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22章:都要气死了

表哥万福 犹似 2144 2020-12-10 12:30:00

  “老夫人请放心。”许姑姑明白这话儿,不仅仅是让她对虞幼窈严厉些,也是在变相敲打她,让她对虞幼窈尽心些。

  虞老夫人对许姑姑十分满意,心道果然不愧是宫里头出来的。

  虞幼窈转向了许姑姑:“今后,还请姑姑多多指教。”

  许姑姑连道不敢,这姑娘长得圆润精致,小小年龄就透了一丝玉润娇贵,鲜妍娇袭之态,倒不像外界传言的那般,被娇宠得娇蛮跋扈,轻点了一下头,心里头对未来的小主子也有些满意。

  只是!

  许姑姑皱了下眉,眼中也带了挑剔,小姑娘身上透着灵气,只是这行为举止,却透着散漫懒态,没甚规矩,仪态间虽透着小女儿的娇憨,但未免显得粗鲁了些。

  好在小姑娘年岁还小,现在更正也来得及。

  虞老夫人总算是了却一桩心事:“窈窈都这么大了,也不好一直住在北院里头,回头同许姑姑一起收拾收拾,赶明儿日子好,就搬到北院旁边的窕玉院里。”

  窈窈七岁,她就命人将窕玉院规整好了,等着窈窈再大一些,就搬进去。

  乍一听到这话,把虞幼窈给砸懵了,她瞪大眼睛,茫然地看着祖母,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抱着祖母的胳膊,撒娇:“祖母,窈窈舍不得您,能不能晚一点再搬,祖母,好嘛,祖母,你答应我嘛……”

  被她好一通撒娇软磨,虞老夫人哪还顶得住,张了张嘴就要答应。

  还是柳嬷嬷及时开口:“窕玉院和安寿堂隔得近,就一个抄手游廊拐两次就到了,往来也十分近便,姐儿舍不得老夫人,往后时常过来就是了。”

  “祖母……”虞幼窈鼓了鼓脸儿,巴巴地看着虞老夫人,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像哪家遭了抛弃的哈巴狗儿,教人瞧了心里头不忍。

  养了这么些年,虞老夫人也舍不得,轻抚着孙女儿的发顶:“窈窈,刚到我屋里的时候,才这么大丁点,”她用两只手比划了一下,没比兔子大了多少,紧跟着又轻叹了一声:“一打眼,就长这么高了。”

  将手掌搁到虞幼窈的头顶上比划了一下,眼眶子突然就湿了起来。

  虞幼窈眼眶一红,扑进了祖母怀里,“呜呜”地小声哭:“祖母,您不要让我搬走,我今后乖乖的,您让我和柳嬷嬷学管家,我一定好好学,让我和许姑姑学规矩,我也会学得好好的,不给你丢脸,我不搬走,不想搬,呜……”

  虞老夫人将小姑娘抱在怀里头,拿着帕子按了按眼角——

  “傻丫头,哪个大户人家的姑娘,不是七岁就搬到小院里自己过的,祖母也舍不得你,所以就多留了你两年,可你已经是大姑娘了,也该学着自己过日子。”

  “祖母,我、我舍不得你,呜呜……”虞幼窈从小就跟祖母一块儿,从来没有离开过祖母身边,这会儿让她搬出去,她心里慌得很,巴着祖母的袖子不肯放。

  虞老夫人和柳嬷嬷两人好说歹说,轮番上阵,劝了足足半个时辰,把嘴巴都说干了,虞幼窈总算是不哭了,勉强答应搬了,红着眼眶出了安寿堂。

  虞幼窈走后,虞老夫人一个没忍住,捏着帕子哭:“我的窈窈,打小就没离开过我的身边……”

  柳嬷嬷可真是无奈了,一个府里头的,搞得跟生死离别似的:“姐儿,只是搬到旁边上,往后您想了姐儿,随时都能过去瞧她。”

  劝了好大半天,总算是把虞老夫人给劝住了。

  老夫人心里头不痛快,躺在榻上直哼哼,嘴里头念着孙女儿,活似孙女儿被人抢走了似的。

  都说,孩子是越长越大,老人是越长越小。

  老夫人可不就是个老小孩。

  这头,虞幼窈领着许姑姑回到南厢房,让春晓把房里头的丫头婆子们都叫过来。

  南厢房里头拢共九个人,一等丫鬟就春晓一个,往常冬梅时常过来照顾,所以就没再提大丫鬟。

  二等丫鬟有两个,一个叫夏桃,一个叫秋杏,负责虞幼窈房里的事。

  四个小丫鬟负责扫洒。

  两个手脚麻利的粗使婆子。

  几个人垂头敛目地站成一排,虞幼窈向她们介绍道:“这是许姑姑,打宫里头出来的,今后我房里的事都交给姑姑打理,你们切不可轻忽怠慢。”

  大家一听是从宫里头出来的,反应就跟前头虞幼窈一个样,连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声,心慌意乱地站在原地。

  许姑姑瞧了一眼,暗暗点头。

  虞幼窈屋里的人虽然散漫了些,但还算规矩,姐儿还小,用着倒没妨碍,再大点,就不大行了,还是要好好调教些。

  “姐儿客气了,唤我嬷嬷便可。”许姑姑笑容很和善,瞧着不像宫里头出来的,反而更像大户人家里的嬷嬷。

  虞幼窈眨了眨眼,从善如流叫了一声嬷嬷。

  许姑姑成了许嬷嬷,指挥屋里头的丫鬟婆子收拾东西,虞幼窈屋里头的东西多,虞老夫人让柳嬷嬷带着老夫人屋里头的人过来帮忙。

  北院里动静大,不大一会子府里头都得了消息。

  杨淑婉憋了一肚子气回到主院里头,李嬷嬷端了一杯茶过来,好让她消消火,哪知杨淑婉实在气狠了,抓过茶杯就狠砸了下,彩釉牡丹茶杯“哐啷”一声,摔得四分五裂。

  “宫里头出来的姑姑比旁的气派、有排面,家里又不是缺了银子,怎么就不能再多请一个?什么好的就紧着虞幼窈一个,难道葭葭就不是她的亲孙女么?”

  说到处此,她心中又浮现了旧怨。

  窕玉院从前叫水榭阁,是府里头最好的院子,也就比主院小了一些,因方位靠后,又不在正位,府里头的长辈不好住。

  去年夏末,葭葭要搬院子,她寻了老夫人,想让葭葭搬进水榭阁里头去。

  老夫人直言拒绝:“水榭阁离主院远了些,三姐儿身子骨不好,离不得你这个当娘的照看,葭葭就住主院旁边的院子,离得近,你往常照料也近便些。”

犹似

PS:傻女鹅,不搬院子,在祖母的眼皮子底下,还要怎么跟表哥相亲相爱~噗。。。   小伙伴们多多投票,评论,打赏支持,古文节奏比较慢一点,亲们不妨沉下心来,认真看,老实说,这篇文每个字,每一段话,每一章,都是仔细琢磨了又琢磨,值得仔细推敲,细细的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