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我想哭,我装的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130 2020-12-16 22:43:22

  果然羿鸿祯有迷之自信,这是让白曼曼所不能理解的,既然此路不通,白曼曼想换一个说法继续说话:“觉得你有一点不如霍星剑,就是你没有他撑得住气。你想一想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们两个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就可以这样感觉,非常想要不能罢休的样子。那你能不能退一步放过我?我和你在一起不会有那种幸福的感觉。”

  羿鸿祯出言不讳地说道:“那你觉得你和霍星剑在一起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吗?我想是应该是没有的吧。”

  其实羿鸿祯倒是真的说对了,无论是和谁在一起她都没有那种感觉,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不把这两个难缠的家伙给解决掉的话,他只能越来越烦躁。羿鸿祯不想和自己继续说话,反而想要把自己打晕带走,这是白曼曼所不能容忍的。

  毕竟她刚刚只是随意一说而已,而羿鸿祯却当真了,实在是让人唏嘘:“总之我是不会和你走的,你要娶就去娶别人吧。”

  羿鸿祯知道白曼曼不讲理,倒是觉得好笑:“那只能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就一把打晕了白曼曼,然后将她抱走了,第2天,白曼曼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就住在羿鸿祯的院子里面,没想到羿鸿祯在这里居然还有一个自己的家,为什么他之前一定要租在霍星剑的院子院子里面呢?是不是想要掩人耳目?搞小动作?

  这些不是白曼曼所能够考虑的,因为白曼曼发现自己双手双脚被绑着,而且因为天气寒冷,忍不住咳嗽几声,却惊扰了外面的人,外面的丫鬟立刻跑进来递给白曼曼电来一壶热茶:“姑娘天冷了,喝点热的东西暖和一下吧。”

  白曼曼听见丫鬟称呼为自己姑娘,就知道这丫鬟,肯定以为自己是外面来的客人,但是丫鬟看见自己这个装扮,居然一点也不好奇,也不知道羿鸿祯派她来守着自己,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于是她打算试探:“这里是哪里,你告诉我。”

  丫鬟也很大方的说:“这里就是公子的家呀,公子已经决定三天后和姑娘你成亲了,至于。岳府我们暂时就先不回去了,等你们拜了天地,得到了众人的见证之后,你以后就是公子的夫人了,我到时候还要尊称你一声夫人呢。”

  白曼曼总算是搞清楚了这事情,没想到羿鸿祯反正还打算强买强卖,但是白曼曼却不会让羿鸿祯如愿,她把自己绑着的双手伸出来对着丫鬟说:“我要如厕,你把绳子给我解开,还有腿部绳子也解开,不然拉到了床上,我就让你帮我处理”

  丫鬟有些皱眉:“公子说不能够放姑娘你出这个房子,所以我们为你准备了其他的东西。”

  看着那个圆圆的东西,白曼曼突然不想说话,其实这个东西就和现代的马桶差不多,但是看起来比马桶更加的不干净不卫生,比不上马桶的好,既然这样无法出去,白曼曼只好挥手:“那你先下去吧。”

  她在心里想着自己,一定要想想其他的办法,或许会有一定的作用。甚至在想,霍星剑应该发现她走丢了,然后就会来找自己吧,也不知道霍星剑能不能猜到,就是羿鸿祯把自己给掳走了,这么想着竟然昏昏的睡了起来,在梦里面居然发现了之前的岳衣衣长着白曼曼的样子,一步一步拄着拐杖来到自己的面前,然后凄然的说:“白曼曼,我求求你把身体还给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作恶了,求求你了。”

  白曼曼,觉得这样的岳衣衣实在是太吓人了,一下子就惊醒了,等她醒过来,却发现场景不一样了。霍星剑从暗处跳出来,倒是拉着白曼曼的手,就想让她离开,白曼曼,有些惊恐:“现在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呀?为什么你能够轻松的找到我,而且我刚刚梦到了岳衣衣,她现在过得很不好,要不咱们对她的惩罚就这样算了吧,只要以后再也不出来作妖,我觉得可以放过她了。”

  霍星剑没有想到白曼曼竟然想得如此周全,但是现在实在是不能够在这里说话的样子:“你被卷入到了羿鸿祯的梦里面,现在赶快出去,否则接下来会引发出杀戮。”

  白曼曼一听这还得了,就跟着霍星剑走。谁知道就看见羿鸿祯拖着一把剑就出来:“你们两个怎么敢走,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许走。”

  白曼曼心中惊讶:”所以现在这人是以前的羿鸿祯,还是在梦里面的羿鸿祯,总不会是现在的羿鸿祯吧,现在的羿鸿祯沉稳大气,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情绪的。”

  霍星剑摇头:“我也搞不懂,但是他冲着我们两个来,我们还不快跑,还在这里讨论些什么呢。”

  被霍星剑这么一提醒,白曼曼之后想要遁走,但是羿鸿祯眼疾手快,直接挡在他们的面前:“好一对狗男女,要走就只能走掉一个,另一个供我取乐。”

  他这么说其实就是想让白曼曼留下,但是霍星剑却站了出来:“两个都不能留下,要留你自己留下,我和曼曼两情相悦,岂是你一个人能够阻拦的。”

  羿鸿祯一听倒是直接派出人手将他们包围住:“现在有这个能力可以阻拦你们了吗?”

  霍星剑好一阵无语,羿鸿祯就是站着自己的权势压人,不过自己也不是吃素的,他立刻吹了口哨将外面的人让她们飞进来,这些都是霍星剑在这个世界的暗卫,虽然不是自己亲自培养,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样子在进行着。

  白曼曼看着两方剑张跋扈,而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突然心里面有些苦。突然蹲在地上流出眼泪,眼中一片凄然之色:“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这样,不就是为了我吗?我留下,霍星剑,你走行不行?”

  霍星剑一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曼曼:“我好不容易把你从他手里救出来,你一句话就想让我走,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想要嫁给他?”

  其实霍星剑说这些话纯属是在误会,但是羿鸿祯听了心里面却莫名的有些喜悦,毕竟他可是要娶白曼曼的,而白曼曼要是真的喜欢自己的话,也不会再继续逃跑,说不定会免掉不少的事情,也少了许多麻烦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