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是不是有人把你玉佩抢走了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217 2020-12-22 09:44:05

  白曼曼。听见羿项说这些话,倒是觉得自己见到了活的项王爷了,不过羿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是白曼曼所不理解的地方,“你现在不应该是在京城,然后和岳衣衣在一起吗?为什么会来白城,难不成你还有其他的事情?”羿项倒是觉得白曼曼,这人宠宠辱不惊有几分恬淡的样子,倒是觉得好笑,“你难道不觉得你的姐姐抢了你的王妃之位之后,不觉得应该要去夺回你的王妃之位吗?为什么反而在这里逛庙会?遇到我,本来应该是你的夫君,可是为什么你不讨好我,不对我说出事情的真相呢?”

  白曼曼觉得羿项说话奇怪,不过不阻碍她解释,“既然岳衣衣已经成了你的王妃了,我干嘛还要和她争呢?一点都不好,这样,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既然今天来到我面前,不是把一些事情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吗?但是你没有去岳府说明这件事情,你还有其他处理的选择,所以对于我来说,无论是怎样都在你的掌控之中,虽然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的确很重大,不过对你来说就是动一动口的事情吧,不过你现在没有做出下一步的举动,说明你还有其他目的,所以我就不和你多说话了,我有急事我真的要走了。”

  羿项却拉住她的手,“不,你猜错了,我这次的确是为你而来,但是我发现你还有其他的事情没有做,所以我愿意等你,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都可以帮你,因为我很喜欢你的生辰八字,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让岳衣衣当我的王妃的,她现在虽然去了京城,但是。不可能进入项王府,而且正如你所说,就只是我一句话的事情,为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决定和你一起来调查这件事情,你不是想要调查岳夫人的事情吗?我陪你一起,万一有什么危险的话,我会武功,我还有人手可以保护你。”

  羿项说这些话似乎是炫耀,但实际上的确是在为着白曼曼着想。不过白曼曼还想拒绝羿项却直接对她说,“如果你觉得人多的话,我可以让我的暗卫在暗中保护我们,但是我是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上一次不是因为我生病,才让岳衣衣他们得了空。我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所以不管怎样,你如果相信我的话,我一定和你一起走。”

  羿项说这些话,实在是说的太过于圆满了,而且这其中有一种浓烈的情绪,实在是让白曼曼琢磨不透,白曼曼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他,“你是不是以前和岳沫沫,也就是我认识?”

  她实在想不通一个王爷大老远的抛弃妻子,然后来到这里,虽然说岳沫沫的确是他以前应该要娶的王妃,但是现在因为岳衣衣已经嫁过去了,虽然还在路上,但是现在新娘不可能替换过来,而且按照时间来,这下岳衣衣应该已经到了项王府,也不知道羿项来到这里,偏偏不去守着岳衣衣到底是什么想法。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羿项以前和岳沫沫认识,所以他才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自己。甚至为了帮助岳沫沫也就是自己,所以才会和自己说这么多的话,就是为了获取她的信任或者是留在她的身边,不过白曼曼觉得自己一点都不需要人手,她觉得自己一个人都可以,然后再就是金钱的诱惑,用钱开路比什么都好,她宁愿不相信这些人,都觉得,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一瞬间的事情,羿项发现白曼曼这样问自己,倒是反问她,“你这样问我,其实说明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之前探子来报说你死里逃生了,过来之后却不记得所有的事情,而且又被岳夫人拿捏在手中,其实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是不是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岳沫沫了?”

  白曼曼才不会承认自己不是原来的那个岳沫沫,要是承认了的话,说不定羿项就会把她抓起来,然后送到官府,她可不敢轻易挑战自己在羿项心中的地位,他们和她说起来也就是第一次见面,哪怕有童年滤镜的加持。

  没错,白曼曼突然想起来,月沫沫小时候的确是和羿项认识的,只是当时羿项并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可是当时月沫沫小时候被羿项救过一命。也不知道羿项到底是惦记岳沫沫什么东西,居然惦记了这么多年,连王妃之位也要留给岳沫沫,只可惜被岳衣衣母子俩给破坏了,本来是一件佳偶天成的事情,中途突然插入进来两个反派,也是极为让人唏嘘的事情了。

  不过白曼曼也不在意这些,这些是岳沫沫的事情,又不是自己的事情。她只需要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全部都做完之后,这些事情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羿项看起来如此之行的样子,倒是让白曼曼有几分觉得羡慕,其实要是岳沫沫没有出事的话,说不定她和羿项两个可能会过得很幸福吧,然而现在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不过羿项这样纠缠着自己,自己也没有办法吧,白曼曼只好停下脚步来,然后看着他的眼睛,“你确定你说的这些话都是真话,没有一句是谎言,我怎么不知道,你不是岳夫人派来想要陷害我,然后坏了我的名声的男人的,你想要冒充项王爷要拿出一点真凭实据的东西来吧。”白曼曼就是在赌项王爷这次出来可能走得匆忙,根本就没有带什么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但是好像让她猜错了,羿项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一块玉佩,然后递给她:“这块玉佩你也有。如果你还认得它的话,你就会发现他们两个是一对。”白曼曼才没有什么玉佩,说不定岳沫沫和项王爷真有过这样一段过往的话,那么岳衣衣肯定是没有放过这个玉佩的,但是她此刻也不能继续装傻卖疯。她只好睁大了眼睛表示惊讶,“我以前的确是有过这样一块玉佩,但是有一次不小心给弄丢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你说,我以前也会有这样一块相同的玉佩,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块玉佩呢?”

  羿项倒是觉得白曼曼说这些话的确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但是自己还是愿意给她解释,“因为我把你当成好朋友,所以我才会给你玉佩,可是你为什么会把它弄丢了?我记得你不是一个让人觉得马虎的人,一定是你的有人把你的玉佩给抢走了,对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