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16章:咳血昏迷

表哥万福 犹似 2276 2020-12-04 12:30:00

  长安在一旁劝着:“少爷,您好赖也多吃两口,您这一路长途跋涉,劳累奔波,可得好吃好喝的养一养。”

  周令怀淡淡瞥了他一眼:“多嘴!”

  长安闭上嘴巴,不敢多说了,觉得少爷这话另有所指,忍了一会儿,又不服气:“少爷,我刚才听到院子里头,有几个粗使丫鬟说,上午虞大小姐离开青蕖院,就大发了一顿脾气,叫人绑了两个婆子,当场打了三十个板子,让人领去了牙行,啧,小小年龄就这样娇蛮跋扈。”

  所以,您以后可得离她远一点,省得被她祸害了去。

  周令怀喉咙发痒,捂着淡蓝色的帕子闷咳了一声,拿下帕子,漫不经心瞧了一眼,上头一抹深艳红触目惊心,却是咳了血,也没叫长安瞧见,就将帕子收起来,哑声问:“可有打听清楚,那两个婆子为什么挨了打?”

  长安心说,您什么时候对别个的事这么上心了,嘴里却回道:“听说是嘴碎了两句。”

  就嘴碎了两句,就把人往死里打,小小年龄,心肠毒辣的很,这下少爷总该认清了她的真面目了。

  想到不久前,大厨房里头的婆子过来打听他的口味,有些过分殷勤的态度,周令怀心中隐有猜想。

  瞧着面前几样清淡的小菜,周令怀突然有了胃口,重新拿起筷箸,夹了一颗清汤狮子头。

  白色的骨头汤上飘着几片翡翠白菜,瞧着十分清爽,粉色的肉丸汤汁入味,入口弹滑,咸淡适口,竟是十分美味。

  长安惊瞪了眼睛,瞧着胃口小的少爷吃掉了大肉丸子,又将剩下的几道小菜一一吃完,最后还喝了一碗汤。

  便在这时,昨日刚拨进青蕖院的王婆子领着春晓进来。

  春晓端着木托,规规矩矩地向周令怀行礼:“小姐说,表少爷一路车马劳顿,命奴婢将这一盅血燕送过来,给表少爷补补身。”

  周令怀翘了翘嘴角:“有劳表妹挂心。”

  长安有些不高兴地上前接过了木托,将青花莲叶缠枝纹瓷盅搁到八仙桌上。

  春晓垂头:“不打扰表少爷用膳,奴婢告退。”

  王婆子去送春晓,长安瞅了一眼桌子上的残羹剩菜,又低头看见面前的瓷盅,有点怀疑,少爷还能吃得下去吗?

  事实上,他还真是低估了少爷。

  他还真吃得下去。

  冰糖血燕入口即化,不甜不腻,有一股淡淡的莲香沁人心脾。

  满满一盅血燕吃下,周令怀顿觉,胸口里好像堵了一块石头,沉甸甸地,让人闷得慌,又难受得紧,他忍不住捂着帕子急促地咳嗽。

  “少爷,您这是怎么了?”长安吓了一跳,连忙倒了一杯热茶过来。

  “咳咳咳……咳……”周令怀咳得撕心裂肺,一声赶一声,没有一个停歇,仿佛要将肚肠也打喉咙里咳出来,水也喝不进去了。

  长安惊慌不已:“少爷,我、我马上去叫孙伯……”

  自打少爷断了腿之后,身子也彻底垮了,养了三年好了一些,可这一路上京,长途跋涉,少爷身子哪里顶得住?打路上就病歪歪地,进京之后也是养了好些天,等身子好了些,才使人往虞府递了拜帖。

  这一通折腾下来,少爷本就不大好的身子,眼见着就衰败,虚弱下来。

  一进京,孙伯可就说了,这一路少爷的身底子可见是掏空了,再要生病了,那可就是要命的大病。

  周令怀又猛咳了几声,突然感觉胸腔处,有一股恶秽之物打喉咙里涌进嘴里,顿时满嘴腥臭恶味,他忍不住呛了一声,一口黑血便吐在了帕子上。

  见少爷咳了血,长安刚准备去叫孙伯的长安,又退了回来,惊叫了一声:“少爷!”

  少爷已经靠在轮椅背上不省人世,长安又喊了他几声,也不见醒来,长安惊慌地往门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孙伯,孙伯……”

  住在隔壁的孙伯,听到了动静已经赶过来了,险些在门口与长安撞了满怀。

  “孙伯,”长安瞧见了孙伯,就跟见了救星似的,激动地都要哭出来了:“孙伯,少爷刚才咳了血,您快去看看吧,少爷他、他……”

  “什么,咳血了?”孙伯一听,也是神色巨变,少爷这一咳血,那可得要命了,哪还听得进长安没完的话,蹒跚了脚,快步走进了屋里头。

  长安一脸惊慌地跟在后头。

  孙伯先是捡起掉在地上的蓝帕子,顿时瞧见了一抹艳血,心里头一“咯噔”,又将帕子翻了一面,就见上头一大团黑稠腥臭的恶血,蹙了下眉,开始为周令怀检查身体,最后才把了脉。

  长安沉不住气,连声问:“孙伯,少爷他这是怎么了?之前还是好好的,怎就突然就咳了血?”

  孙伯瞥了他一眼,长安噤若寒蝉,也不敢再贸然出声,打扰孙伯了。

  过了好一会儿,孙伯才问:“少爷今儿有什么异常之处吗?”

  长安仔细想了想,便将今儿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钜无细漏地交代了一遍,之后又强调:“除了之前险些让虞大小姐害得打轮椅上摔下来,便没甚异常之处,”说到这里,他话锋一顿,突然道:“对了,少爷还吃了虞大小姐使人送来的血燕,少爷似乎很喜欢,将血燕吃完了。”

  孙伯一眼就瞧见了桌子上的青花缠枝莲纹瓷盅,就伸手拿过来,低头轻闻,沉吟了晌后,又用力抽着鼻子嗅了几下,半晌没说话。

  瞧着孙伯谨慎的模样,长安的脸色渐渐白了,脸上羞愧,不安,愤恨各种情绪不一而足,忍了又忍后,还是没忍住愤声问:“孙伯,少爷他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虞大小姐送的血燕有问题?”

  说到这里,他一脸气愤地涨红了脸:“我就知道虞幼窈不安好心,之前害少爷险些打轮椅上摔下来,这会儿又害得少爷……”

  瞧着少爷面色青白,气若游丝地靠在椅轮上,长安一阵颓然,羞愧道:“都是我的错,少爷初入虞府,我该谨慎一些,来路不明的东西,就不该让少爷沾口,我是害了少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