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你就是岳沫沫吧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003 2020-12-22 09:43:23

  不过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因为只有把岳夫人给拿捏住了,那么自己的任务才可能继续进行下去,而岳夫人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儿子月三。所以如何攻克月三也是这些事情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于是白曼曼打算和系统商量一下,究竟该如何进行下去,其实月三这个人吧。

  白曼曼第一眼看过去,觉得还是非常的比较有辨识度,因为性格很不错,带着几分孩子般的天真纯洁还有善良,但是他这其中的防备之心也是很让人能够清醒的。

  所以想要攻克月三的话,也让他知道他最在意的是什么,不过联想到之前他找自己所要求的那些话,其实月三可能也是一个需要母爱的孩子,只是他知道自己的情况特殊,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一点似乎还是月三他的父亲到底是谁,虽然自己在仆人的话言话语中推测,可能是一个小倌,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岳夫人不可能和月三的父亲一点来往都没有,而且月三是姓月,说明他的父亲也就是岳夫人喜欢的那个男人可能也是姓月,说起来也是有几分让人唏嘘同名不同音,同音不同名,却造就了不同的人生。

  其实白曼曼甚至是在想。要是岳衣衣知道她的母亲在外面还有一个孩子的话,不知道心里面会怎么想,反正肯定是不好的那一种态势吧,不过岳衣衣现在可能根本就没有那些什么。没有空来管这些,她现在肯定已经到了京城了。不过岳衣衣这个人白曼曼实在是不敢恭维,她现在是以岳沫沫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也不知道任务能够做到哪一部分,既然要找到月三的缺点,也就是他的弱点。

  白曼曼,第一时间想到了是岳夫人,但是岳夫人她现在无法对付,所以还是要去找到月三的父亲。其实根据岳夫人的这些端倪和所做的事情,白曼曼甚至有一些猜测,但是这些猜测没有证据的话,也是得不到证实的,想起了当时的那个寺庙,白曼曼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你说岳夫人会不会使的是一石二鸟之计?”

  系统表示不明白:“姐姐你的意思是什么呢?我怎么有一点听不明白?”

  白曼曼的心中的正事,需要得到证据才能够证实,于是她也不和系统说一些废话:“我觉得我咱们应该先去一下那里的那个寺庙才行,说不定那里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系统觉得自己可以开导一下白曼曼:“姐姐,我觉得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那你能够直接告诉我月三的父亲是谁吗?”白曼曼也不讲究,直接就把自己的问题给说出来,系统有几分无语,但是只能强颜欢笑的说:“这倒是不能,因为我在这个世界是有限制的,也不算是限制,因为这个世界的……太多了没有办法,像现在时间那种连成一个网络体系,然后随便去搜索,毕竟这个时代的背景是这样,所以我无法知道。”

  白曼曼一听倒是了解:“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是说想说你不知道呗,你就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何必和我解释这么多呢,我也不想听的呀。”

  系统没想到白曼曼一段时间不见,倒是情绪越发高涨,她的性格也和以前不一样了,果然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所以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过这样的白曼曼,不知道为什么系统突然之间觉得有一些担忧,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解决岳夫人的事情,所以系统还是没有继续和白曼曼商量它所担忧的事情,更何况自己一说出来白曼曼不一定会听,反而会觉得自己是神经衰弱,说自己有问题,因为考虑到这些问题,所以系统就没有再继续说话。

  它就跟着白曼曼一起去了,之前的那个寺庙,那个寺庙看起来挺繁华的,毕竟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今天很多,但是那一次岳夫人去的时候好像不是很多,可能是到了周末的时候吧,今天天气还挺不错的,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树上有几只鸟儿在叽叽喳喳的喧闹着,不过很快被这寺庙外面的香火给熏走了,一阵风突然刮过来,白曼曼本来戴着面纱的结果不小心吹落了,她正想要把面纱捡起来,结果这时候突然出现一只手,替她把这面纱捡了起来。

  白曼曼想要道谢,结果却看见这人用一双审视的眼睛望着自己,白曼曼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结果这男人却开口了:“小姐在如此大风的时间,带面纱是极为不妥的,应该带个斗笠可能会更加的知人心意吧。”

  这人说话也好听,说出来的想法也很让人觉得不错,白曼曼说:“你说的方法很不错,等我下次再出来的时候就试试吧,下一次我带个什么呢,既然戴面纱不行戴面罩,不过面罩需要定制,可能也不知道下一次该如何来说这些呢。”

  羿项倒是说:“这不打紧,我知道这寺庙后面就有卖面罩的地方,要是小姐方便的话,我可以现在带你去买。”

  白曼曼连忙推辞,并且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于热心的一些:“不是,我今天有急事要出门,可能不会在这里逗留太久,多谢你的美意,我们有缘再见。”

  说完就想要跑,然而羿项却阻止她:“今天人那么多,其实我知道你是谁,但是本来打算和你慢慢的相处,不过我必须要表明我的身份,才能能够让你继续信任我,不是吗?”白曼曼听见这个男人不知不觉的说出了这么多话,而且一句话比一句话奇怪,但是白曼曼发现这个男人好像和羿鸿祯长得很像,白曼曼心中一时之间有了一个想法,“难道你是项王爷吗?”羿项没想到白曼曼如此聪明,只好表露身份,“其实我就是羿项,也就是他们所说的项王爷你就是……你就是岳沫沫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