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18章:接风洗尘

表哥万福 犹似 2192 2020-12-06 12:30:00

  将整个院子重新规划了一番后,虞幼窈转头看向周令怀:“表哥,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周令怀含笑,很多连他自己都觉得没甚妨碍的地方,她都一一挑出,让人重新规置:“很好!”

  得了肯定,虞幼窈十分高兴:“表哥喜欢就好。”

  “忙了一下午,表妹早些回去休息吧。”太阳都落了,小姑娘忙前忙后折腾了一下午,肯定是累了。

  虞幼窈确实有些累了,就点点头:“表哥,晚饭见。”

  周令怀颔首。

  到了晚膳,虞家两房齐聚一堂,男女各摆了一桌,八大菜系一一都有,还另有酒水、点心、甜品、水果,十分丰盛。

  周令怀身体不大好,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一一向府里的长辈敬了“酒”,表示敬意。

  一大家子聚一起,却是十分热闹!

  虞幼窈趁着祖母没注意到她,偷偷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青梅酒,倒完了酒,又做贼心虚般坐直了身子,乖巧又端正的模样,可一双大眼睛,却亮得惊人,一边闪着晶亮的光,一边悄眯着伸着脖子四下张望,在确定没人注意到她时,顿时笑弯了唇儿,活像偷了腥的猫似的。

  她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她这一举一动,尽落了男方那一桌,恰巧坐在对面的周令怀眼里。

  周令怀忍俊不禁,端了茶杯挡住了唇边浅浅笑意。

  竟觉得,连边喧嚣吵闹的席宴,也变得有趣起来,不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虞幼窈混然不知自己的小动作,已经被人窥见了,双手捧着小小的杯子,眯着眼睛偷偷地喝。

  青梅酒喝起来酸酸甜甜,虞幼窈一直很喜欢。

  可祖母管得严,除了逢年过节才许她喝一小杯,讨个吉利外,平常就不让她沾酒,说女孩儿喝酒,太没规矩。

  刚吃了一口菜,抬起头来的周令怀,不由眼神一顿。

  小姑娘唇儿沾了酒,瞧着一片娇润,稚嫩的小脸上染了一层薄晕,连黑亮的眼睛,也亮得晃眼,大约是酒量浅,两小杯青梅酒下了肚,便有些微醺,这会乖巧地坐在位置上,跟着玉福娃娃似的,不动,也不闹腾,瞧着娇软又可爱。

  虞老夫人没听着孙女的声音,转头一瞧,顿时好气,又好笑,一手拍到她头上:“你这馋嘴的丫头,怎的跟个猫似的!”

  “祖母?”虞幼窈软呼呼地唤了一声,眨了眨眼儿,瞧着虞老夫人,眼儿浸在一片水润的眶里头,又黑又亮,就跟玛瑙似的,透了茫然。

  虞老夫人也气不起来了,转头让柳嬷嬷倒了一杯醒酒茶过来。

  家里办了宴,醒酒茶都是一早就准备好了。

  柳嬷嬷笑眯眯地端了醒酒茶,喂虞幼窈喝。

  虞幼窈喝着又苦又腥,皱着小鼻子:“不好喝,臭臭的。”

  虞老夫人好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偷喝酒。”

  青梅酒是果酒,劲头浅得很,寻常三五杯也不碍什么,虞幼窈也不至于醉,只是一时叫酒意上了头,有些醺意,喝了醒酒汤,歇一会就没事了。

  吃完了宴,丫鬟端来漱口水,几个婆子收了桌,换上了精致的糕点,干果,零嘴等吃食,大家这才聊了起来。

  虞宗正问了些周令怀在幽州生活。

  周令怀垂下眼睛,声音沙哑:“家里出事之后,父亲与母亲相继过世,祖母的身子也不大好了,亲朋都不往来,族里寻了一个由头将我们这一支除了族,与我们撇了一个干净,也幸好我曾学了制墨的技艺,也能勉强维持生计,只是苦了祖母……”

  虞宗正听得心头火起,一个没忍住:“周氏族也太不像话了!”

  指挥佥事是世袭萌荫的官职,也有几分风光,想来周氏族,从前就没少从周令怀这一支身上得好处。

  幽州出事之后,大大小小的官员杀的杀,流放的流放,下狱的下狱,虞府有胆子替周家出面斡旋,也是因周家有世代的萌荫。

  可皇上都格外开恩,周氏族却是连孤儿寡母也欺负。

  虞宗正是外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拍了一下周令怀的肩膀:“这几年,你和姑母吃苦了,以后就安心住在府里头。”

  之后又说了些关心勉励的话。

  虞宗慎则问了周令怀的课业,还当场出题考了几道。

  周令怀对答如流。

  虞宗慎又出了几道今年科举的考题,周令怀简明扼要,答题竟比今年的恩科状元还要更精僻。

  摸清了周令怀的水准,虞宗慎暗暗吃惊,转头对虞善言和虞善信说道:“令怀虽然大不了你们几岁,可举业已经有了火候,你们以后可以向他讨教功课。”

  说完,就没忍住瞧了周令怀的腿。

  周令怀的双腿若是完好,今年皇榜头三甲,必有他一席之地,惊才绝艳之才,却是比宋明昭也不遑多让。

  要知道周令怀也才十四岁多点,还比宋明昭小了一岁。

  听父亲对这位周表哥的评价如此之高,虞善言和虞善信寻了机会与周令怀说话,三人你来我往,倒是越聊越投机,越聊越放得开。

  虞幼窈偏着脑袋听着,眼睛亮晶晶的。

  左侧的虞清宁伸长手臂,将一盘子蜜果子端到虞幼窈面前:“大姐姐,吃蜜果子。”

  虞幼窈道了一声谢,拿了一个蜜果子吃。

  虞清宁也是八岁多,与虞兼葭一前一后,就小了二个月,是个讨喜的性子,父亲对这个庶女,比对她还要上心,至少就没听说责骂过。

  虞幼窈与她不怎么对付。

  “大姐姐,之前你和三姐姐都病了,怎么大姐姐都瘦了这么多,三姐姐瞧着没甚变化。”虞清宁转头瞧了虞兼葭好几眼。

  虞兼葭一年里头,大半时候都病着,病好了也和病着没区别,不见瘦,也不见胖,该咳还咳,该喘还喘。

  小时候,她说虞兼葭故意装得病怏怏地,叫姨娘知道了,训了她一顿。

  虞兼葭被她瞧得委屈巴巴地,轻咬了一下唇:“我也瘦了一些,大约本来就瘦,不太能瞧得出来。”

  

犹似

ps:虞府两房的人物,差不多都交代清楚了,   另外古代的时辰,我大致普及一下。   古代一个时辰是2个小时。   一盏茶、一柱香,都是15分钟。   么哒,新书需要大家呵护,大家多留评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