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恶毒女配岳衣衣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300 2020-12-11 21:06:05

  “你要是真的觉得我做错了的事情的话,那你就去告诉你们公子啊,我等着他继续来教训我。”

  丫鬟被白曼曼说的这话给惊呆了:“公子怎么可能教训你,公子刚刚才对我们说他要娶你当他的夫人。”

  丫鬟可能是嘴不严,她说这话倒是让白曼曼立刻惊恐起来,还睁大眼睛,像是受惊的麻雀一样:“怎么说,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他怎么可能娶我,我可是他姐姐?”

  丫鬟倒是不屑一顾,说道:“什么姐姐呀,你看起来比他小。而且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看来你是不想嫁给公子吧,对了我发现你看不见,虽然我们公子长得那个叫玉树临风,十分英俊帅气,但是你不能因为你比他长得更加的好看,而拒绝他对你的求婚啊。”

  白曼曼一听这个以为。做错了什么事情,她想着如果自己真的有罪的话,应该让自己吃不好睡不好,而不是让羿鸿祯来娶自己,白曼曼想要从丫鬟的口中问出更多的事情,只好假意奉承说道:“没错,你说的的确不错,但是他并没有向我求婚,我也并没有答应说要嫁给他,所以这些消息是不是你听错了?”

  丫鬟一听知道,白曼曼是想要套自己的话,也不继续说话,只反而说:“等你和公子成亲的时候,你就什么都知道了。但是你应该要打起精神来,我看你今天嘴唇红红红的,是不是辣椒吃多了?对了,公子还说这犹如有消除辣椒的火气的功效,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啊,你这种暴殄天物的心思,算了,我不说你了,我只是一个丫鬟而已,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你还是自己怎么想怎么来吧,既然我已经把我的任务完成了,那么我先退下了。”

  说完,这丫鬟的事有模有样的,给白曼曼行了一个礼之后,就离开了白曼曼没想到这丫鬟变脸比翻书还快,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现在的问题是,白曼曼听到之前说羿鸿祯要娶自己,他这么恨自己,想要把自己千刀万剐再折磨一番,为什么要娶自己呢?

  是不是要认错的人,或许羿鸿祯想要和别人的女人成亲,而不是自己。

  白曼曼想要接下来等着羿鸿祯再来找自己的时候,自己再好好的问他一下。而不是自己在这里胡乱的猜忌着,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心思,毕竟自己一直这样猜忌的话可能会生病的,白曼曼现在必须要很爱惜的自己的身体才会接下来和羿鸿祯争斗,只有这样白曼曼才会认为自己做这个任务是有意义的。

  白曼曼从早上等到晚上等啊等,一日三餐都经历了一遍,但是羿鸿祯还是没有来,白曼曼都有些习惯了。她有些想念一些人和一些事情,但是这些人和事情不可能再次见到,比如说当年一直帮助自己的那个人,她甚至还想起了霍星剑,对呢。

  霍星剑不是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吗?为什么他不再和自己联系了?也是上次自己让他离开,他可能是真的伤心了吧,不过伤心也好,总比一直跟着自己给自己带来麻烦好吧,这样对两个人都不好。

  白曼曼心中这样想着倒是宽裕了许多。她这样自己保持着自己的状态,想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更加好一些,即使说起来只要羿鸿祯不来找自己的麻烦的话,白曼曼不知道过得有多舒服。

  再加上又没有系统催自己说什么,羿鸿祯的恶念值上升还是下降什么的,白曼曼,觉得自己这样用平常的心态过日子的话,倒也是一种享福的状态,可是这样平静的日子很快就打破了。

  这天白曼曼待在房间里面,想要出去晒一晒太阳,谁知道外面的瓦片一下子掉了下来,差点砸到白曼曼的脑袋上,要不是白曼曼听觉灵敏一下子躲开了,虽然白曼曼看不见,但是也知道这瓦片要是砸在自己的头上,自己可能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任务没完成反而赔了一条命。

  系统,不知道到时候要受到系统多少的唠叨。然后白曼曼就听见了一只小猫的叫声,小猫很可怜的站在屋檐上,白曼曼使用自己的技能,发现的确是有只小猫不是她的幻听,于是就想要不然拿着一架梯子,把小猫给救下来。仆人倒也是听白曼曼的话,去拿了梯子把小猫抱下来之后。

  白曼曼想要把小猫接过来,小猫倒是一股脑的跑到了白曼曼的怀里,然后开始撒娇。

  白曼曼。觉得这小猫触感不错,而且特别的依赖人,就想要把它养起来,谁知道这猫没养两天,就有人上门闹事了。羿鸿祯带着那女人走来之时,白曼曼,以为还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女人一靠近白曼曼,发现白曼曼手里抱着是自己的猫的时候,立刻跳脚,走上前就是给白曼曼一巴掌,一下子把白曼曼打蒙了,小猫因为受到了惊吓,也从白曼曼的怀里面跳了出来。

  白茫茫嘴角流出了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而羿鸿祯还是冷眼旁观,这一些事情都不是自己看见的,他好像看自己,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无辜的可怜虫而已,白曼曼感受到这周围的气氛,虽然嘴角流血,但是还是忍住心中的怒意。用空洞的眼神对着那女人说道:“我是怎么招惹到你呢?为什么要打我?”

  岳衣衣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偷了我的猫,我打你一顿算是比较省事的呢,我没有让我爹把你抓起来关进大牢已经很不错了。”

  其实羿鸿祯要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话,才叫做奇怪,岳衣衣听见白曼曼不说话,心里面更加的得意,其实她看见白曼曼的时候,看见白曼曼的样子就忍不住嫉妒起来,所以本来岳衣衣不打算打那一巴掌的,但是因为怒气还有其他的事情,一下子就打了下去。

  发现旁边的那男人并没有阻止,于是更加的得意起来,甚至说出了这些话,然而白曼曼似乎只是轻轻的反驳,岳衣衣就知道她还是一个软柿子,可以让人轻松拿捏,哪里想到这些。岳衣衣更加的嚣张起来:“我不管,我虽然找到了我的猫,但是它担惊受怕这么多天,也让我牵挂了这么多天,虽然哪怕你是个瞎子没偷我的猫,但是你捡到了我的猫不归还,你就是有问题,你必须要跪下来向我道歉。”

  白曼曼一听这话立刻忍不住了:“我捡到了你的猫,你非但不感激我,还打我,还让我跪下来给你道歉,你以为你是谁?”

  泥人都有三分血性,白曼曼只是想要在羿鸿祯面前作戏而已,至于这个女人,她可以轻轻松松的反杀,只是想着自己如果处境再落魄一些。恶念值会不会再减少一些,她只是想要试探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