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30章:上上签

表哥万福 犹似 2284 2020-12-15 12:30:00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便一路无话。

  到了宝宁寺,已经时至隅中(10点)。

  宝宁寺修得宏伟庄严,始建于前朝太祖时期,寺内香火鼎盛,来往的多是京里头大户人家的家眷。

  虞老夫人由柳嬷嬷扶着下了马车,领着姚氏、杨淑婉、姐儿们,以及一干奴仆们进了寺里头。

  腕子上缠了一串佛珠的知客僧殷勤上前:“各位施客,这边请。”

  宝宁寺修了不少小院,方便各家女眷们歇脚憩息,虞府住的这间小院,院里头种了一簇紫竹,并一株不高不矮地菩提树,树下摆了石桌石椅,虽然简陋,但胜在整洁清净。

  院里头有五间房,虞老夫人独住正北大房,东、西两面各两间房,大房和二房各住一面,房间倒是紧够了。

  虞老夫人拉着虞幼窈的手:“窈窈就同我一起!”

  杨氏和姚氏也各自带着虞兼葭、虞霜白一起。

  大房里虞清宁独占一房,神色间难掩得意,二房这边两个庶女住一间,倒也方便。

  安置后,虞老夫人就领着一众人先去大雄宝殿进香,添了香油钱,又到侧殿拜了文殊菩萨。

  虞幼窈瞧见宝殿门口摆了一个签筒,一时好奇,捧住签筒摇了一支签,竹签“啪嗒”一声掉到地上,她弯腰捡起:“欲求胜事可非常,争奈亲姻日暂忙,到头竟必成鹿箭,贵人指引贵人乡,这是什么意思?”

  虞老夫人接过她手中的签子,看了一遍:“瞧着像是上签,外头有解签的僧人,过去瞧瞧就知道了。”

  到了外头,果真见了一个灰袍老僧人坐在蒲团上,身前摆了一张小几,上面搁着几支解过的签文。

  虞老夫人将签文递给了老僧人。

  老僧人接过,垂目看了一眼,目光就瞧向虞幼窈:“施主这支签是上签寅宫,【书荐姜维】,乃上上签。”

  虞老夫人心中一喜,问:“此签何解?”

  老僧人阖上双眼:“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此卦因祸得福之象,诸事营谋吉利,虽有意兴变,到底安然,若问用事,只近贵人。”

  “多谢大师解惑。”虞老夫人听明白了,签文的意思是,窈窈命中有一贵人,亲近贵人,凡事逢凶化吉,因祸得福,事事可成。

  便在这时,杨淑婉带着虞兼葭,虞清宁出来,笑问:“窈窈抽了什么签?”

  虞幼窈:“是上签!”

  杨淑婉笑容微滞,拿着帕子按了下嘴角:“窈窈打小就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对了,葭葭和清宁见窈窈求了签子,也都跟着一起求了。”

  大户人家到寺里进香,若心无所求,便不会轻易求签子,不过虞幼窈几个也只是孩子,倒没甚讲究。

  听到虞幼窈求了上签,虞兼葭轻抿了一下唇角,刚要递出去的签文,又缩了回来,忍不住又低头看了一眼签文,上面只刻了一幅简画,她也瞧不出是什么意思,是需要解签才能清楚。

  虞兼葭握紧了签子,心中有些迟疑。

  虞清宁就显得格外兴奋,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签子,又忍不住伸着脖子,去看虞兼葭的签子。

  虞兼葭心中不喜,挡住了她的目光,虞清宁撇了撇嘴,见虞兼葭站在那里,也没有解签的意思,笑嘻嘻地说:“三姐姐怎的不解签文?莫不是听到大姐姐抽了上签,担心自己求的签不如大姐姐好,就不打算解了?”

  这一句话戳到了虞兼葭的心里头,令虞兼葭心中恼怒,捂着帕子咳了两声,正要说话——

  虞清宁就接着道:“既然三姐姐不解签文,那我就先解了。”

  今儿一早,她房间外头的石榴树上,落了一只鸟儿,叽叽喳喳吵闹不停,惹得她心烦,正要让丫鬟撵走,姨娘说,喜鹊登枝,是有好事临门。

  刚才摇签时,她在心里头背了一篇《心经》,肯定能求个上签。

  虞兼葭喉咙里一痒,这下是真的咳出声了,也顾不得拿帕子遮掩,就哑声道:“既然如此,四妹妹先来吧,我稍后再解也使得。”

  虞清宁正要上前,就见杨淑婉的目光向她看来,虞清宁脸色不大好看,不甘道:“长幼有序,还是三姐姐先来吧!”

  长幼有序,嫡庶有别!

  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头,都是越不过去的理儿。

  虞兼葭颔首,怀着紧张不安的心情,将握在手里的头的签文递给了老僧人:“有劳大师。”

  老僧人瞧着上面的简画:“下签【董永遇仙】,是燕子衔泥之象,临风冒雨去还乡,正是其身似燕儿,衔作泥来欲作垒,到头垒坏复须泥,凡事劳心费力,千般用计,万般心机,晨昏不停。”

  一听到下签,虞兼葭淡白的唇止不住地轻颤着,其上那一抹红,透着薄媚与娇娆,更是娇弱堪怜。

  老僧人复了又言:“施主,心安则处处顺遂,劳神则身心不宁。”

  “多谢大师。”虞兼葭道了声谢,忍不住看了一眼虞幼窈。

  她正挽着祖母的胳膊,小声地与祖母说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祖母眉开眼笑,根本就没有注意她们这边。

  虞蒹葭忍不住低咳了几声。

  “呀,三姐姐竟然求了下下签。”虞清宁惊呼了一声,好像十分吃惊,但幸灾乐祸的表情掩也掩不住。

  杨淑婉险些没忍住一巴掌挥到虞清宁脸上,打得她面红嘴歪。

  杨淑婉扶着摇摇欲坠的虞兼葭,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慰。

  便在这时,虞清宁的签文也解出来了。

  她也签中了下签,是【苏娘走难】,拖泥带水之象,卦意是退身可得,进步为难,只宜守旧,莫望高攀。

  虞清宁一脸不可置信,眼儿瞪得老大,死死盯着老僧人,不死心:“大师,你确定,你没有解错?我抽的明明是上签,怎么会变成了下签?你再帮我解一遍……”

  老僧人阖上双目:“阿弥陀佛!”

  虞清宁气不过,还要说话,杨淑婉却寻了机会,厉声道:“清宁,你是怎么对大师说话的?府里头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犹似

这几天有推荐,会保持四千更新,小伙伴们要全力支持喔,评论,投票,打赏。。。但凭心意。   女生新书榜第46名,谢谢大家的支持。   特别感谢小芳。,向左向右,哎哟喂的打赏支持,感谢各位小伙伴的评论,投票支持~   写作之路漫长,互相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似似阔别两年再发新书,想给大家交上一份最满意的答卷,用来回报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