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猝不及防的套路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3008 2020-12-15 17:51:04

  但是白曼曼一点都不想要听霍星剑解释,毕竟霍星剑从来都不会对着她说真话,所以白曼曼其实一点都没有打算让霍星剑说出真话的希望,谁知道霍星剑这次竟然很是真诚的看着她,甚至还说:“曼曼这些年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你我之间变得如此的生疏,而且你似乎一直都是对着我有敌意,现在我知道了,或者是我见到羿鸿祯的时候我才知道……”

  霍星剑说了一半的话,却突然停止住了自己的声音,白曼曼一脸不耐烦的望着他:“你知道了什么,快点说出来呀,难不成还让我自己猜,霍星剑,你这个喜欢套路别人的家伙。”

  霍星剑却是捂住白曼曼的嘴,然后小声说:“先等一等,有人来了。”

  他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羿鸿祯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看见白曼曼的时候,却是惊讶了一下,说起来他在这里没有想到会看见岳衣衣。

  没错,现在白曼曼的身体就是岳衣衣的身体,所以羿鸿祯以为白曼曼就是岳衣衣,而不是其他人,要是他看到的是白曼曼,那么他定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惩罚白曼曼的机会,哪怕白曼曼的身边有霍星剑,他没有将自己的计划全都实施完成之时,白曼曼依旧是他的所有的怨恨。

  白曼曼听见羿鸿祯对着霍星剑说:“你说将白曼曼送到极寒之地,不打算娶她了,你就这么舍得?还有,她怎么会在这里?”其实岳衣衣对他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他之所以这么问霍星剑,实在是因为白曼曼看他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于熟悉。

  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觉得岳衣衣就是白曼曼,怎么可能呢?

  白曼曼不是被霍星剑送走了,而且白曼曼是看不见的,而岳衣衣一直都是一个正常的人,所以并不可能存在自己的猜想是真的想法,可是羿鸿祯还是不由自主的被白曼曼吸引,他想,要是白曼曼的眼睛还能看见的话,定然是和岳衣衣的眼睛一样好看,可是为什么他以前不觉得岳衣衣的眼神好看呢?

  大概是以前没有好好的注意吧,羿鸿祯这样想。

  本来羿鸿祯注意到了自己,白曼曼心里面就有几分紧张,而且现在羿鸿祯还向着霍星剑问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霍星剑本来是想要找个理由随便说一下,这样其实也是能够骗过羿鸿祯的,毕竟羿鸿祯以前虽然和岳衣衣家里面有很多的关系,但是和岳衣衣的关系其实并不好,可是霍星剑突然注意到,羿鸿祯好像是岳衣衣的干哥哥,他莫名有了些烦躁之感,本来之前他觉得羿鸿祯和白曼曼是干姐弟关系的时候,自己本来心里就不舒服,毕竟好像无论怎么样,白曼曼和每个世界的男主都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些关系,可是现在……

  他为什么不能误导一下羿鸿祯呢?让他不珍惜白曼曼,毕竟白曼曼一直都是自己得不到的女人,但是羿鸿祯却是一直按照自己的方法想要报复白曼曼,毕竟是这样,霍星剑心里面就很不是滋味,于是他笑着看着羿鸿祯:“其实你问她为什么在这里,是这样的,我觉得我更加喜欢岳衣衣所以想要和她成亲,至于之前的白曼曼,那不关我的事情……”

  “白曼曼她的确是被你送去了极寒之地,但是你难道不知道她半道失踪了吗,她失踪了我就说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原来是喜欢了其他的女人,不过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岳衣衣?”羿鸿祯说这些话,倒是让白曼曼和霍星剑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羿鸿祯说这些话,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心里面有什么道理。

  不过这疑惑还是让霍星剑问出来:“为什么不能喜欢岳衣衣,我觉得她是天底下长的最美,最善良,灵魂最为纯洁的女人,你该不会也是看上她了吧?”霍星剑真的是勾唇一笑,但是羿鸿祯却是一点都不在意:“我知道横刀夺爱不太好,但是从今天开始岳衣衣就是我羿鸿祯的未婚妻。”

  霍星剑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在胡说八道?”

