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吃了饭我就放你出去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082 2020-12-08 20:57:28

  她感觉自己都不会呼吸了,接二连三的天气让她的旧疾复发,然而羿鸿祯的人都没有来看过她。白曼曼觉得自己快要放弃了。她甚至不想要找系统帮忙。不知道为什么,当年那些属于原主的记忆又涌现出来,其实原主也就是以前的那个白曼曼,其实根本就没打算虐待他的,不知道为什么偏偏突然开始那样对待他。

  虽然白曼曼知道这其中有隐情,但是这段记忆居然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这可能是这次做任务的一个隐藏剧情吧,不过把曼曼找不到这点出发点,现在又要面临旧疾复发的困境,再加上羿鸿祯对自己又是不理不睬,完全是想让自己自生自灭。

  这样一下来白曼曼心如死灰,竟然吐出一口鲜血,白曼曼从来都没有这么被人无端的对待过,系统此刻倒是出来对着白曼曼说道:【姐姐你可以先说一下软话,或许他真的只是想要你服软,然后接下来的事情虽然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走一步看一步,不然的话你要是任务失败了的话,那可怎么办啊。】

  系统说的这些话倒是没有打动白曼曼,她摇头:“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应该看的是羿鸿祯,不过他怎么做事情和我其实没有什么关系。”

  她正这样和系统说着,外面的锁突然被人打开了,传来了声音,仆人对着羿鸿祯说道:“公子,里面的那个女人,这几天不吃不喝也没有什么动静,似乎。一直都只是在自言自语,你进去看她没有什么好处的,万一万一她的霉运冲撞你该怎么办?”

  羿鸿祯摇头,倒是一身冷烈的气息:“你话说多了我要怎么做,不关你的事情。”

  仆人被他训斥了倒是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但是只能让他进去看看白曼曼,白曼曼本来一听见声音早就已经警醒起来,直到羿鸿祯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居然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了似的,她现在还是看不见他,羿鸿祯看着白曼曼这个样子,心里面不仅没有解气,反而有几分烦闷之感。

  他此刻也不装了:“姐姐不对,是白曼曼,你觉得被人关在小黑屋的场景怎么样呢?”

  白曼曼没有想到他现在居然不装了,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但是白曼曼的戏还是要演的,她之前和系统说那么多,只是在自我欺骗而已,可是真的等到这个男主角出场的时候,她又有几分漫不经心的自欺欺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你把我抓到这里来的吗?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羿鸿祯早就想到白曼曼会说这样的话,抓其她的手倒是什么也没做,只是问她:“难不成你忘记我们前世发生的事情了吗?当年你为了虐待我,把我关进了地窖里面,地窖里面在冬天又冷又饿,我什么吃的都没有,最后只能吃死老鼠和泥土度过一段时间,要不是你娘她想要我出去给她做农活,我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你难道真的忘记了这些吗?白曼曼不要以为你装着不知道前世的事情,我就会放过你,我告诉你,好戏才刚刚开始,该还给你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落下。”

  白曼曼摇头:“你说些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清楚,我和你不过才认识几天,你叫过我姐姐,我也把你当做弟弟,为什么偏偏要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我?我爹娘去了京城他们是对你很淡薄,让你在家里面看家,把我送到镇子上面来,其实是为了我们两个人好,万一我们发生一些误会或者是矛盾的话都不好解决,可是你为什么要勾结山贼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要不要改过一下,只要你改过的话我可以不计较你对我做过的事情。”

  羿鸿祯没有想到白曼曼居然能够把黑的说成白的,把她之前做过的事情用一句她什么都不知道就揭开了过去,他冷笑一声:“你这是要否认了,那么我问你,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白曼曼知道他在怀疑自己,但是自己只能够按照自己的说法来:“小时候因为一些事情,然后就一直看不见,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你觉得我还能看见吗?还是以为我在欺骗你,为什么总是会觉得我是在骗人呢?我觉得是我们两个互相不了解,你要是想要了解我的话,可以把我放出去,我再慢慢和你说一些东西。”

  他觉得白曼曼是在说蠢话:“我要是真的把你放出去了你就跑了,那我再想要捉到你就难了,,白曼曼不管怎么说,无论你是承认还是否认我都不会放过你,你当年对我做的事情我要一一的还给你,你不是饿了吗?过来,我给你带了饭菜亲自喂给你吃,你觉得怎么样?”

  他突然变温柔倒是让白曼曼提防起来,他真的好心给自己喂饭菜吗?白曼曼确实不敢上前,装作头疼的样子:“不了,我这几天都不饿,你自己吃吧,我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了,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把我放出去,算我求你了好吗?”

  白曼曼的这个态度简直是让他内心极度的可怕,凭什么这个女人面对这些场景的时候偏偏要装作淡定,她不是从来都是飞扬跋扈不讲道理的吗?为什么是这样的态度,感觉是自己在虐待她?

  虽然他的确是想要报复,可是看不到白曼曼惊吓的样子,他都觉得这些都没有意思,他放下手中的饭菜倒是朝她看过去,白曼曼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一直低头,而他朝着这个角度看过去,发现白曼曼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而且白曼曼长得天生丽质,哪怕是在如此简陋的环境下,几天都没有梳过妆发依然底子很好,并没有传说中的落魄,他心里面更加的难以忍受,凭什么她一副这种霁月风光的样子,而他当年就要是那种落魄又可怜的处境。

  想到这里他立刻说:“只要你把这些饭菜全部吃进去,我就带你出去来。”

  白曼曼抬头,但是有些不敢相信他,真的会有这么好心吗?还是说真的,因为自己的话让他改变了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