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不识好人心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234 2020-12-10 17:49:35

    但是系统还是忍不住安慰白曼曼:【姐姐,要不这任务我们不做了吧。】它也担心白曼曼的状态了,毕竟对于白曼曼来说,白曼曼以前虽然经历过很多的,就是什么追妻火葬场啊,苦情剧大女主戏啊,可是没有经历过,像羿鸿祯这样的男人,实在是让人难受的不得了。

  白曼曼却摇头,很是有志气的说道:“不行,我就想要征服他,他越想要报复,我就不能让他得逞,对了,你说他的恶念值现在增加了多少?”

  系统在心里盘算了之后只好告诉白曼曼:【他现在的恶念值倒是一直没有变,但是也没有减少,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有什么动作,但是姐姐其实咱们大不了不做这个任务了,你不要太固执了,行不行?】

  系统真的是打着为了白曼曼好的旗号,才会对白曼曼说这些,但是白曼曼就好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反而怼了系统:“之前不是你说让我做任务,让我不能辜负那个实习生的期望嘛,可是现在过了多久实习生还没有回来,我也不指望她有多大的期望了,我只是觉得你在摆了我这一道之后,又来装好人系统,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吗?”

  其实系统没有想到白曼曼居然识破了阴谋诡计,心里面未免有些羞愧,但是白曼曼这样说,系统可不爱听了:【我做这一切的事情都是为了你,姐姐,你以后才会明白我的苦心,现在的问题……是再继续被动下去的话,可能这个任务真的完成不了了,让我想想办法,想想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看来系统是真的想要发力然后来帮助自己了,不过白曼曼心里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她其实觉得按照自己的步伐来,可能会更加的合适一些,不过有系统这个助力,白曼曼其实心里面轻松了一些,系统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掏出一瓶药:【这个是让你去火气的药,你吃了之后一个小时就会好,羿鸿祯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让你吃辣椒。】

  虽然系统是在替白曼曼抱怨,但是白曼曼还是说:“为什么我吃辣椒的时候,你不出来阻止他呢,随便弄一个术法就会让他投降。你没有,你甚至在旁边看热闹,我也不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心思了,就这样吧,这个药我也不用要了,毕竟如果我的现在这么丑的状态一下子就变好的话,我想羿鸿祯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样你还是收回去吧。”

  系统有些讪讪的,看来白曼曼是不信任它呢,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自己也要吃饭的呀,这也算是剧情的一种发展,不过好在白曼曼是一个体贴大方心怀善意的女人,虽然有些傻白甜,甚至有几分苦情戏精的感觉,虽然白曼曼自己都没有感觉出来,但是系统却分析了白曼曼的这些。给她制定一个更好的办法,不过就是不知道白曼曼同不同意自己为她做这些事情,要是不同意的话,自己不就是白费了心思吗?

  不过自己现在也是在心中想一想而已,具体什么时候实施还得看白曼曼自己的想法。

  羿鸿祯出来了之后仆人对他说道:“那这个女人还要继续再关在这里吗?”

  羿鸿祯摆手:“不,把她放出来吧。让她在这个院子里面活动这间厢房,以后就是她的,不必管着她了,但是院子周围四处要守好。这个院子以后就是她的活动轨迹了,如果她跑了的话,你就拿你的命来偿还吧。”

  仆人身体一抖,他知道这位公子的确非常的血腥残忍,可是整天把杀人这件事情挂在嘴边,不仅自己害怕,说不定柴房里面的那位姑娘也害怕,他之前在窗户边上偷听了一会儿墙角,说不定是他发现了自己的行踪才这样生气的吧,仆人畏手畏脚的想要跪下,他倒是阻止他:“不要给我来这一套,好好的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该少的我一点都不会少你。但是她必须看好。”

  仆人不忍心想,为什么一定要看好她呢?那姑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而且眼瞎还看不见东西的女人,为什么要被羿鸿祯如此的关注,但是既然他不想继续说下去,仆人也不敢继续想下去,一切都要以主人的喜好为首。

  于是他坚定点头:“放心吧,公子我一定会守好她的,我自己跑了都不会让她跑的。”

  他在心中里面这样想了想,羿鸿祯很满意,于是就离开了。

  白曼曼,虚弱的从里面走出来,只是仆人想要去扶她,但是想起了她只能在里面活动:“那间厢房是给你住的,你以后不必再在柴房里面了。”

  白曼曼没有什么表情,她就知道他只是想要给自己这样安排而已,即使自己没吃辣椒,可能只是过几天才会把自己放出来,可是自己吃了辣椒只是早几天而已,可是还是出不去,把柴房换成厢房,又有什么意义呢?

  白曼曼心中烦躁的不行,也没有理会这个仆人,仆人发现这姑娘的脾气竟然比那公子还要大,心里甚至在想这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毕竟仆人之前没有去参与去南红双家里面捉白曼曼的事情,所以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不了解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是白曼曼并没有理会仆人,只是拖着自己疲软的身体就进了厢房里面,她要去好好的睡一觉,哪怕现在口腔里面辣椒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可是她想要极力的忽略这个。终究还是有几分莫名其妙的难受,这时候一个丫鬟装扮的女人倒是给她带来了一个盒子:“姑娘这是公子吩咐的,那你喝这个可以解辣的。”

  白曼曼不去看,怀疑这里面肯定又加了什么东西,毕竟羿鸿祯可没有这样好心,但是丫鬟实在是想要盯着她把这牛乳给喝完,白曼曼没有办法只好一口喝下去,果然这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味道,白曼曼立刻就把它吐到碗里,丫鬟见白曼曼如此糟蹋羿鸿祯的心思,有些气愤的说:“姑娘你真的是不识好歹,你知道这东西是公子去哪里给你用什么东西换的吗?你一辈子都不知道就算了。”

  她说这些话的确是有几分气愤的,但是白曼曼却忍不了:“这东西实在是难喝,你要是想喝的话,我送给你。”

  丫鬟倒是被白曼曼说这话给害怕到了:“这东西是公子赏赐给你的,我怎么能够喝呢?我只是说你不识好歹,不识好人心,公子对你这么好,你居然浪费他的心意。”

  白曼曼倒是盯着这丫鬟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