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他是羿嘉誉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014 2020-12-18 13:30:21

  “可是你发现岂是你根本就做不到对不对,你还是无法容忍这个叫做白曼曼的女人,因为在你的心里,她其实就是毒瘤,是你这一辈子都无法放过的存在,所以你打算再最后利用她一次,却没有发现,当你为她流尽了所有的眼泪然后收拾东西想要走的时候,然后你发现她居然是一个奇人,她借着别人的身体又活了过来,不,你想的一定是,她还没有死,她身上一定还有其他的秘密,所以你打算利用她,然后找出她身上的秘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其实白曼曼可说的真对,但是配上羿鸿祯委屈的表情就有几分不真实了,他几乎是脸色微青:“曼曼,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我不是这样的人。”

  白曼曼却笑着说:“羿鸿祯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你是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用讨论,你其实就是羿鸿祯的双胞胎大皇兄吧,我其实知道你是他的大皇兄,我还知道你们是双胞胎,可是当年,皇族里面遗弃的人却是羿鸿祯,羿鸿祯这些年受尽了耻辱和苦难,你们却打算继续为难他,利用他,甚至想要把他关起来,你们的心思怎么可以这么坏?”

  白曼曼算是将羿嘉誉的所有的心思全都都说出来了,本来羿嘉誉还打算装一下,但是现在白曼曼已经识破了他所有的计谋,他也不打算再装了,反而有几分漫不经心的笑容:“之前羿鸿祯说你还挺聪明的,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了,可是那又怎样,你又逃不出去。”

  他这么做一定是藏了后手的,而且最为重要的是,羿嘉誉现在是知道她的秘密了,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其实一开始白曼曼并没有怀疑,可是后来羿鸿祯说喜欢自己爱自己得时候实在是说的太过于顺口,倒是让白曼曼产生了怀疑,但是羿嘉誉看见白曼曼这个样子,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只是提醒她:“你可千万不要随便的动手动脚,不然到时候你一辈子都不知道羿鸿祯的下落,然后你可千万不要后悔才是。”

  大概是羿嘉誉说威胁人的话,实在是说的太过于顺口了,他这么一说出来,果然是让白曼曼有几分忌惮,刚刚升起来的想要做掉这个人的想法一下子就销声匿迹了,其实对于白曼曼来说,大概真的是羿鸿祯的安危才是最为重要的吧,毕竟在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最为重要的人就是羿鸿祯了,虽然自己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就是看羿嘉誉接下来该怎么做了,他会不会让自己顺理成章的找到羿鸿祯,然后带他回去。

  羿嘉誉也算是上道,知道白曼曼这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是心里面在惦记着羿鸿祯:“其实你要是真的想念羿鸿祯的话,其实可以看我的,毕竟我和他长的是一模一样,要不这样好了,你喜欢我吧,我比羿鸿祯省心。”

  看来就连羿鸿祯的亲哥哥都知道羿鸿祯其实一点都不省心,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其他的一切事情都是需要考虑过的,白曼曼摇头:“谁说我是在想羿鸿祯,我只是在想怎么和你合作,你不就是想要知道我的秘密吗,但是你现在知道了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一个什么奇门遁甲的人吧,我可比他们厉害多了。”

  其实白曼曼这么一说,还真是让羿嘉誉给动心了,他本来心里面就对这样的这些东西感兴趣,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白曼曼,心里面自然是早就飘了,但是他还是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激动,反而是一脸正经的说:“既然你知道我的目的,那么你猜猜我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

  白曼曼:“这我哪能猜的出来,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的,还有要是我猜出来了,肯定也是没有什么奖励的,这样的事情我才不会做。”白曼曼故意在羿嘉誉的面前表示的是那种装作很是聪明的样子,倒是真的让羿嘉誉开心起来,看来这女人只是空有一身本事,其实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目的,也算是幸运,知道这些事情的人早就已经埋进了土里面,所以羿嘉誉倒是很是满意白曼曼的回答:“不错,我的确实有些事情要告诉你,而且你必须要知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站在一条船上,而且你想要跑的话,就只能跳到湖里面然后淹死,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白曼曼听见羿嘉誉如此的极端,虽然内心害怕,但是表面还是平静:“我又不怕死,毕竟我死了不知道有多少回。”

  羿嘉誉听到这话,倒是一脸激动和兴奋:“所以说你之前换了好几次身体,所以其实这种手段不会面临着失败,白曼曼,其实我一直都想要知道你的师父是谁,到时候等我当皇帝了我就把你们师徒二人接到京城,每天给你们上供,然后你们就一直助我成功,你说这样好不好?”

  看来羿嘉誉是一定想要当皇帝了,而且当皇帝之后都是那么没影子的好事情,他倒好,直接说出来,就是想要给自己画饼,但是白曼曼一点都不饿:“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给我画饼吧,等我饿的时候你再来和我说这些,可能效果会好很多。”

  她试图用自己说的这些话,然后来打破羿嘉誉的幻想,但是羿嘉誉觉得白曼曼说的话实在是有几分道理,倒是点头:“其实你能够说出自己心中的不满,我其实非常的高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重点是你该怎么办?”

  他说出这些其实就是在告诉白曼曼,她应该要行动了,但是白曼曼却打了一个哈欠:“不好意思哈,我太累了,先让我睡一觉再说吧。”

  因为知道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是羿嘉誉,而不是羿鸿祯,白曼曼的心里面不知道膈应了多久,但是羿鸿祯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因为要找解药的事情,虽然自己很是嫌弃羿嘉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