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白曼曼轻松反击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4344 2020-12-12 21:03:05

  也不知道羿鸿祯最终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但是既然岳衣衣想要这样对待自己,自己也是忍不了的。这么说之后倒是让岳衣衣,本来有一些傲慢的态度稍微松动了一些,但是羿鸿祯知道白曼曼只是装作非常有勇气的样子,他心里面其实是这样认为的,反而不屑的说道:“你想对我怎样,你如果不按照我说的来做的话,别怪我一会儿对你。让你抬不起头来是吧,他也知道你就是一个蠢女人,坏女人我教训你,也是在帮他教训你。”

  白曼曼听这样子,岳衣衣似乎好像是和羿鸿祯认识,只好多问了一句:“你们两个以前是认识吗?”

  岳衣衣当然一脸傲气的说:“他是我干哥哥这些天刚认的。他没有和你说吗?也是你不过一个瞎子而已,现在马上跪下来给我道歉,不然的话我到时候把你带到牢房里面去,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呢。”

  白曼曼知道岳衣衣是在恐吓陷害她,她也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直接对系统说:“我要怎样才能让她闭上那一张臭嘴或者直接掌嘴。我要做到哪个地步,你才能够出来给我收拾烂摊子,如果不收拾烂摊子的话,我就自己给自己收烂摊子。”

  系统知道白曼曼是动怒了,毕竟自己遇到这样奇葩的女人,自己心里面也是非常的不爽的,但是还是劝白曼曼:【姐姐,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面很不舒服,但是咱们千万别冲动,该教训的我们一定要教训,不要在羿鸿祯的面前暴露了你的这些。不然的话他以后一定会想着其他的办法,也不知道会怎样对待你。】

  系统的安慰是对的,但是白曼曼已经忍不下去了:“我要向你借力量。”

  不等系统说话,白曼曼直接使用手法,左右开弓,直接朝岳衣衣打了过去,在空气里面形成了两股力量,岳衣衣的两张脸,一下子被打得像猪头红了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岳衣衣一脸惊恐的说道:“我就知道你这里一定有古怪,不然我的猫它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我的猫可是神猫,是这天底下品种最好的一只猫,可是它跑到了你这里来,现在我又莫名其妙的被打了,是不是你干的好事啊,我要找你拼命。”

  说完岳衣衣就想要掐着白曼曼的脖子,然后把她扑倒,但是白曼曼听见岳衣衣的动向之后,直接一转身,岳衣衣,因为发力太大,所以一下子扑倒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白曼曼专做不在意的直接的踩在了她的手上:“抱歉呀,我是一个瞎子,我刚刚没有看到你摔倒了,不好意思踩了你的手啊,你没事儿吧?”

  说完白曼曼另一只脚也踩了上去。岳衣衣哭了起来:“你这个疯女人,你怎么敢这样对我?我要去回去告诉我爹爹,羿鸿祯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就在旁边看着她欺负我。”

  说完岳衣衣便想要离开,然而白曼曼哪能够让她轻易离开,直接一脚踢了过去,让她跪倒在地上呀:“你怎么对我行礼,之前不是说让我跪你吗?是不是你想让我试给我示范一下,然后才让我来跪你呀,但是不好意思啊,我看不见,所以也不知道跪着的姿势是什么样的。”

  岳衣衣简直快要被白曼曼给气死了。这个女人软弱起来的时候,简直觉得所有的人,都可以欺负她,可是为了为什么变脸色之后,全世界都惹不起她的样子。

  岳衣衣实在是心里面感觉世界观都已经崩塌了。可是白曼曼还是继续的在她耳边说这些东西,岳衣衣只好看着羿鸿祯:“你怎么不过来阻止一下,你难道想让他自己在这里发疯吗?”

