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去处理岳沫沫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4164 2020-12-24 20:24:44

  没有想到自己伪装的身份,居然一下子就被白曼曼给发现了,月至有些探询,“你是怎么看出来了我就是方丈,我已经很久没有在众人面前诠释出我的身份了。”

  白曼曼通过月至的话,她倒是没有发现。原来月至不仅是一个方丈,还是一个退休的方丈。不过这些都是一些小事情,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白曼曼于是看着月至,“既然你知道我的目的,我也知道你的目的,咱们不如一起合作,你只需要把月三带走,我只需要摧毁岳夫人的势力,然后成功拿到岳家的权势,这样岂不是更好?”月至摇头,“如果这样的话,就可以成功,我十五年都没有尚未成功,你觉得你一个小小的庶女有什么用处呢?”

  其实月至说这些问题,的确是反映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岳夫人很厉害,而他们两个联手可能都无法摧毁岳夫人,但是白曼曼莫名有几分自信,她觉得只要自己出手一定是可以的。毕竟自己的任务是在这里。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对于白曼曼来说,和月至联手至少可以缩减一半的时间,这是她自己内心在推测的。

  只是如何说服月至,其实,通过月至的话言话语,白曼曼大概有几些了解月至的,月至,这个男人可能就是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拴在了岳夫人的身上,但是岳夫人这人吧,又比较的残忍,想着月至可能年老色出来之后就想要抛弃他,但是无奈之间两个人有一个儿子,所以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儿子,但是她不想月三在月至的手里毁掉,然后她就让月至和月三两个分开了。

  月至可能一气之下,就跑来寺庙当和尚,而且一开始并不打算和岳夫人在维持曾经的关系,只知道岳夫人纠缠他,或者是岳夫人是个海王,然后就是这样一直的维持下去,而且月至可能之前嫌弃月三是个傻子,但是现在知道了岳夫人已经将月三治好了,所以又想要重新跑回来,想要把月三给带回来,然后让月三给他养老送终,不过这一切都是白曼曼的推测,根本就做不到什么,真的一切还是要看月至到底是怎么想的,而月三到底是不是现在病已经治好了,还是不是一个傻子,最重要的是岳夫人愿不愿意放手,这种家庭伦理关系问题,实在是让白曼曼心烦,她只好直接开门见山的问月至,“你想要月三,我想要岳夫人,不对,我是想要打败岳夫人,你想要月三给你养老送终,所以以后一定必须要和他住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你贪图岳夫人家的钱财嘛,如果不贪图的话,那么问题就更好容易解决呢,现在你联系岳夫人把她骗出来。然后接下来的事情由我来做。对呢,你小的时候,你在月三小时候肯定见过他吧,他对你一定有印象的,但是他在我面前从来都没有提到过你,看来你们两个的感情不深啊,如果再不好好的培养感情的话,你老了之后就没人替你养老送终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自己为什么不收养一个义子呢?也是现在有这么多义子陷害养父养母的消息,肯定你心里面一定很害怕吧,当年还是因为嫌弃月三而后悔呢?”

  本来月至是想要说些话的,谁知道自己才说一个字,一个字都没说,白曼曼就把自己内心的话全部都说了,他未免心里面。有些烦躁,“是啊,你一个小女孩儿,小姑娘都能够明白得到,我自己花了十五年才懂。虽然懂不懂也没有什么用处。”

  毕竟自己的目的就是让月三给自己的养老,如果再能有一些钱财就更好了,而这个女人一定和岳家是庶女关系,他看了看又小心翼翼地对白曼曼说,“你是不是岳家的女儿,据我所知岳家只有两个女儿一个嫡女叫岳衣衣,肯定不会对付自己的娘亲的,你一定是岳家的庶女岳沫沫吧,其实这些天我在白城听说过你的事情,我觉得你也是因为被那个女人陷害了,所以才想要报复她对不对?虽然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岳夫人她不是很好惹的,我只能将她骗出来,接下来的事情需要你自己来做,还有不要伤害她,她虽然不好惹,但是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毕竟月至和乐夫人是有过那么一段的,所以到了现在月至还是想要对白曼曼说。不要伤害岳夫人,白曼曼甚至有几分感动了,但是感动又有什么用呢?还是必须要把自己的事情给完成才是最好的呀。白曼曼点头,“你放心,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保证,我只是想要拿回我自己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你们一家三口甚至可以一起团圆,然后远走高飞。”

  “但是岳夫人肯定不会这样想,所以这之中必然有一场血战,现在我们来商量计划,我们……”白曼曼将月至羿项也拉过来,然后他们三个人开始商量计划,却不想周遭的一切早就被人监听了起来,话说岳夫人这边也是一直在注意白曼曼的动向,她一直就派人跟踪着白曼曼,但仆人对岳夫人说白曼曼找到了月至,然后和他商量一下要报复自己的事情。

  岳夫人气的时候都在发抖,她没想到岳沫沫这个女人居然如此的有胆量,居然……的哪怕自己做错了事情。岳志航都没有说什么,她一个庶女怎么敢对自己说这些事情做这些事情,而且让她最气的是,月至这个这个男人居然也要和岳沫沫在一起对付她。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还想要打月三的主意,她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月夫人心里面这样想,说起来还是自己大意呢,自己就应该要把周围的一切打理好,然后再去看月三的,结果,没想到还是让他们发现了月三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岳府的人居然也知道一些蛛丝马迹,是的,没错,岳夫人当初胆子就这么大,又为岳志航在外面做生意,一年半载回不回来,而当时岳夫人快要临盆,都不可能再去成为自己找房子生产,于是就直接在岳家生了个孩子。

