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她怎么又活过来了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038 2020-12-19 11:27:55

  白曼曼却是一点都不害怕:“你想要杀的话,早就杀了,不会等到现在,而且皇子殿下,你既然想要和我合作了,就应该推心置腹一些,虽然我们之前还是一些不友好的关系,但是既然选择了合作就应该坦诚,还是说你认为我没有这个资格,其实我可以奉劝你一句,想要当皇帝,其实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我也其实有这么一个目标的,可是我不是皇子,所以我一出生我就知道我的路断了,所以我觉得要是能够辅佐你当皇帝的话,其实也是一个目标,不是吗?”

  她断断续的说着这么些话,就是想要让羿嘉誉放下心防,虽然不至于和她推心置腹,好歹也不是防贼一样防着她吧,其实她就是这么一个目的,其他的就没有了,要不是想要将羿鸿祯从他的手里救出来,谁想要这么的和他说这些话,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因为她也不想要和封建时代的王侯将相说这么多的话,实在是让人心累。

  “你说的没错,想要当皇帝,的确不是一件什么值得丢脸的事情,但是你现在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就是一件值得杀头的事情了,难怪你有这么多的奇怪的想法,其实想到你的经历,然后联想到你说的话,其实也不奇怪,对不对?”说着说着羿嘉誉竟然有几分想要欣赏白曼曼的心思,从之前的试探,还有其他的事情,倒是能够看出来白曼曼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女人,可是这样的女人却是喜欢羿鸿祯那种人,那种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能够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的人,这样想起来就有些让人难受了。

  “我不想要和你说其他的,我只想告诉你,现在回到岳家去,然后成为岳家最为受宠的女儿,到时候我来接你。”羿嘉誉开始下达命令。

  白曼曼有些不理解:“这难道就是你的计谋?”

  “不要试图揣测我的心思,你只需要做好你该做好的事情,就行了,你明白了吗?”

  看来羿嘉誉还不打算和自己解释了,不过白曼曼也觉得没什么,所谓的大人物,在做些大事情的时候,肯定是有着自己的想法,而那些想法,不需要让别人知道,白曼曼于是点头:“行,不过这些需要我在找到解药才行,我刚刚写了这么多的字,手有些累,我现在不能说话,你得先把解药给我。”

  羿嘉誉却是摇头:“我这里没有解药,我说过,毒不是我下的,在我找到你之前,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远见,但是你说不了话,其实也不碍事。”

  ……

  “什么叫做不碍事儿,我之前虽然看不见,但是我能够说话,难不成我现在虽然看见了,但是说不了话,你这不是让人挺憋屈的吗?”白曼曼却是有些不依不饶,其实她变成这样,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羿嘉誉害的,虽然连他自己都不会承认的,但是这的确是事实。

  “我也不想要和你多说,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再找些麻烦让我来烦恼的话,小心你的羿鸿祯没有命活。”看来羿嘉誉的确实不想要和自己说这些话了,而且还表示非常的不耐烦,既然是这样,那就没有必要说话的理由了,然而羿嘉誉还加了一句:“当然任务也要完成好,否则的话,你喜欢的人……”

  “行了,我知道了,不就是个任务吗,我不和你说了,现在是要回岳府是吧,我不认识路,你送我回去。”白曼曼贯彻着要利用就要利用到底的理念,向羿嘉誉提出要求。

  “马车已经给你备好了,到了岳府之后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他这么的叮嘱自己。

  白曼曼跟着马车,回到了岳府,可是一回到岳府,就看见外面挂着白色的布,还有一些披麻戴孝的人。

  白曼曼心下一抖,岳府,怎么死人了?

  死的是谁,谁是了?

  这是白曼曼的心里面的第一个问题,丫鬟和夫人看见远处远远的出来一辆马车,本来以为是来吊唁的人,仆人正准备去迎接,就看见白曼曼被仆人扶了下来,丫鬟和夫人都傻眼了:“岳沫沫?”

  “二小姐不是死了吗?”

  “对呀,她怎么又活过来了。”

  丫鬟扶着快要被吓晕过去的夫人,连忙朝着门后面的人喊:“快去禀报老爷,就说二小姐活过来了,但是夫人她……”

  夫人她晕过去了。

  岳志航听见来报信的人说岳沫沫活过来了,但是他夫人又出事儿了,心里面复杂的不得了,其实岳沫沫能够活过来,实在是让人惊讶,可是为什么她会从外面回来,正常的活过来,不是应该是从棺材里面吗,岳志航本来打算先去见白曼曼,但是白曼曼觉得自己太累心,今天实在是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应付这些人,就问了岳沫沫的房间在哪里,然后寻着路,去休息了。

  岳志航只好想去找夫人,夫人看着岳志航一脸着急的的样子,其实她也是刚才才醒过来,其实看到白曼曼的脸之后,她的心就已经在颤抖了,又因为实在是承受不住,所以才晕过去了一段时间,看着岳志航也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她只好安慰他:“老爷,我们先不要着急,反正岳衣衣已经嫁过去了,现在也没有岳沫沫什么事情了,我觉得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就算了。”

  岳志航却是甩手说:“这是说能够结束就能够结束的事情吗,一条人命的事情,你说怎么结束?”

  他这样说,倒是让岳夫人心里面有些添堵,本来岳沫沫死了就死了,谁知道又活了过来,这不是最为棘手的事情。

  现在最棘手的事情还是如何解决这件事情,还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那种,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白曼曼是从正门回来的,而且白城里面所有的小报都开始在谈论这件事情,虽然这个时候都是官方在印刷一些官文,但是民间有专门的卖报渠道,只要不是特别的出格,官府对私底下印刷小报倒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