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找到她了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419 2020-12-17 21:12:16

  白曼曼:“那么第2个办法呢?”

  系统,想了想只好有些厚脸皮说道:“第2个当然也是移花接木之术,霍星剑在你身上用过这东西的,可能第2次效果可能不是特别好,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看你是选择第1个方法还是第2个方法吧,两种方法都行,就看你自己的选择。”

  白曼曼心一横:“难道就不能让你帮我选吗?系统只好解释,因为这个是关系到未来轨迹的发展,要是我帮你选,没有选好的话,你以后一定会怪罪我的。”

  白曼曼却有点不确定,其实选第1个的话,回到过去告诉羿鸿祯让她救自己,不要吃下毒药,羿鸿祯可能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至于第2种,移花接木,其实她用岳衣衣的这具身体真的挺不错的,在没有事故的问题下,她其实挺满意,而如果自己现在选择第1种方法的话,羿鸿祯对以前的白曼曼,的确是有抱有偏见,所以自己用白曼曼的身份,岳衣衣的身体,然后去对羿鸿祯说自己经历的这些事情,然后再要厚脸皮的,让他帮助自己的话,其实想一想也挺尴尬的。

  重要的是,羿鸿祯不一定能够接受,所以白曼曼想了想,最终选择了第2种方案,她刚按下按钮,发现自己进入了岳衣衣的妹妹岳沫沫的身体里面,岳沫沫,这个人其实因为她的母亲是小妾所生,所以一直都不受宠爱。

  在岳府的人的心中,只有岳依依是大小姐,岳沫沫,一点都不受宠。其实对于岳沫沫来说。她的宿命就是成年之后,然后嫁人,然后结婚生子,再重复自己的娘亲一生的命运。

  或许岳沫沫根本就不想要这样的人生吧,但是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够有自己来选择。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当岳沫沫醒来,发现自己在自己的姐姐的身体里面,然后被放进棺材的时候,她本来还算是平静无依的心,一下子就炸开了,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岳家的人想要自己代替姐姐进入棺材,或者是姐姐是自己假死,不想要和羿鸿祯成亲,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呢?

  岳沫沫孤立无援。什么信息都获取不到,她一个人躺在棺材里面大声的哭了起来。羿鸿祯本来以为岳衣衣,也就是白曼曼死了,伤心的在灵堂边上哭了,也不是哭了太久,是站了三天三夜。

  他守在这里,一直想要在梦里面见岳衣衣一面。其实也就是想要见白曼曼一面。毕竟自己对于白曼曼的感知还在,但是他心里面又不确定了。毕竟这具身体以前是岳衣衣的,白漫漫,要是真的想逃跑的话,弄出一些事情,然后出来搞事情也不是不可能,最害怕的是他怕白曼曼欺骗自己。然后做出自己一些无法接受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非常的让人难受了。可是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猜想而已。因为现在的问题很多。而且连白曼曼。到底去了哪里?或者是她的灵魂去了哪里?这的确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可是当棺材里面真的传来动向

  响,这时羿鸿祯心里面又突然有了希望,他第一个上前去,把棺材板打开,就看见岳沫沫一脸哭泣的望着自己:“姐夫,我怎么会在这里躺在,这里面的,不应该是姐姐吗?”

  羿鸿祯心里面忍不住失望之色,白曼曼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居然还叫自己姐夫,对了岳依依以前有个妹妹,但是这个妹妹一点都不受宠,看着岳沫沫哭泣的样子,羿鸿祯心里就烦:“还不打算出来吗?是不是真要我派人把棺材板封上了,你才会后悔?”

  果然羿鸿祯这样一说。岳沫沫里面就很是杂乱无章,但是想真的抓住活命的机会。她只能哭泣摇头:“不,我会出来的,请你不要把我活埋。”

  她这样说倒是让羿鸿祯颇有一些不自在,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丫头还真的当了真。不过找不到白曼曼又有什么用处呢?

  而白曼曼现在拥有了岳沫沫的身体躺在偏僻的角落里。而反应过来的羿鸿祯也对着岳沫沫说:“你知不知道你姐姐现在在哪里?”

  岳沫沫一脸无辜:“我在棺材板里面,是不是你不想让姐姐下葬,所以不小心就把我给捡了回来?我之前晕过去了,可能我和她长得有点像。”

  岳沫沫还想为自己找理由,但是羿鸿祯已经忍不下去了,你自己走吧,不用我管你了吧,愿默默知道易红珍听不下去自己在说些什么话。只好有些失魂落魄的打算离开。但是易红珍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你住的院子在哪里?我要去看一看。”

  岳沫沫有点不理解:“姐夫,你去我以前住的院子做什么?”

  “别废话,马上带我去。”

  羿鸿祯,却并不打算和岳沫沫多说话,他现在就想要找到白曼曼,毕竟这种互换身体的事情他都能够接受。他也不会相信白曼曼真的自己一个人孤苦无依,一定是和岳沫沫互换身体了,最为重要的是,背后有人一定是在帮她的,而这个人一定就是霍星剑,可是为什么白曼曼之前要用箭刺向霍星剑呢?

  的确是有点不理解,但是当他在这个小院子里面找到白曼曼的时候,白曼曼睁开眼睛想要说话,然而羿鸿祯却抱住白曼曼:“曼曼,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们回去吧,我已经派人去找是谁下的毒。等把下毒之人找出来,让他给你找解药就行。”

  白曼曼想说出什么,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开口,不是吧?她这么惨,之前是看不见,现在又成了哑巴,难不成这就是系统所说的后遗症吗?白曼曼心里有点绝望。

  她发出啊呀呀呀的声音。羿鸿祯这才发现不对劲:“你为什么不会说话呢?难不成岳沫沫的身体,以前是一个傻子,然后又是哑巴。曼曼你不会变成这样子的对不对?我去给你找大夫给你看一看。”

  说完他拉着白曼曼就想要走,白曼曼去摇头,用手指比划着:“自己现在很危险,你先去找下毒的人。”

  但是自己不会手语,比划也只能是乱比划,羿鸿祯发现了白曼曼的尴尬之处,还有一些症状,只好让仆人拿出纸和笔让白曼曼写字,白曼曼,这才反应过来,拿过纸和笔就开始写自己心中的想法。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是等白曼曼把自己心中所有的想法写在了纸上,然后交给羿鸿祯之时,羿鸿祯却忍不住摇头,白曼曼心里着急,想要问羿鸿祯:“难道是我写的有什么不对吗?”

  却指的指着纸上面的字迹:“你写的字太丑了。如果你装作岳沫沫出去的话,别人一看见你的字,就会知道你不是岳沫沫,然后就会把你抓回来,曼曼,你要庆幸我是我先找到了你。”

  白曼曼心里的确是有些感谢羿鸿祯,毕竟她是选择了第二个方法,第一个方法她敢都不敢想,毕竟对羿鸿祯来说他不是足够的信任的,就是不知道羿鸿祯这边怎么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