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37章:约定门生

表哥万福 犹似 2219 2020-12-19 12:30:00

  待七天考完了三场,贡院紧闭的大门终于敞开了。

  京里头一片热闹。

  虞善言这些不够资格入试的,都跑到贡院门口,提前感受贡院气氛,虞幼窈也想去,但祖母没让她出门。

  在贡院里呆了七日的生员们陆陆续续出来,大多人都是一脚深一脚浅,满脸恍惚,显然是没少遭罪。

  待第二日,虞氏族里参加会试的子弟们整装齐来,给虞老夫人请安,谢老夫人这些日子的照拂。

  虞老夫人见他们精神头不错,就问:“今年的试题难不难?你们都做完了吗?”没问考得好不好。

  底下十几个子弟均是一默,后头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想要上前说些什么,却教身边的人拉扯了一把,冲他摇了摇头。

  这一幕,自然瞒不过虞老夫人的眼睛,捻着佛珠的手也顿了顿。

  拉人的这个后生,是虞氏族嫡支大长房一脉的三少爷虞善德,也是今次最出色的后生,虞府对他寄予厚望,若能中榜,将来虞氏族里少不得又要出一个能臣。

  便在这时,虞善德恭敬上前:“今次的考题与往常一般,晚生们不才,勉强做得。”

  这是谦虚的话,能做完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虞老夫人笑道:“那就好,接下来几日,你们就好好休息,安心等着放榜就是,”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话儿,又道:“你们还年轻,大多都是第一次参加会试,不要想那么多。”

  得了虞老夫人的话儿,大家面上轻松了许多。

  虞老夫人留了他们午膳,府里头难得筹宴,柳嬷嬷便让虞幼窈去大厨房瞧一瞧,回北院路过莲池时,听到假山那旁有人说话。

  赫然是虞善德与另一个叫好像是叫,虞善仁的少年。

  “你刚才为什么拦着不让我说?”

  “不过偶然在金玉楼听到别人提了一嘴,是真是假都不清楚,就敢往外头说,不要命了?”

  “可这事儿既然教旁人提了,必然不是空穴来风。”

  “没有证据,就不该多嘴。”

  “但是,私下里结交主考官,从主考官手里得到透露的考题,互相约定为师生,等到学生金榜题名,必定忘不了恩师,这分明就是科考舞弊,对我们这些十年寒窗苦读士子,也太不公平了。”

  “你给我闭嘴!”

  “我……”

  “约定门生这种事,在前朝都有先例,原是前朝圣祖因辅宰年迈,憾其不能再继续为国效力,便让他多收几个弟子,为国培养才人,是不是科考舞弊还不清楚,你就敢胡咧咧。”

  “可……”

  “京里头谁不知道,金玉楼是威宁侯府的产业之一,一不小心闹出什么事儿,虞府都要牵涉进去。”

  假山里头安静了半晌。

  过了一会儿了:“你不要多想,兴许只是寻常的约定门生,与舞弊没有关系,而且我们背靠虞府,横竖都与我们影响不大。”

  “三哥,我知道了。”

  两人一起离开了假山处,另一旁的虞幼窈听得却是头皮子发麻,右眼皮子跳了不停,围着假山走了一道,所幸家里头来了客,大家都在忙着,假山这边除了她没有旁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约定门生,不管是不是与科考舞弊有关,都不该与虞府牵扯上任何关系。

  虞幼窈转身去了北院,将听到的话儿,一字不漏地说给与了虞老夫人。

  虞老夫人面色凝重,再三嘱咐虞幼窈不要将这事往外头传,便使人去二房寻了姚氏,让虞宗慎下了衙门来大房一趟,紧跟着又把虞善德和虞善仁叫到屋里,摒退了家里头所有人。

  她记得之前在厅里头这两人的异样。

  约摸一盏茶左右,虞善德和虞善仁两人,面色羞愧地走出了安寿堂,显然是教虞老夫人教训了一顿。

  族里头的子弟用过午膳后,就离开了。

  下午虞宗慎过来大房,虞老夫人又关着房门与虞宗慎说了一道:“善德这孩子,颇有些城府,但到底没经事,谨慎有余,周全不足,你往后多提点些,善仁心性耿直,脾气急躁了些,但还有些大局观,也堪教化,今日与他们说了一道,他们也晓得轻重,过会子,你再过去跟他们讲讲道理,族里头的孩子,都愿意听你的。”

  虞宗慎点头:“母亲出马,儿子自然放心。”

  虞老夫人:“也不用说与你大哥,叫他知道了,少不得又要上窜上跳,到时候他是痛快了,不仅连累你难做,连虞家也都要被架火上烤。”

  等了两三日,虞幼窈没听到外头,有关于科考舞弊之类的风声传出,反而是参加了会试的学子们在京里头活跃,约朋会友,高谈论阔,结交权贵,只等着放榜。

  这一榜出来,上榜的学子已经是贡士,可以参加四月的殿试。

  虞幼窈松了一口气,顿时,就想起了答应要送给表哥的香包,连忙将窖藏干花的罐子取来。

  脱干的杏花颜色鲜妍,粉白漂亮,花香透着淡淡微酸与一丝甜涩,清新,很有层次感,男女皆宜。

  虞幼窈唤来春晓:“去我箱拢里挑一个香包过来,是要送给表哥的。”

  过了一会子,春晓拿了两个香包过来,一个青色绣莲纹,一个蓝色绣兰草,颜色倒还好,但虞幼窈不太满意。

  许嬷嬷笑道:“姐儿不是在学女红吗?不如自个绣一个送给表少爷?”

  虞幼窈一听,这哪使得,连忙摇头:“不行!不行,我才学女红几天啊,针法都没学全,绣得不好,倒教表哥看了笑话。”

  虞幼窈对女红不大感兴趣,但许嬷嬷一定要她学,每天一个时辰,头几天,她经常扎到手指,嫩生生的手指头上密密麻麻都是血孔。

  虞幼窈娇气怕疼,向许嬷嬷反抗无用后,就认清了现实,为了手指头不遭罪,只好老老实实认真学女红。

  一般而言,学女红最好的年龄就是五六岁,这个时候骨头正嫩,正灵活。

  虞幼窈大了一些,但是她天生身娇骨软,学了几天倒是学了不少针法,但还没正经绣过东西。

犹似

ps:科谱一下科举:考科举之前,要先考童生,成为了童生才能正式参加科举。   正式科举分为:院试(秀才,第一名案首),乡试(举人,第一名解元),会试(贡士,第一名会元),殿试(第一名状元)。   特别说一下:考完了会试的考生,基本上就是准进士,四月殿试之后,皇上会重新排名,一甲,二甲,三甲,同进士,庶吉士,嗯,基本比较复杂。   大家大致了解一下,后面也会交代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