  没错,岳衣衣认为是白曼曼发疯了,因为白曼曼现在看起来实在是太不正常了。然而羿鸿祯只是很是淡然的说了一句:“你看你就是被她的阴谋诡计给欺骗了。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轻言放弃呢?但是我倒是想要知道她接下来想要怎么做。因为今天的她实在是太让人惊喜了,有一点以前的样子。”

  岳衣衣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知道因为之前,岳衣衣不想再和白曼曼还有羿鸿祯多加纠缠,就想要拿着自己的猫然后赶快走,谁知道因为之前岳衣衣不是删了白曼曼一巴掌吗?然后猫也被吓跑了,现在白曼曼也阻止着她,不能让她离开,岳衣衣简直心里面快要崩溃了。现在求助无门,只好大声叫了起来:“那你让我离开吧,我向你道歉,我刚刚不该这样对你的,麻烦,你要疯的话不要对着我疯,你对着其他人疯好不好?我们今天不过才第1次见面,你手下留情好不好?”

  白曼曼这才反应过来,她以为岳衣衣认为自己是疯了。而且更为可怕的是,羿鸿祯居然也不出来对岳衣衣解释一下这种情况,他好像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心生不满,白曼曼觉得自己教训岳衣衣已经教训得很不错了,以为岳衣衣是一个狠角色,没想到就只是一只纸老虎而已。白曼曼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不过既然岳衣衣认为是她疯了,那么她自然要表现得更加顺从岳衣衣的样子,打了的耳光必须还回来,白曼曼快准狠的一下子瞄准岳衣衣的脸,在她脸上,一下子就扇了个巴掌,岳衣衣,猝不及防被白曼曼打懵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不是已经说不找你的麻烦了吗?你这个疯女人我要和你拼了。”

  然而白曼曼闪得更快,岳衣衣猝不及防的,又被扑了一个狗吃屎的样子,岳衣衣的内心再次崩溃了一次,她发现自己碰上白曼曼就没有什么好事。他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听到的那一个传言,有时候碰到了瞎子,女人自己要是不用自己的善良去对待他的话,那么就会自己最后遭受到恶果,虽然岳依依以前从来都不相信这些,可是现在他竟然有几分莫名的后怕。做到这些事情。她委屈都哭了出来,然而白曼曼并不理会他,反而送了她一句话。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希望你能够了解我说的话的意思,然后好好的改过自新,争取做一个善良的人,你的猫已经跑了,你难道还不去把它追回来吗?”

  但是衣衣已经被打得痛哭起来。根本就不想要听白曼曼说的这些话,反而放下话说:“你等着,我就不信我收拾不了你了。

  看来岳衣衣这是回去找人呢,不过白曼曼一点都不害怕,她就等着岳衣衣到底要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可能并不是些什么好的手段,但是白曼曼就是不怕,岳衣衣走了之后,羿鸿祯倒是拍手叫好起来:“没想到你今天的本事倒是让我全都见着了,对了,你刚才隔空打岳衣衣的那两巴掌到底是什么功夫呀?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想跟着你学呢。”

  看来他又在问自己的底细了,白曼曼早就想好了:“你难道没有听说一个传闻吗?有人想要欺负瞎子的话,有些东西会帮助她,当然我知道你是不会相信我说的话的,所以我们就不说这件事情了,但是今天正好你来了,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之前我听说丫鬟说你要娶我。这件事情是真的吗?我不想嫁给你,因为我知道我们两个并不是一路的人,你也不想娶我,只想虐待我对不对?”

  白曼曼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然而他接下来说的话,倒是让白曼曼更加的反感:“为什么时候要说要娶你呢?你不要听别人胡乱说话。你这样的女人,我怎么会看上你?你是不是脑补过多了,是谁嚼的舌根,不过你的确是有一桩亲事,是这个庄子里面的男人,我想你应该想很想要知道他的身份对不对?他今天晚上就会过来找你。你们可以谈一谈,当然不要说什么不愿意的话。因为我已经将你卖给他了。不要觉得我是在开玩笑。这或许对你来说才是更好的出路,因为我只有想着把你送给别人,让别人来继续这样对你,让你在别人的面前,不,在我的面前,让我的眼睛能够清静一些,我知道你心里面对我有怨恨。不待见我,不对,你本来就不待见我,以后你听不到我的声音,我也和你没有交集,你嫁给了其他的男人,我也要回到京城了,难道不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结果吗?我有几分善良的心思的,当然我不是想要放过你,而是我觉得那个男人,可能会让你更加的生不如死……”

