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29章:宝宁寺

表哥万福 犹似 2155 2020-12-15 12:30:00

  虞幼窈性情散漫,好逸恶劳,但只要一提及祖母,仿佛天塌了都能顶住。

  外头传言虞幼窈脑袋笨,又顽劣,连府里头的庶女都不如,是朽木不可雕也,可虞幼窈分明是个冰雪聪明的人儿,连晦涩难懂的药理,都难不倒她。

  到了晚间,虞幼窈自个用了晚膳,喝了一杯消食茶,才歇了一小会,许嬷嬷又拿出了《茶经》、《天香录》、《鼎食》三本书。

  虞幼窈呶着小嘴儿,很不情愿地搁下了手里头刚拿的白玉莲子糕,焉嗒嗒地跟着学。

  倒也不是虞幼窈好学。

  还是许嬷嬷这人太厉害了,不仅能拿捏虞幼窈的性儿,有许多虞幼窈不得不学的道理,并且很会教,晦涩枯躁的药理,经她一张嘴妙语连珠,就变得趣味横生。

  最重要是,这些东西虞幼窈学起来并不难,很容易就学会了,轻易就能掌握的技能,为什么不学?

  她又不是傻!

  就在虞幼窈深陷在水深火热的学习中时,到了二月初七。

  结束了一个时辰的仪礼,虞幼窈身上汗津津的,让春晓服侍沐浴后,回到房里。

  冬梅拿了一身雪青色暗纹襦裙,搭浅青色外衫给虞幼窈。

  正值二月,乍暖还寒,京里头早早就褪了袄子,换上了春衫。

  虞幼窈觉得这身挺好看的,没甚意见。

  许嬷嬷却不大满意,亲自挑了一身藕色内襦百褶裙,浅粉对襟妆领外衫,罩粉白色绣蝶及腰斗篷,较冬梅挑的那身要娇嫩些,也厚实了些。

  许嬷嬷伺候虞幼窈穿衣,借机教导冬梅和春晓:“虽是上寺里进香,要穿得素一些,但姑娘年岁小,家中长辈康泰,宜娇俏,不宜寡淡,二月春风如扎刺,要仔细不能让姑娘冻着了,年轻的凉,老年受!”

  冬梅和春晓低头应是。

  “少学些主院里头不入流的丧气手段,那都是做给人瞧,不是做人的道理,浅显得很,你当为什么三小姐聪慧,老夫人不喜欢!”许嬷嬷警告地扫了一眼冬梅和春晓,给虞幼窈梳了个双螺髻,两边各套了一个粉璎珞珠串儿。

  打磨光洁的琉璃镜里,小姑娘衣简饰单,却娇嫩可人。

  梳洗完毕,丫鬟端来早食。

  虞幼窈简单用了一些,老夫人屋里的青袖便过来了:“府里头的马车等在门外,老夫人让大小姐去前院垂花门。”

  虞幼窈带着春晓和冬梅,沿着抄手游廊走到了前院垂花门。

  虞老夫人由柳嬷嬷搀着等在那儿。

  虞兼葭偏头与身边的杨淑婉说话,眼周红红的,白唇间含着一抹红艳,穿了白色缠枝纹长衫,衣领边处刺红蔷薇花,一抹艳色,衬一身素白,白中透着艳,艳中透着灼灼的白,十分好看。

  大约是穿得太单薄了些,瘦弱的身子微瑟轻颤,打着轻盈的摆子,更显得她身单体薄,纤弱娇柔,惹人怜爱。

  虞幼窈向祖母、杨淑婉问好。

  跟着许嬷嬷也才学了几日规矩,就已经有模有样,虞老夫人满意点头:“窈窈,打扮起来可真好看,”说着,便握了握她的小手儿,手心里也是热的,唇边这才有了笑意:“不怕冻着了。”

  说完,就瞧了一眼虞兼葭。

  小姑娘家爱美也是人之常情,但虞兼葭本就骨弱,穿得这样单薄回头冻病了自己受罪,还要教府里陪一起折腾。

  这就算了,整天素衣裹身,瞧着就晦气,她这还没死呢,没到真正美的年龄,这么一副作态,也不知道作给谁瞧?

  杨氏刚嫁进门来,就是这么个作派,有其母必有其女,真真是一点也没错。

  又过了好一会儿,四小姐虞清宁才姗姗来迟。

  虞清宁何止是精心打扮,淡红色石榴花坠枝外衫,搭同色八面湘裙,双螺髻上一朵赤红镶红宝花,显得眉眼精致俏丽,从头到脚无疑不是精雕细琢,就连裙底的石榴花鞋,也隐隐露出精致来。

  虞老夫人瞧了一眼,便转了眼。

  一个太寡淡,浑似家里丧了人似的,一个又太张扬,忘了自己是去寺里进香,而是去参加宴会。

  到底是小娘养的,上不得台面。

  想着,虞老夫人又忍不住瞧向了窈窈,眼中也染上了笑意。

  虞清宁上前向虞老夫人请安,又低着头乖乖地唤了杨淑婉一声:“母亲。”

  杨淑婉淡淡地夸了句:“清宁今天真是漂亮。”

  难得出一趟门,她可是把压箱底的衣裳首饰都穿出来,虞清宁有些自得,看了眼虞幼窈、虞兼葭,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出了门子,外头停了四辆大马车。

  二夫人姚氏,领着虞霜白并几个庶女过来请安之后,一行人这才陆陆续续上了马车。

  虞老夫人、姚氏、杨氏一辆车,姐儿们分了两辆车,另跟车的丫鬟婆子们一辆,马车轮子轱轱辘辘向宝宁寺驶去。

  车里头很宽敞,三面座位,铺着柔软的绒褥子,主子带着两个丫鬟各坐一面,也不觉得拥挤。

  黑檀木小几上头瑞脑兽首香炉青烟袅袅,茶水、果物、零嘴、点心满满当当。

  虞幼窈闭目靠在马车里小憩,虞兼葭不时捂着帕子轻咳,白生生的小脸,透着一抹不正常的嫣红,显得格外娇艳。

  虞霜白瞧她一身单薄,便让身边的珍珠,将自己的备用的斗篷拿给了虞兼葭。

  虞兼葭摇头,只说不冷。

  虞霜白也不勉强。

  难得出门,虞清宁显得很活跃:“大姐姐怎的一上车就睡觉,从前出门子,家里就数她最高兴了。”

  虞霜白咽了一口千层酥,淡淡道:“你小点声,大姐姐每日卯时就要起身学规矩,肯定是困觉了。”

  提起学规矩,虞清宁悻悻地闭了嘴,撇开头,掀开了车帘子,瞧见外头有不少马车,和他们家一样,都是往宝宁寺驶去的。

  “每次春闱,宝宁寺的香火比往日不知要旺了多少,寻常一点的人家,连香也进不上。”

  虞兼葭深以为然,小声道:“咱们家上个月就使人捐了香油钱子,跟宝宁寺定了今儿的厢房与斋饭,还求了菩萨跟前的香灰,回头塞福包里头,送给虞氏今年参加会试的子弟们,也能讨个吉利。”

  这都是往年的惯例。

犹似

ps:也不是所有庶女,都上不得台面,只是大房这边有杨淑婉这么一个继室,庶女也没有好好教养,在嫡庶有别的内宅,哪还好?   二房的几个庶女,我就写得比较好啦!   对庶女没偏见,大家可别误会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