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128 2020-12-18 13:31:50

  但是她还是要仰仗着羿嘉誉,然后知道羿鸿祯的下落,最为重要的是,白曼曼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一时之间倒是有几分不知道如何诉说的想法,其实吧,白曼曼之前本来都已经打算放弃羿鸿祯了,可是出来了一个羿嘉誉只有,白曼曼才知道羿鸿祯的好,毕竟羿鸿祯坏的时候也是坏的非常的棱角分明,好像这样想有点对不起他的样子,但是白曼曼觉得羿嘉誉这人就不能和羿鸿祯相比,不管怎么说,羿鸿祯是羿鸿祯,而羿嘉誉是羿嘉誉,所以当羿嘉誉带着非常丰厚的报酬还有条件来找自己的时候,白曼曼简直就是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这些对我没有用的,皇子殿下,我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好歹我家也是白家村第一富有的家庭,你这样做,只是给我平添了一些烦恼而已。”

  羿嘉誉让仆人将金银珠宝放下去,倒是一时之间房间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白曼曼有些警觉起来,羿嘉誉这是想要做什么,她警惕的眼神倒是让羿嘉誉心里面更加的兴奋:“怎么我都还没有对你做些什么,你这么防备我做什么,其实你是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要不你就答应了吧,白曼曼,你告诉我,你不想要那些金银珠宝,那么人呢,我要不要我,我可是和羿鸿祯长的一模一样,羿鸿祯现在可能就死了,但是我不一样,我还是皇子,我有着尊贵的身份,而之前羿鸿祯那么对待你,你难道就不想要报仇吗,你经历的事情我都知道,而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也知道,是不是觉得我非常的厉害?”

  羿嘉誉这么说,倒是让白曼曼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尊贵的皇子殿下,我知道你是皇子殿下,所以非常的高贵,但是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说,你要不要听?”

  虽然白曼曼朝着自己翻白眼这种事情,很难让人忍受,但是羿嘉誉觉得既然白曼曼终于愿意主动和自己说话了,其实这还是一大进步,所以他倒是饶有兴致的说:“既然如此,那你便说吧,我听着呢。”

  白曼曼得到了允许,倒是呵呵一笑:“既然你说羿鸿祯可能死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和你一起合作然后报复他,这不是多此一举吗,由此看来其实羿鸿祯根本就没有死,一切事情都是你打算骗我才这样说的,我可不会上你的当,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你难道不觉得和我呆久了,胸会很闷吗?”

  被白曼曼这么一说了之后,羿嘉誉才反应过来,脸色突变:“你说什么,难不成你下毒了?”

  “我倒是很想下毒,但是我没有毒药,而且我和你无冤无仇,我是不会这样做的,但是你要是对羿鸿祯怎么样,就说不一定了。”

  白曼曼这么说,其实是想要告诉羿嘉誉,他不能够伤害羿鸿祯,其实现在白曼曼就是心里面在猜测大概就是羿嘉誉将羿鸿祯藏起来了,白曼曼觉得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可能的,毕竟对于羿嘉誉来说,其实羿嘉誉是皇子,有这个能力,而羿鸿祯现在也没有恢复皇子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直接和羿嘉誉对抗,所以这才是白曼曼为什么想要威胁羿嘉誉,他不许伤害羿鸿祯。

  虽然一开始羿嘉誉以为白曼曼给他下了毒,心里面有几分害怕,但是听说白曼曼并没有下毒的时候,心里面的心思总算是放松了些,但是白曼曼这样的话,其实是有些威慑能力的,羿嘉誉也不好再和白曼曼使出些什么阴谋诡计:“你放心,羿鸿祯在我的手里很好,但是你必须要帮我做一件事情,你才能够见到你的羿鸿祯,否则的话,这辈子你和他没有见面的可能。”

  羿嘉誉这么说其实就是算准了白曼曼是绝对不会抛下羿鸿祯的,之前只是想要试探一下白曼曼的性格,还有处事能力罢了,现在看来白曼曼还是很不错的,值得让人欣赏,本来白曼曼之前这么威胁羿嘉誉,其实也是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她不知道羿鸿祯去了哪里,而且现在的问题是的确是有些棘手,毕竟自己现在是岳沫沫的身份和羿嘉誉相处,要是羿嘉誉翻脸直接对岳家的人说自己不是岳沫沫,但是吧,好像不和他合作也说不过去,既然羿嘉誉想要威胁和利用自己,那么自己一定也是可以利用羿嘉誉的资源,来为自己做些什么,虽然这样想好像的确是有些一厢情愿的感觉,可是有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自己肯定不是吃亏的那一方。

  想到了这里,白曼曼的心里面甚至是有些轻松惬意的样子,说起来现在的问题还是如何从羿嘉誉的嘴里套出羿鸿祯的消息,可是这样好像很难,可是自己还是要这样做呀,机会可能只有一次,毕竟现在自己是岳沫沫能够看见周围的东西,自己也不想要回到原来的那个白曼曼的身体里面了,因为眼睛看不见的确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所以说她也不知道要感谢谁,正当自己这样想的时候,羿嘉誉却是再次说话了:“怎么,你在想什么,难道是不想要帮助我吗,那你就等着羿鸿祯去死吧,不过在他死之前,你一定会很痛苦的。”

  看来又是羿嘉誉不信任自己,想要威胁自己了,但是白曼曼一点都是不害怕:“你要是真的想要利用我,或者是让我帮你做一些东西和事情,你就不应该这样和我说话,你难道就不怕最后你的愿望会落空吗,让我想一想你是想要当皇帝吧,虽然你是皇子,但是可能并不是特别受宠的样子,所以你找我,是想要我帮助你夺得帝位吗,要是我不是岳沫沫的话,你还会找别人,让我想想你会找谁,是岳衣衣吗?”

  她这么说的确实有些想要试探的样子,毕竟对于羿嘉誉来说他已经作为皇子,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实这样说也不算是太过分,反正泼天的富贵是有了的,所以要是羿嘉誉还是不满足的话,一定是为了皇位,她这样猜测也不过分,反而成功的让自己看到了羿嘉誉的脸色变了:“你这样揣测我的心思,难道就不怕我将你杀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