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26章:一石二鸟

表哥万福 犹似 2064 2020-12-13 12:30:00

  趁屋里气氛正好,虞清宁眼珠子一转:“大姐姐,听闻祖母寻了个打宫里头出来的姑姑,教导你规矩?也不知道妹妹们有没有福气,沾沾大姐姐的光,跟着一起学?宫里头规矩大,多学一些也能落个好教养的名声,府里头也有光。”

  虞清宁想着,家里头的兄弟姐妹都在场呢,虞幼窈就算不愿意,怕也不好拒绝吧!

  身为家里头的嫡长女,拉带着姐妹天经地义。

  虞幼窈要是不答应,就是她自私自利,不敦亲家中姐妹,叫父亲知道了,也免不了她一通责骂。

  屋里静了静,周令怀眉峰轻动,轻轻合上了书册。

  虞莲玉几个庶女也是眼巴巴地看着虞幼窈,等着虞幼窈的回答,眼中的渴望与期待不加掩饰。

  她们这些庶女,如果能得了宫里头的姑姑教养,也能谋个好名声,将来前程也更好一些。

  虞霜白瞥了一眼虞清宁,拿了一块花饼子吃。

  大姐姐没了娘,现下祖母年岁大了,也没精力太管着大姐姐,寻个厉害的嬷嬷过来,既当娘,又当嬷嬷地教导些,有她们什么事?

  也不知道这些个瞎闹腾啥?

  虞兼葭端起手边的茶杯,垂着头,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粉白的唇儿,微微翘着,含着柔弱的笑意。

  虞幼窈很惊讶,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如你去问问祖母,祖母同意了,我自然是没意见的。”

  这个回答和虞清宁想得不一样,虞清宁脸色有些难看:“大姐姐这是什么话儿?许嬷嬷不是你房中的人么?你这个主子还做不得主?还是大姐姐不愿意,所以故意拿祖母作伐子?”

  这话说得也没错,大家都看向了虞幼窈。

  虞幼窈垂下眼睛:“许嬷嬷从前在太后娘娘宫中伺候,是个体面人,还得了太后娘娘的恩典,出宫养老,祖母也是使了不少气力,才把人请到府上。”

  她刻意加重了这个“请”字。

  话说三分,该明白的也都明白了,周令怀手里合了好一会儿的书页,又轻轻翻开了。

  虞清宁不甘心,许嬷嬷越体面,她就越想跟着学规矩:“大姐姐身为府里头的嫡长女,平日里比我们风光体面,但也要帮着管教、拉带家中弟、妹的才是。”

  虞幼窈表情淡了几分,干脆把话挑明了:“这府里头,柳嬷嬷规矩不比许嬷嬷小,你们怎的不找柳嬷嬷学规矩?”

  “那怎么能一样?”虞清宁不服气,拨高了音量。

  柳嬷嬷是老夫人跟前最得力的人,和祖母情分不同一般,就是父亲、母亲也得敬着些,又岂是她能使唤的。

  “怎么不一样了?”虞幼窈淡淡反问了一句。

  “许嬷嬷她……”虞清宁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一窒。

  好好的庆祝,闹了个不欢而散。

  虞清宁回到家里,又大发了一顿脾气。

  何姨娘得了消息赶过去,问了虞清宁跟前的丫鬟,这才知道了小宴上的事儿,哪还不明白,虞清宁这是让人当了枪使,顿时好一通气恼。

  “你说你傻不傻,许嬷嬷打宫里头出来的,就是老夫人也要敬着,柳嬷嬷也不如她体面,哪容你造次,人许嬷嬷是得了恩典,风光出宫的,是有功之仆,京里头谁家敢欺辱了去?你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儿。”

  虞清宁瞪大了眼睛:“我、我……”就是觉得,这打宫里头出来的,还不得来虞府里做奴婢,没什了不起的,平时敬着几分,也算是给了她几分体面。

  何姨娘一脸恨铁不成钢,恨声道:“我什么我,主院里头,眼红虞幼窈得了这么一个体面又得力的嬷嬷,故意撺唆着你搅和。”

  虞清宁一脸茫然,这事儿和主院有什么关系?

  瞅着她一脸蠢相,何姨娘手指狠戳了她额头几下:“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猪脑子,许嬷嬷进府,是专门照顾大姐儿的,如果大姐儿答应让你们跟着学规矩,许嬷嬷还能高兴?主仆俩离了心,许嬷嬷还能在府里头呆下去?主院成功将许嬷嬷弄走了,达成了目的,你跟虞幼窈交恶,在老夫人跟前能讨得什么好?”

  真是好一出一石二鸟之计!

  也怪她,因为杨氏在老夫人跟前吃了挂落,管家的权利也收了一半,一时间得意忘了形,就忽略了女儿。

  哪晓得竟然主院的人钻了空子。

  何姨娘越想越觉得心惊:“你可得想一想,你将来的婚事可都要经过老夫人的,老夫人不喜你,你这辈子还能有什么指望,我这个当娘的,往后还有什么倚靠?”

  虞清宁听完这话,转头扑进了何姨娘的怀里,委屈地哭了起来:“姨娘,我、我没想这么多,我就是……”

  就是嫉妒虞幼窈。

  何姨娘好生安慰了虞清宁一通,总算敲开了她的脑壳儿,当下就命人将刚提了二等丫鬟的桂子绑来,好生审问了一通。

  桂子是个嘴硬的,没叫人审出话来。

  何姨娘气青了脸,让跟前的丫鬟掌嘴,左一下,右一下,生生把脸都打肿了,索性带着桂子上了主院里头,哭哭啼啼地向杨氏告状。

  说虞清宁年岁小,心性未定,桂子心思不正,撺唆主子,只差没明着说,桂子是主院安插在清秋院的眼线子。

  瞪着何姨娘哭得梨花带雨的骚媚样,杨淑婉气得心窝子疼,当下就使人拿了桂子的卖身契,叫人领出了府。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虞幼窈屋里头。

  春晓皱着眉:“这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在胡闹腾什么?”

  虞幼窈坐在镜前,瞧着镜中稚嫩的容颜,唇儿轻轻翘了翘:“你又怎的知道,她们只是在胡闹腾?”

  春晓怔愣当场。

  虞幼窈轻抚了一下眉心,只有她能看到了血玉莲花浮现:“何姨娘是故意闹腾让人瞧的,好让府里头都晓得,今儿虞清宁是受了桂子的挑唆,才在小迁之喜上惹了我不快,何姨娘处置了桂子,教训了虞清宁,我当然不好再跟虞清宁计较,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