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3章:祖母大怒

表哥万福 犹似 2161 2020-11-29 12:08:15

  “小姐烧了一天一夜,嗓子烧坏了,先不要说话了,一会儿让大夫瞧一瞧,开几副药,喝两天就好了。”春晓摸着她的头,柔声安抚。

  “好!”虞幼窈声音哑哑的,安静又乖巧。

  春晓心里头不禁一酸,往日大小姐就跟个皮猴儿似的,九岁的大姑娘还整天叽叽喳喳,不是爬树掏鸟窝,就是捉蛐蛐儿。

  小小年龄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仿佛一下子就长大了似的。

  “小姐乖,奴婢去端些吃食过来。”

  不一会儿,春晓去而复返,小几上就摆满了虞幼窈日常爱吃的东西。

  糖粥,清汤狮子头,杏仁羊乳羹,桂花糖,水晶饺,色香味俱全,足足有十几样之多。

  虞幼窈馋得快要流口水了,无奈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肥嘟嘟的藕节,有些惆怅地想,下一顿一定少吃一碗饭。

  不,还是半碗吧!

  饿坏了,祖母会心疼的。

  门帘被挑开,守在外间的丫头恭敬地喊了一声:“老夫人。”

  虞老夫人由柳嬷嬷扶着走进房间里,见孙女儿靠在迎枕上正在吃东西,眼窝子不禁一热,连忙走过去,坐到她身边,端起小几上的一碗浇了桂花蜜的糖粥哄她:“窈窈还病着,少吃些油腻的东西,多喝点粥,才能好得快。”

  虞幼窈实在饿狠了,吃了一小碗糖粥,又喝了一碗杏仁羊乳羹,趁祖母没注意,偷拿了个水晶饺,囫囵地塞到嘴里,把小脸儿撑得圆鼓鼓的,嚼都嚼不动,活似一只偷食的小仓鼠。

  虞老夫人没好气道:“我缺了你一口吃的。”

  “唔,好次,祖母也吃。”嘴里塞得满满当当,虞幼窈话儿说不俐索,小胖手拿了个水晶饺,递到祖母嘴边,眼睛亮晶晶地瞅着她。

  虞老夫人心都甜化了,将水晶饺吃进嘴里,水晶饺做得小巧,大人一口一个,恰到好处。

  好不容易嚼完了一个水晶饺,虞幼窈吸溜了一下口水,偷偷瞄了祖母,见祖母没注意,又故计重施,朝一旁的灌汤包伸出了胖乎乎的小爪子。

  长着窝子的小胖手,还没够到灌汤包,就教虞老夫人发现了,将灌汤包挪到更远的地方,吩咐下人把剩下的吃食撤下去。

  虞幼窈捂着圆鼓鼓的小肚子,眨巴着大眼睛:“祖母,没吃饱。”

  乌亮大眼睛跟水里头的黑葡萄似的,透着水灵,瞅得虞老夫人心肝儿都颤得慌,张了张嘴,险些将丫鬟们喊回来。

  还是柳嬷嬷见状,连忙出声:“大姐儿,您两日不曾进食,胃里头虚着,不宜多食,待半个时辰后,让厨房熬冰糖燕窝给您吃,好不好?”

  虞幼窈呶着小嘴儿,有些不情愿地点了一下小脑袋:“那好吧!”

  虞老夫人是既好笑又心疼,不由轻捏了一下她粉嘟嘟的小脸儿,笑骂了一声:“馋嘴的丫头,跟个小猪崽似的。”

  虞幼窈晃了晃小脑袋,鼓鼓的小脸儿,肉嘟嘟的,跟年画上的福娃娃似的,既水灵又讨喜,看着都招人疼儿。

  虞老夫人脸上连日来的阴霾总算是散了,将孙女儿搂进怀里,可紧儿的疼:“窈窈,是祖母不对,祖母以后再也不罚你跪佛堂了。”

  虞幼窈摇摇脑袋:“不怪祖母,祖母也是为了我好。”

  虞兼葭烧了两天两夜,险些连命都烧没了,祖母就算再疼她,事关人命,也不能半点反应也没有。

  看着一向懵懂的孙女儿,一脸若无其事,既不哭闹,也不委屈,虞老夫人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柳嬷嬷也愣了好大半晌。

  屋子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半晌后,虞老夫人轻吐了一口气:“你说说看,祖母是怎么为你好?”

  虞幼窈歪着脑袋:“祖母罚了我,母亲出了一口气,就不会再同我计较,父亲也不会罚我。”

  虞老夫人和柳嬷嬷对视了一眼,皆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没想到鬼门关走了一遭,这丫头脑袋瓜子也开窍了。

  虞幼窈拧着小眉毛,有些苦恼:“不过,我没有故意推三妹妹,三妹妹想用她的猫眼石手串儿,和我交换佛童坐莲玉坠子,我不肯答应,她就来抓我的手,祖母让我离主院的人远些,就甩开了她的手,没想到三妹妹身边的丫鬟,没有扶好三妹妹,让三妹妹滑了一跤摔倒了。”

  虞幼窈没有说谎,就是觉得自己今天说话好奇怪,想了又想也没想明白。

  小幼窈却不知道,这世间有一种名为“内涵”的语言艺术。

  她把前因后果交代的一清二楚,却表达了三个意思。

  第一,她没有主动招惹虞兼葭,是虞兼葭先撩者贱。

  第二,她确实没有主动推虞兼葭。

  第三,她是因为听祖母的话,疏远虞兼葭,才甩开了虞兼葭的手,虞兼葭摔倒了,是她身边的丫鬟没有扶好,是丫鬟的错,和她没有关系。

  虞老夫人听明白了,血气一阵阵往脑袋里涌,咬着牙一字一顿:“杨氏生的好女儿!”

  府里最初传出窈窈推了兼葭,她想着姐儿们身边都跟着丫鬟,大约也没甚要紧,就不轻不重地训了窈窈几句。

  窈窈约是知道她没真生气,也就没解释,转头就抱着桂花糖吃得开心。

  直到虞兼葭烧了两天两夜,险些把命都烧没了,她才又急又怒,罚了窈窈跪佛堂,也没仔细问过窈窈事情的经过。

  哪晓得,这事儿和窈窈根本就没关系。

  虞老夫人越想越气,陡然拨高了音量:“佛童坐莲玉坠子,是谢氏临终前留给窈窈的念想,虞兼葭也真敢要!”

  见祖母生气了,虞幼窈吓了一跳,声音糯糯的,透着小心翼翼:“祖母?”

  虞老夫人顿时冷静下来,轻拍了拍小姑娘肉乎乎的小手:“窈窈乖,先睡一会儿,祖母一会儿再过来看你。”

  虞幼窈听话地钻进了被窝里,闭上了眼睛,一沾着枕头,瞌睡虫就钻进了小鼻子,小脑袋瓜子模模糊糊,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到底忘记了什么呢?

  怀着这样的疑问,虞幼窈打起了小呼噜。

  仔细替她掖了掖被角,虞老夫人这才被柳嬷嬷扶起了身。

  

犹似

ps:打开了几个读者群,发现小伙伴们都在期待新书,犹鱼很高兴,也很感动,上传章节的时候,好像有千言万语想对大家说,最后还是一句:“愿不负等待。”   新书发布,小伙伴们要收藏,评论,打赏。   继续推一波旧书《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希望看文的小伙伴们眼熟作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