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我喜欢你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106 2020-12-17 21:13:27

  但是白曼曼知道自己的字丑也没有办法,她实在是因为之前任务太多,没有时间来练字,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字写得丑的又不止她一个人,现实世界有那么多的人都是提笔忘字,自己只是字有些丑而且,实在是不碍事的,这样一想,白曼曼心里面倒是宽裕了些,面对羿鸿祯的说法之时的一些小细节,自己也不是特别的在意,只要羿鸿祯不为难自己,一切都好说,这么一想,白曼曼只好比划着,大概意思就是:“我字虽然丑,但是你能够看懂就行了,而且现在最为重要的是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才是。”

  本来白曼曼真的只是随意的这么比划了一下,谁知道羿鸿祯竟然看懂了:“没错,你说的对,的确实要先去找解药,不过你这么愿意相信我,要是我找到了解药之后直接将它销毁了……”

  白曼曼:“……”这样的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的好吗,她的确是为了羿鸿祯才坚持回来的,要是羿鸿祯还是对她有偏见的话,那么自己就不该回来,这才是自己心中所想,但是好在自己现在不能说话,所以虽然自己听见了羿鸿祯所说的话,自己虽然有心想要回复,但是想到自己现在不能够说话,这种压力竟然就这么的消散了,而羿鸿祯估计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直接就将纸和笔放到她的手中:“现在可以了,写吧。”

  白曼曼:“……”

  相煎何太急!

  不对,是就不能先放过自己吗,这种心路历程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好的样子,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大家心思各异,所以还是先去找解药才是,于是白曼曼理所当然的放下了手中的纸和笔,然后对着羿鸿祯比划:“这些还是以后再写吧,先做正事要紧。”

  羿鸿祯朝着这样的白曼曼看着,倒是发现了白曼曼之前喜欢做的小动作,虽然她现在又成了岳沫沫,但是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面的,根本就无法这么轻易的改变,但是羿鸿祯还是给白曼曼打预防针:“可能找到解药之前,会遇到很多事情,但是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白曼曼以前真的是梦寐以求的就是羿鸿祯能够这么温柔的对着自己说话,可是真的面对这样的羿鸿祯之后,她竟然心里面产生了几丝不真实的想法,要是羿鸿祯一开始就这样就好了,就不会遇见这样的事情了,最为重要的是,自己也不会受到这么多的苦,想到这里,白曼曼竟然有几分想要哭的心思,不过好在她最后忍住了,不然的话,说不定羿鸿祯还要来哄自己,这样的话,就有些丢人了。

  羿鸿祯对白曼曼说:“白曼曼,其实我是京城里面的皇子……”

  白曼曼一脸天真:“我知道的呀。”

  羿鸿祯也没指望白曼曼能够有多惊讶:“其实我也知道你不是原来的那个白曼曼,原来的白曼曼对我非打即骂,根本就不是你这么一个温柔的样子,最为重要的是,你现在是岳沫沫,所以我自然不会像对待之前的白曼曼那样对待你,你明白我的心思了吗?”

  白曼曼点头:“你说的我都懂,但是有一点我不明白,既然你知道我之前就不是以前的白曼曼,为什么还要那么对我?”

  “因为我想要引起你的注意力。”

  白曼曼:“……大可不必……”她实在是有些难受了,自己之前受了这么多的苦,竟然就被羿鸿祯一句想要引起自己的的注意,然后就让自己承受了那么多吗?

  白曼曼的内心的世界观是崩塌的,但是还没有完,羿鸿祯继续说:“还有一点,即使我知道你不是她,但是我就是想要把你当成她。”

  “心灵的寄托?”

  “不,是所谓的救赎。”羿鸿祯却是回答。

  其实羿鸿祯说到这里,白曼曼是有几分了解的,对于白曼曼来说,其实羿鸿祯从小就是一个倒霉孩子,好不容易从京城的名利场上面解脱出来,却是又卷入到了白家村,所有的人都知道白曼曼不喜欢羿鸿祯,所以想尽办法的就想要虐待羿鸿祯,可是羿鸿祯偏偏什么都不知道,一开始还傻乎乎的想要讨好白曼曼,但是这一切的讨好换来的全部都是耻辱之后,羿鸿祯就黑化了,其实白曼曼是知道这个感情之后的后果的,但是问题是她觉得羿鸿祯也不坏,就是被人给毁了,有一部分是以前的白曼曼,还有一部分是当下的环境,其实对于白曼曼来说环境可以改变人。

  爱情也一样可以改变人,可惜的是,她心里面一点都是不喜欢羿鸿祯的,要不是因为任务,想要做出一点成绩来给系统看,自己也不会理会羿鸿祯了,其实这样想了想自己的心里面算是有些放松了些。

  倒是羿鸿祯因为之前和白曼曼说了这么多,一开始还有些不熟练,可是后来情绪却是越来越控制不住:“曼曼,我在想,要是前世是你来到我身边,你是白曼曼,而不是那个白曼曼,你说事情会不会好很多?”

  “不要想了,不会的,除非你现在失去记忆,然后我呢,又愿意哄你,但是一切都变了,哪怕你失忆之后,心境也是不会变的,那些阅历在你的灵魂里面留下了记忆,生根发芽,说不定你忘记了谁都不会忘记这些东西的,所以我们还是快去找解药吧,我不知道自己待在岳沫沫的身体里面会不会有些什么限制,但是时间的确实无比的珍贵,所以我必须要借你的人手,先去调查一下。”

  白曼曼这样说,其实就是为了调动羿鸿祯的情绪,谁知道羿鸿祯听到这些,倒像是吃了定心药丸一般:“其实有一点我没有告诉你,下毒的人正是我的大皇兄,羿嘉誉。”

  白曼曼睁大了眼睛,似乎是觉得不可思议:“所以为什么他要下毒害我,还是说其实我是给你挡祸了?”

  其实白曼曼在听到羿鸿祯这么说的时候心中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只是想要亲自听见羿鸿祯说出来的罢了。

  羿鸿祯也不私藏:“的确是这样,是你帮我挡了祸,我很感激你,所以打算放下心防备,然后去爱你,喜欢你,可是我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