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21章:贵不可言

表哥万福 犹似 2136 2020-12-09 12:30:00

  见少爷不说话,长安转头瞧向了一旁,不知何时过来的孙伯:“孙伯,我们如今寄人篱下,还是谨慎些比较好,您也劝劝少爷,让他离虞大小姐远些。”

  年过六旬的孙伯发须皆白,穿着灰色的袄子,坐在窗边的矮几上悠悠喝茶,见长安将目光瞧过来,抬了抬耷拉的眼皮子:“脑袋也被门夹过了。”

  长安气结,不服气地鼓起腮帮子。

  孙伯瞥了他一眼:“说你还不服气,长着脑子咋也不想一想,虞府和周家虽然是表亲,但已逝的周老夫人远嫁幽州,与虞府关系疏远多年,这点子亲戚情分,也就能维持着个面子情,府里头真正做主的是虞老夫人,虞老夫人念着与周老夫人当年闺中的旧情,与姑嫂之间的情份,才对少爷另眼相看,否则少爷这情况,怕是一登门,就被人认为是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

  长安面露羞愧,明白了孙伯的意思。

  少爷双腿不良于行,未来前途不明,又是打幽州过来的亲戚,若不是虞老夫人,少爷哪能在虞府里头过得这样自在?

  而虞老夫人庞爱虞幼窈,交好虞幼窈,也是在向虞老夫人示好。

  孙伯意味深长道:“主院那可不是好相与的,老夫昨儿进府,远远地瞧了一眼虞三小姐,一眼就瞧出了,虞三小姐可是足月的,身子骨虽然弱了些,但只要平日里好生养着,也没甚大碍!”

  长安一听这话,就瞪圆了眼睛:“这、这岂、岂不是……”

  孙伯医术高明,自然是不会看错,虞三小姐如果是足月生产,那岂不是……虞大老爷和杨氏在谢氏孕中两人就、就……

  长安涨红了脸不敢再往下想。

  还有,他打听到虞三小姐因为早产,身子骨不大好,那么虞三小姐总一副病娇样,岂不是故意装的?

  那外面关于虞大小姐的传言,还是真的么?

  长安彻底糊涂了,捧着画晕乎乎地出了屋子。

  孙伯摇了摇头:“傻狍子。”

  不大一会儿,虞幼窈收到了长安送来的画,小心翼翼地摊开画轴,不由瞪大了眼睛。

  画上的青蕖院,是经过虞幼窈规整之后,墙根处的蔓藤月季爬满了墙头,开满了各色的花儿,艳丽奔放,绚丽多彩。

  院子里一株葡萄老树虬枝,攀满了架子,翠绿的枝叶间,一串串红宝石葡萄硕果累累,十分喜人,葡萄架下还摆着石桌、石椅……

  大缸子里红色的睡莲开得正盛,灼若芙蕖出渌波,廊下一盆盆吊兰,箭长的绿叶子间,一根根花茎垂挂下来,朵朵小花儿,清新雅致。

  满目皆是景,正是虞幼窈想象之中的青蕖院。

  周令怀画工极佳,笔风雅致之中透着一股子婉约秾丽,动静相趣,明暗相宜,相得益彰。

  即便虞幼窈不懂画,也知道表哥的画功十分了得。

  虞幼窈如获珍宝,小心翼翼地将卷好:“春晓,一会儿让人裱起来,挂到我房里。”

  春晓应是,小姐的屋子里挂了几幅名家大作,有前朝宫里传出来《贵女游春图》,《仕女扑蝶图》等,每一幅都举世难求。

  但姑娘都不大感兴趣,唯独对周表少爷的笔墨十分喜爱。

  春晓看了一眼《药师经》的字贴,因为字贴比较长,姑娘就两头折起,把自己最喜欢的一段裱在框子里头。

  周令怀给虞幼窈送画的事,紧跟着传进了虞老夫人耳里头。

  虞老夫人轻捻着佛珠:“倒是个明白人。”

  柳嬷嬷笑着附合:“周表少爷,是个好的。”

  虞老夫人轻阖着眼睛:“但愿,他是真能明白窈窈的好,心里向着窈窈,这往后窈窈也是有兄长帮衬的人了。”

  柳嬷嬷没得话了。

  周表少爷虽然是个表兄,但家里没了人,往后就在虞家大房扎了根,虽血脉关系淡了些,但一个房头里的,可不就比隔了房头强?

  转眼又过了两日。

  虞幼窈起得晚了,就没去安寿堂陪祖母一起用早膳。

  春晓端了盅冰糖银耳,并几样适口点心,虞幼窈用了些,命人将冰糖银耳羹送到了青蕖院里,让春晓拎了一壶茉莉花茶去了安寿堂。

  虞老夫人正在和一个梳着圆髻,头上插了一根银簪子的妇人说话。

  虞幼窈好奇地看了一眼,见她穿着深青色暗纹褙子,腰板儿又板又直,肩膀却微微前倾,身上干净整洁,一丝不苟,透着一股子柳嬷嬷身上也没有气派,让人打心里头慌得很。

  虞幼窈大气儿也不敢喘一下,赶忙收回了目光,不敢再乱瞄,就连腰板儿也悄悄挺直了一些,瞅着有点像挨了先生教训的学生。

  将这一幕瞧在眼里,虞老夫人忍不住暗暗发笑,朝虞幼窈招招手:“窈窈,这是许姑姑,是打宫里头出来的,过来见一见。”

  原来是从宫里头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大的气派,虞幼窈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曲了曲身:“许姑姑好。”

  “姑娘客气了。”许姑姑略微一打量,就见了她那一双贵气初露的睡凤眼,心里不由一“咯噔”。

  自古以来,便以“男伏羲,女睡凤”,为美为贵。

  她打小就在宫里头,见惯了贵人,虞幼窈这一双睡凤眼,眼长,似凤,眼尾稍向上轻挑,眼周略带红晕,睫毛长,眼帘微盖着瞳仁,眼波似喜还嗔,眼神似含情,常颜欢笑。

  这么一双又贵又美的贵人眼,也不知道今后会有怎样的大造化?

  虞老夫人接过孙女儿亲手奉茶,低头喝了一口,茉莉花茶香气浓郁,提神醒脑,这个时节喝着正好。

  孙女儿亲手孝敬的茶,就是比旁的好喝。

  搁下茶杯,虞老夫人进入了正题:“窈窈,许姑姑今后就是你身边的掌事姑姑,你要好好跟着许姑姑一起学规矩。”

  “我知道了,祖母。”虞幼窈呶了一下小嘴儿,有些不情愿地点头应下,许姑姑人都来了,看来祖母是铁了心要让她学规矩,没得拒绝。

  虞老夫人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转头对许姑姑道:“窈窈打小就养在我跟前,倒让我给娇惯了,今后有劳姑姑多提点些。”

  

犹似

ps:大家也看出来了,女主主动向表哥示好,天生的好感,亲近是一方面,其实也有自己的小城府,祖母这么轻易接纳周令怀,也是满腹算计。   女主的左膀上线了。   眼熟我的小伙伴们,记得要留评支持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