹豫:“还是算了吧,春晓女红不错,就让她绣个青竹子纹的香包。”

  许嬷嬷轻叹,送不送礼倒是其次,主要是姐儿对女红太不上心了。

  便在这时,冬梅手里捧了一幅卷轴走进屋里头:“小姐,表少爷使人给您送了一幅丹青过来了。”

  “快拿给我看看。”虞幼窈笑弯了眉毛,连忙接过冬梅递来的画轴,小心翼翼地打开。

  洁白的生宣上湖山粼粼,一枝春杏横斜照水,正是花开正艳,艳态娇姿,不胜繁丽。

  寥寥数笔,却萧疏有致,浓淡相宜!

  虞幼窈满脸惊叹,看着上面的一行小诗:“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表哥画得真好看。”

  只是表哥无缘无故为什么突然送画给她?

  还是杏花!

  难道是在提醒她,答应要送给他的香包,还没有送吗?

  做个香包最多也就五六日,可宝宁寺回来都有十来日了,虞幼窈满面羞愧,转手将画交给了冬梅,让她使人裱起来挂到屋里头。

  “嬷嬷,我们去绣楼!”嬷嬷说得也对,表哥送给她的都是自己的笔墨,自己回礼也不好借他人之手。

  不就是香包吗?

  塑骨那么疼,礼仪那么辛苦,她都一一坚持下来了,区区一个香包,还能难得倒她?

  青蕖院里,周令怀坐在廊下,孙伯眯着眼睛像睡着了似的,一边轻抚着长须,一边为他把脉。

  吊兰里,淡紫色的小花儿,像一小串紫藤花倒垂下来,散着淡淡幽香。

  过了好一会儿,孙伯睁开了眼睛:“少爷伤在脊髓,以致气滞血於,双腿无知无觉,不良于行,更伤在根骨元气,以致气虚血弱,虚不受补,元气不能留存于体,则损天命,折寿元,这三年来,老夫竭尽所能,也仅能助少爷调养元气,让少爷多活几年罢了。”

  三年前,孙伯断言他活不过二十,这样的话周令怀听了许多次,已经不当一回事了。

  五年确实短了些,但已经够他精心布局,为父母报仇。

  周令怀垂下眼睛,目光落在书册上,却一个字儿也瞧不进去,眼前不知怎么回事就浮现了小姑娘明媚的笑容,胸口不禁一堵。

  孙伯犹豫了下道:“其实,少爷的腿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乍一听到此言,侥是早就接受自己双腿残废的周令怀,也不禁心潮起伏,难以自抑,但很快,他眼中就掠过一丝黯然,内心死寂下来

  就算有办法,只怕也是希望渺茫。

  否则,孙伯也不会一直瞒着他,直到现在才告诉他。

  孙伯轻叹了一声:“孙家世代行医济世,祖上曾出过一位药王,自创了一套“气冲内穴”的针法,家传《万症录》,记载了成千上万种疑难杂症,其中就有与你相似的病症,以气冲内穴之法,化开於血,则经脉通畅,双腿愈。”

  周令怀呼吸一紧,搁在膝盖上的手,倏然收紧:“施展这套针法,可还需要什么别的条件?”

  孙伯点了下头:“气冲内穴,是为调动身体元气,以气冲於、行气,你根骨损伤,元气不能留存,这救人的法子,对你来说却是一道催命符,所以之前,我并未告诉你这件事,每日以活血化於,固本培元的药养着你,但效果甚微。”

  周令怀轻扯了下嘴角,随着紧握的双拳渐渐松开,他也恢复了平静。

  “不过,”孙伯话锋一转,语气有些复杂:“近日,老夫发现少爷的根骨,竟有转好趋势,想必是虞大小姐每日送来的药膳起了效果,这应是泉州谢府不传秘方。”

  “九闽”传承源远流长,几乎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

  据他所知,泉州谢府这一支,是出了名的长寿府,谢家人身体较一般人要健壮,连寿命也比一般人长,人生七十古来稀,但谢府寿高七十不在少数,如今谢府当家的谢老太爷,已经七十三高龄,依然龙精虎猛。

  周令怀轻抿了下唇角,神色淡薄,这些日子孙伯已经不止一次,在他跟前提及谢府秘方的事。

  “少爷,”孙伯眯眼瞧了少爷一眼,见他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无奈:“若是能以此秘方为少爷调养元气,补元壮髓,兴许再过几年,少爷的身体就能承受气冲内穴之法,双腿能恢复行走,就算不能治少爷腿症,也能保少爷根本,少爷至少还能活十年,甚至更久。”

  只可惜他暗地里研究了个把月,竟是毫无头绪。

  周令怀没有说话。

  孙伯还想再劝几句,就见长安走了过来。

  周令怀抬眸看他:“表妹收了画,可有说什么吗?”

  “许嬷嬷在教表小姐女红,不好打扰,小的就将画转交给了冬梅。”长安垂着头。

  周令怀抬眸,瞧见了院子里的一棵杏树,枝头上粉白一片,柔态万千,这是前些天才移栽过来的。

  耳旁突然响起小姑娘甜软的声音:“……这里的杏花开得好看,想折一枝回府做香包,送给表哥戴。”

  一晃就是十来日!

  孙伯没注意他的异样,又是一叹:“少爷的腿有恢复的希望,往后就要更仔细一些,过会儿我做些通经活络的药油,教长安一套推摩手法,让长安每日为您推拿三次,睡前再使汤药泡泡一腿,以免腿部缩萎。”

  少爷不愿使手段,从虞大小姐手里头讨秘方,他也没法子,好在虞大小姐待少爷上心,每日一盅药膳,倒也使得。

犹似

ps:感觉自己好哆嗦,每次都要一堆科谱,其实是,蠢作者写的时候,怕搞错了,就查了许多资料,自己搞不太懂,就担心别人也搞不太懂。。。这种心理也是醉醉哒~   大家千万不要嫌弃嗷~   特别感谢夜九璃,哎哟喂,向左向右的打赏支持,也感谢小伙伴们的投票和评论支持。   女生新书榜昨天下午看的是18,现在是19,于是我退了一步。。。惊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