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23章:丧妇长女,无教戒

表哥万福 犹似 2162 2020-12-11 12:30:00

  主院旁边的院子,虽然也是不错的,但哪里比得上水榭阁引水入院,荷莲照水,杨淑婉哪里肯答应:“老夫人,水榭院藏风纳水,风景独好,是府里头风水最好,也最养人的地儿,葭葭身子不好,住里头岂不更好?”

  虞老夫人捻着佛珠的手一顿,抬眼看着她:“你还记得水榭阁是怎么来的么?”

  杨淑婉容面一僵,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勉强了。

  虞老夫人淡声道:“是谢氏出银子修的。”

  “这不是葭葭身子骨不好……”杨淑婉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谢氏都死了多年,现在虞府是她当家,她的葭葭怎就不能住水榭阁了?

  话都说得这样明白,杨氏竟然还不识趣,虞老夫人蹙了下眉:“葭姐儿身子骨不好,府里头一直拿最好的药养着她,从来没亏过她,但是……”

  后头这个“但是,”让杨淑婉听得眼皮子直跳。

  果然!

  虞老夫人话锋一转,一边捻动佛珠:“窈窈是原配嫡出的嫡长女,府里头谁也越不过她去。”

  杨淑婉面色一惨。

  想到她嫁进虞府那天,因谢氏还在百日之内,婚礼不合礼数,一切从简单,她穿着简陋的喜服,头上戴着小白花,一路沉默又低调地进了虞府大门。

  晚上,虞宗正进房揭了她的盖头,与她喝了交杯酒,就去了书房,因为原配夫人还在百日孝内,不能圆房。

  第二天一早,她去给虞老夫人请安,柳嬷嬷抱着谢氏的牌位坐在主位上,她这个继室,给老夫人奉完了茶,还要给原配下跪磕头,执妾礼。

  谢氏是原配,她是继室。

  所以矮了谢氏一头。

  谢氏生的女儿虞幼窈,那是原配嫡出的正经嫡长女。

  她的女儿虞兼葭也是嫡出,但正经较起来,还是差了虞幼窈一头。

  第二天一早,水榭阁就改了“窕玉院”,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想到这些,杨淑婉心中的怨气暴发了:“虞幼窈个小贱胚子,怎么不去死。”

  一旁的李嬷嬷骇了一跳,连忙冲到窗边,伸头向外头张望,发现院子里没有人,这才松了一回气,缩头进来,将窗户给关得严严实实。

  隔壁“嫏还院”,三小姐虞兼葭一身素白的衣裳站在书案前,一手轻挽着宽袖,一手执笔,洁白的宣纸上,一排排簪花小楷清秀灵动,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

  她写的正是今日女先生教的《女论语》第三篇,学礼!

  “凡为女子,当知礼数。女客相过,安排坐具。整顿衣裳,轻行缓步。敛手低声,请过庭户。”

  “问候通时,从头称叙。答问殷勤,轻言细语。备办茶汤,迎来递去。莫学他人,抬身不顾。”

  “……”

  虞兼葭身边的大丫鬟茴香,还在愤愤不平:“老夫人怎就这么厚此薄彼?”

  大小姐骄蛮跋扈,肥头猪脑。

  而小姐模样、才学处处比她出挑,规矩、仪态学得也比她强,性情、礼数也都甩了她几条街。

  真真不明白,老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放着珠玉不疼,反而去疼那鱼目珠子。

  虞兼葭笔锋略顿,轻翘了一下嘴角,声音含笑:“大姐姐打小就没娘教,自是与我不同的。”

  轻轻柔柔的话不含半分恶意,只是单纯的说了一个事实,老夫人因虞幼窈丧了娘,才对虞幼窈格外偏疼,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茴香却翻了个白眼儿:“这没娘教,可不就没教养么?难怪老夫人要寻宫里的姑姑来教养。”

  听了这话,虞兼葭抬眸瞧了茴香一眼,嘴角吮着一抹深意:“大姐姐也不小了,确实该学些规矩,大户人家嫁娶,还有五不娶,其中有一条,丧妇长女不娶,无教戒也,祖母心疼大姐姐,自然要为大姐姐多做打算。”

  仿佛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茴香恍然大悟:“大小姐不正是丧妇长女吗?怨不得老夫人从宫里请了姑姑教养大小姐,原是担心,大小姐往后配不到好人家。”

  虞兼葭黛眉轻蹙,轻声喝斥:“快住嘴,这你话你怎可说得!”

  茴香打了一个激凌,才反应自己失言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忙说不敢了。

  大小姐年龄小,打起下人来眼睛都不带眨的,可见是个心狠的,这话要是教大小姐知晓了,三十个板子还是少的。

  虞兼葭似是气着了,捏着帕子轻咳了两声,脸儿也透着一抹嫣红:“我身子骨弱了些,想着你们平常伺候着也辛苦,等闲也不忍太过苛责你们,倒惯出了脾气,在我的跟前口无遮拦的嚼舌根子,若教祖母知道了,我这个主子治下不严吃了挂落,你们也免不了打三十个板子,发卖出去。”

  听了这话,茴香才知道自己险些连累了小姐,心里更是自责内疚,抬起手就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把自个儿的脸,抽得“啪嗒”直响:“都是奴婢的错,小姐快别生气,当心气着了身子。”

  虞兼葭又咳了两声,哑声道:“你这是做什么?我是气你,可没教你打自个儿,我是担心你这般口无遮拦,步了栀子的后尘,我们这多年的主仆,也就断了。”

  茴香听了这话,想到了栀子的下场,感动得眼泪汪汪:“奴婢就知道,小姐最心善了。”

  虞兼葭似是有些累了:“起来吧,这次也就算了,再有下次就不轻饶了去。”

  茴香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扶着虞兼葭进了内室,给虞兼葭倒了一杯水。

  虞兼葭捧着水喝了一口,仿佛不放心似的,又叮嘱了一声:“祖母为大姐姐寻了宫里头的姑姑,这是好事儿,都是家中的姐妹,想必大姐姐也不会介意我和四妹妹去她的院子里,跟着姑姑一起学规矩,以后少嚼舌根子。”

  茴香眼神儿闪烁了几下,有规矩一起学,还是小姐想得明白。

  服侍小姐躺下之后,茴香就寻来了屋里一个小丫鬟,低头耳语了几句。

  那丫头飞快地跑出了嫏还院,去了清秋院。

  

犹似

Ps:今天争取码字八千。。。似似都这么努力了,你们有什么理由不投票,评论支持?   感谢墨,向左向右,Dec。,北栀,palina,宸小曦的打赏支持,也感谢各位小伙伴们的投票与评论,今天新书榜64名了,大家继续努力向前冲。   有些小伙伴的昵称有特殊字符,不好打,就没打了,看到的亲,不要怀疑,那就是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