  他说的最后这一句话,着实让白曼曼心惊肉跳,她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隐隐约约的浮现起来:“你这个歹毒的男人,我不要嫁给其他人,我要嫁就要嫁给你,你不是讨厌我吗?我就要祸害你。”

  白曼曼口不择言,一时之间说了很多奇怪的话,然而羿鸿祯却并不在乎:“我知道你随时都会发疯,所以我又不想把你这个发疯的女人留在我身边,对了,要不要和他见一面吧。对了,他马上就要来了,要不我到时候把你的情况介绍给他吧,让他好好的防备你一下。”

  羿鸿祯到现在还是在说这些,让她伤心的话,白曼曼立刻摇头,飞快地跑进了屋子里面,然后上了锁:“我不会见他的,你滚,你们都滚。”

  说完她像是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力一样,像是枯萎了的花朵,永远都照不到阳光。

  白曼曼失眠了,由于羿鸿祯所说的那个男人,那一天并没有到这间房间里面来,自己也没有和他见面来,白曼曼觉得羿鸿祯一定是在恐吓自己,想让让自己心惊肉跳,口不择言或者是真正的变成一个疯子。但是心里面又想了想,其实已经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可是这一天这件事情还是来了。

  白曼曼听见房间外面有人在敲门,而且听脚步声应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白曼曼之前已经熟悉了他的脚步声,感觉今天来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羿鸿祯,而且他每次来的时候也不会敲门,总是破门而入。

  白曼曼觉得他一点礼貌都没有,但是没有办法,好在羿鸿祯的恶念值根本就没有增加,这大概就算是白曼曼比较欣慰一点的事情。外面的那个男人听见白曼曼好像并没有听见自己的敲门声,又敲了几遍。

  白曼曼终于忍不住了,只好在房间里面试探说道:“你到底是谁?我今天一点都不想见你,你还是走吧。”

  那人听见白曼曼的声音,心里的惊喜如同泉水一样,就这么涌现出来,他说:“曼曼我来救你了,你放我进来吧。”

  白曼曼一听这不是霍星剑的声音吗?霍星剑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白曼曼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最重要的事情是羿鸿祯怎么会允许霍星剑来见自己,毕竟之前羿鸿祯可能见过霍星剑,但是并没有说出来,除非霍星剑,可能就是那个人要娶自己的人,虽然白曼曼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奇怪,可是一旦这种心思涌现出来之后,就像脱缰了的野马一样,实在是藏不住。

  白曼曼尽管知道这人是霍星剑,而且他说要救自己出去,但是白曼曼还是心中有所防备的说:“你来救我,你凭什么来救我?你和他到底达成了什么目的?”

  霍星剑一听白曼曼还是防备着自己的,只好很是无辜的说:“你先让我进来,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情况,他说你现在很不好,不吃饭也不睡觉,我知道你的个性一定会做这些事情的,你让我进来和你说几句话说完了之后。我带你去吃饭,然后给你唱歌,哄你睡觉好不好?”

  这样温柔的霍星剑却一点都没有让白曼曼放下防备,根据她以往的经验,霍星剑的反派属性会一点一点的暴露,尽管霍星剑已经在无数个世界在自己的面前暴露了无数次,所以白曼曼才会有这样的防备,于是现在想得更加的离谱,反而说:“不行我不能让你进来,你除非也把羿鸿祯带过来,只有你们两个一起过来,我才会放你们进来,不然我会觉得你是想要对我图谋不轨,霍星剑你以为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心里面的那些心思我全都知道。”

  霍星剑听白曼曼这样说,其实整个人脸色都一点都不好。毕竟白曼曼这样理所当然的说出,他怀疑自己的心思,反而辜负了自己想要来救她的这种善良与好心,但是霍星剑还是忍了下来,他知道白曼曼对羿鸿祯的姐弟很深,只好又说:“既然你不愿意放我进来,我也不可能再去找他,那我就一直守在你这里,你什么时候出来,我什么时候再和你见面吧。”

  霍星剑这人绝了,居然想用这样的方法来逼迫她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