  但是吧,动静太大了,于是岳夫人就随便找了一个丫鬟,让她替罪说她和其他的男人有染,然后生了一个孩子,自己最后让那个丫鬟带着孩子离开了,虽然这种说辞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但是自己是岳夫人自己有手段,即使那些人不相信的话,也不得不信,谁知道,过了十几年这些流言蜚语,虽然的确是事实依据,又在经过有心人的处理之下满天飞,而岳志航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过来找岳夫人,他把自己手里的东西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拍,然后问岳夫人,“这就是你当年做的好事,我虽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你是给我戴绿帽子,虽然你很强势,虽然岳家所有的财产都是你的,但是我,一个作为男人的尊严,你为什么不好好的给我维护一下?夫人我劝你还是要收敛一些,再有下次我就要自己行动的,哪怕最后落得两败俱伤,但是你了解我的。”

  说完,岳志航说完威胁岳夫人的话,之后便又离开了。岳夫人,倒觉得岳志航这个人是个疯子,以前不敢做的事情现在还是不敢做,真的是让人觉得他非常的胆小怕事又小气,但是现在不是处理岳志航,而是要去处理他的好女儿岳沫沫。

  说起来也是岳沫沫,这人实在是不识好歹。居然想要和她对着干,那么自己就让岳沫沫身败名裂,让她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可能吧,岳夫人在心里面歹毒的着想着,而羿项和白曼曼这边也没有闲着,因为月至他说话的确是有几分让人觉得危险,可是因为想要算计岳夫人这件事情,虽然需要月至这个人,把岳夫人给引进来。但是岳夫人会不会上钩,也是需要一个考虑的问题,最为重要的是。月至要用什么借口把乐夫人给引出来。

  众所周知,岳夫人这些年已经很少和月至聚在一起了,上一次岳夫人来到这个密道,主要是找月至要一些他的贴身的东西,然后拿过去给月三,因为乐山这个人因为。他可能不是特别的成熟嘛,就可能就是几岁小孩子的智商。

  然后岳夫人就想要一些月三父亲的东西,然后以此来给他治病。而月至这边还以为月三的病早就已经好了,所以才会这么激动,但是没有人会告诉他这些事情。而这边他们正在讨论着,月至摇头,“我不可能写信把她约出来的,因为她这些年本来就嫌弃我,我主动找她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除非是真的遇到什么大的事情。”

  羿项想了想,“这好办,你直接就说你病重了。她会来看你一眼的吧。”

  月至摇头,“不会的,她本来就嫌弃我人老珠黄,这些年又觉得我性格无趣,已经是把我半抛弃状态了,要不是我和她之间还有一个月三。她早就去找其他的人了,虽然这样说的确是有些冷酷无情,不过我说的的确是真的,这位公子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出生于大富大贵之下。要是有女人这样对你的话,你肯定会觉得不是那个女人疯的,就是你自己疯的。但是我说的全部都是对的,也都是真实的,你要知道像岳夫人这样强势的性子,她不可能对我有几分喜爱的,我当年其实也是靠着她才能够逃出那个魔窟,不过也仅仅只是这种感谢,因为这些年她不让我见我的儿子,所以我对她的确是有怨恨之意的。”

  月至说着说着,竟开始抱怨起了月夫人,白曼曼只好让他打住,“现在不是让你来说这些抱怨的话的,也就是说再多抱怨的话,对我们来说也没有用处,这样吧,既然。你写信给岳夫人说,你快要死掉了,她肯定不会相信。那你就说你这里还有一件就是月三小时候的玩具,是他最爱的那句玩具,这些年你一直瞒着没告诉她,就是不想让她把这个玩具拿去,然后去哄月三,然后得到月三的喜欢,但是你说你现在快要死掉了,所以想要交代一些后事,然后让岳夫人把这个玩具给拿去,你说她会不会来找你呢?虽然这些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但是我觉得像岳夫人这种就是比较念旧情的女人,应该是能够理解你的这些话的吧,因为她是女人,即使再强大再冷酷无情面对孩子所喜欢的东西,她也一定会在意的,而不会在意她以前究竟拥有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白曼曼听见月至这么说,总算是松口的,心里面也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自己还会用更多的时间来劝说月至做这些事情,没想到月至这么快就答应了,心里面自然是高兴的,于是她就让月至在这里写信自己就和羿项出去,等到月至将信写完之后,羿项却直接将月至写的信拿过来,然后拿着读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之后,才再次放进信封,“这些让我去交给乐夫人,现在你就在这里,我的手下会看着你,不会让你有其他的举动,不是我们不信任你,而是你和岳夫人的纠葛更深,所以为了我们共同的目的,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做才比较方便。”白曼曼倒是没有想到羿项这么的就是严谨,她自己都没有想这么多,毕竟按照自己的想法,月至肯定是想要带月三走的,但是这也并不能排除月至想要给岳夫人告密,然后在岳夫人的面前有这种心理。

  不过既然羿项到了这些,白曼曼,也不用再继续操心了。羿项亲自派人去给岳夫人送信。派另外一拨人盯着月三的状态。岳夫人很快就收到了月至的信,她看见这些信件倒是不屑一笑,“这小贱人居然和外人勾结起来想要害我,要不是我提前做了防备,我本来以为他会有一些良心,在这信里面稍稍的提醒我一下,毕竟我以前和他也是有许多花前月下的,谁知道他竟然一字不提只想引我前去,你说我要是解决了岳沫沫那个贱人之后该怎么对他呢?虽然他是月三的父亲,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把他那样想过,他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