  一直沉默的白曼曼也只好代入岳衣衣的角色和责任:“我不记得和你有婚约。”

  羿鸿祯倒是一脸得意:“之前是没有婚约,但是现在有了。”说完他让仆人将婚书拿出来,一式两份,其中一份似乎是专门拿来送给白曼曼的。

  白曼曼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去接,但是却是被霍星剑给拦住了,将婚书从仆人的手里面抢过去,淡淡的扫了一眼之后,倒是直接大方的将它撕了成为两半,然后挑眉看向羿鸿祯:“婚书以前有,现在没有了。”

  白曼曼:“……”

  羿鸿祯:“……”

  为什么感觉霍星剑有点傻。

  霍星剑应该是有点沙雕吧。

  两人不由自主的这样想。

  但是霍星剑却并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反而一脸得意:“有我在你就娶不了曼,岳衣衣。”霍星剑差点说漏嘴,但是好在羿鸿祯并没有听清楚他说的哦那个字,倒是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明天再来,你准备一下,我到时候派人来接你。”

  这话是给白曼曼说的,但是白曼曼听到了羿鸿祯的嘱咐,心里面燃起了郁结之意,其实羿鸿祯这样说,其实就说明他的确是有了万全之策,不然不会这样没有道理的就开始挑衅霍星剑。

  可是白曼曼也不想要跟着羿鸿祯走了,其实她想着这段时间自己做了这么多的努力,可是羿鸿祯的恶念值虽然没有上升,可是也没有下降,这其实对于白曼曼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她正想要和系统交流一下这个想法,毕竟刚才自己的计划被霍星剑给打破了,心中自然是有些怨念的,可是霍星剑其实也是为了她好,这对自己来说又是一份人情,反派虽然一直对自己有着恶念,但是也是帮助过自己的,她不能够不识好歹。

  于是白曼曼心中倒是想好了一个办法,要是羿鸿祯想要执意来娶自己的话,自己就消失好了,毕竟这任务自己不做也罢,毕竟一开始就歪了。

  “曼曼,你难道不知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吗?”霍星剑的声音突然出现,白曼曼看了一眼在旁边给仆人交代事情的霍星剑,又听了听这道声音。

  “姐姐,不用担心,是我。”系统换了一种方式来和自己交流,倒是让白曼曼觉得特别的有人情味道。

  “你怎么能够模仿霍星剑说话?”白曼曼一时之间倒是来了兴趣。

  “这个,作为系统的我总应该是有些进步的,姐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之前和你说的话?”系统这么提醒她,倒是让白曼曼有些疑惑:“你和我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我实在是记不太清。”

  “就是苏爽甜文女主呀,之前我不是想着一直能够改变你得想法,让你心甘情愿的为我苏爽甜文系统做任务吗,我还拿了那么多的丰厚的条件来吸引你,但是你好像一点都是不在意的的样子,所以今天我想要再问你一次。”

  “要是我不答应的话,有什么后果?”看来白曼曼这次又不会答应了。

  “羿鸿祯会继续虐待你。”

  白曼曼:“……你说的这么直接有意思吗?”

  “我就是想要你知道人心险恶然后跑路呀,这样肯定就会更好一点。”

  白曼曼摇头:“我的想法和决定不是一个羿鸿祯能够决定的。”

  “既然如此,那姐姐我们就下一个世界再说吧。”系统现在倒是知道白曼曼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

  说完系统就遁走了,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出来。

  但是白曼曼却有些犹豫起来,她本来一开始是可以答应系统所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总是有一个声音在劝阻自己,不要答应它,答应它之后你这一辈子就只能成为工具人了。

  成为工具人……

  这是白曼曼不敢想的,于是她就放弃了,其实对于白曼曼来说,做任务不能够让她快乐,但是她喜欢这种体验,是多少人都体验不到的,所以白曼曼这才是有着自己得原则。

  可是后来白曼曼觉得自己其实是有一些错误的,而且这种错误一直持续到以后,对于白曼曼来说,其实不答应系统的话,是自己得正确的选择,可是看着羿鸿祯翻进院子,然后来到自己的房间之时……

  白曼曼实在是做不到在羿鸿祯的面前装睡,于是就睁开了眼睛,这其实是她和羿鸿祯第一次正式的面对面看着,因为以前自己是看不见的,羿鸿祯也没有想到白曼曼居然没有睡着,不过没有睡着也是更为好,他一把抓着白曼曼的手腕,倒是毫不客气:“既然你醒着,就直接跟我走。”

  白曼曼不理解羿鸿祯所说:“我为什么要和你走?”

  羿鸿祯笑了:“你觉得我会向你解释吗?抢人了解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