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羿鸿祯的心思太难猜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051 2020-12-07 22:51:56

  只是他并没有发出声音,而且只是让他的手下包围着院子,白曼曼想要逃,但是羿鸿祯哪里那么容易想要白曼曼逃,他指使着自己手下安福一下子将白曼曼给拦住,安福也知道羿鸿祯的心思,直接拦住了白曼曼做出一脸凶相:“听说你就是南红双的亲人,现在她惹下了事情,自身难保,我们是来收债的,你要是乖乖听话,就把钱全部都叫出来。”

  安福本来是想要吓唬白曼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说起了自己的的老本行,跟着羿鸿祯之前,他本来就是土匪头子,只是觉得羿鸿祯这人实在是非常的有智慧,一开始想要把他收下当自己的军师,谁知道最后竟然是他把自己给打败了,安福觉得没脸没破,只好最后跟着羿鸿祯离开了山寨,寨子里面的兄弟都是不知道他的去除的,可是到了真的想要按照羿鸿祯的话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安福的心中还是有几分芥蒂。

  所以他对白曼曼还是有些手下留情的。

  果然羿鸿祯很是不满意安福的表现,不应该让她交银子,而是应该要吓唬她,让她害怕,果然白曼曼本来以为安福是想要打自己或者是做其他的事情,谁知道直接让她交银子,白曼曼心里面这才放松了一些,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银票:“这些够了吗?我只有这些了,你们拿了钱,就放过我吧。”

  安福一看见这些银票简直就是冒光,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票,谁知道这个女人身上一下子就能够拿出这么多的钱,他想要接钱,谁知道羿鸿祯的暗器一下子就朝着安福的手打来:“没出息的东西。”

  这话说的,让安福心里面有些愧疚,他在想是不是羿鸿祯是因为觉得自己看到钱的样子实在是太蠢了,然后丢了他的脸,但是自己好在是一个觉悟高的,直接将银票重新放到了白曼曼的手里,白曼曼看着去而复返的银票,心里面总是打了一个问号,谁知道这时候安福又开口:“你千万不要觉得拿这么一点小钱就能够糊弄我,我告诉你,我安福见过的钱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所以要想要活命的话,必须拿出更多的钱来,不然你的大小命,可能就保不住了。”

  安福这话,说的又搞笑,但是又让人害怕,白曼曼一脸惊恐,可是看不到安福的表情,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是既然想到了活命……

  白曼曼只好从自己袖子里面又拿出一叠银票:“这下是真的没有了,你们就好心放过我好不好?”

  安福还是不屑一顾的说道:“我一点都不喜欢不诚实的人,你肯定是不只是这些银子的。”

  这架势似乎是在说,要是白曼曼今天不把所有的银子全部都拿出来,他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安福还在一旁卖力的想要把白曼曼全部的银子全都拿出来,然而羿鸿祯的脸色已经发黑了,他这是找了一个什么属下,为什么如此的见钱眼开。

  羿鸿祯甚至会觉得这个安福以后可能会成为自己的的黑历史,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好像白曼曼只是一直拿钱出来,但是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他们的样子。

  这怎么可以,羿鸿祯心里面有了打算,直接让安福站到一边,然后蹲下来看着白曼曼,倒是轻声呼唤:“姐姐,你猜我是谁?”

  本来羿鸿祯都叫她姐姐了,羿鸿祯觉得白曼曼肯定是猜得出来的,虽然羿鸿祯觉得自己才来到白家没几天,但是白曼曼肯定是记住了他的声音,谁知道白曼曼听到了羿鸿祯的声音之后倒是摇头:“你是谁呀,为什么要叫我姐姐,我只有小鸿一个弟弟。”

  羿鸿祯:“……”

  他实在是做不到满脸微笑的告诉白曼曼,自己就是她的没有血缘关系的,被她的父母捡回来的,虽然名义上是白家的儿子,但是暗地里却是白家的奴隶的这一种身份,算了。

  他觉得白曼曼一定是在装,而且装的连她自己都相信了,不过就让她装吧,她如果不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的话。

  “既然你不认我,那么接下来我对你做些什么你可千万不要尖叫呀。”羿鸿祯故意把话说的很是为难。

  白曼曼心里面早就有了打算,既然羿鸿祯是想要报复白曼曼,那自己现在就当做是假装不认识羿鸿祯就行了,只要自己没有白家的女儿的这个身份,接下来就会少很多事情,但是她相信羿鸿祯根本就不是傻子,所以这也只能是暂时的举动罢了。

  不过羿鸿祯根本就没有让她担惊受怕多久,直接就让安福等人将她带了回去,白曼曼也没有反抗,因为现在的自己根本是没有这个能力的,所以她只好老老实实的跟着羿鸿祯等人走了。

  白曼曼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为难受的,但是自己还是要咬牙坚持,其实在南红双的家里面住了这么久,她其实已经想清楚了很多事情。逃避其实并不是长久之计,而且最为重要的还是即使自己想要远离羿鸿祯,羿鸿祯也不会放过自己的,毕竟自己对于羿鸿祯来说就是一生的复仇的执念,谁让原来的白曼曼之前要那么的对待羿鸿祯呢?

  所以羿鸿祯有着这么多的报复的心思,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只是白曼曼一点都不赞同羿鸿祯的想法罢了,这样想了一下,白曼曼才觉得自己心里面稍微的好过了一些。

  白曼曼以为羿鸿祯等人将自己带回去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报复自己什么的,谁知道羿鸿祯只是吩咐安福把自己关在柴房里面,然后就没有接下来的举动了,白曼曼心里害怕,但是还是等着羿鸿祯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但是接下来几天的时间,羿鸿祯都没有出现,而且外面下了雨,白曼曼现在的这个身体很不适应外面的下雨的场景,因为一旦下雨了之后,她的腿就隐隐作痛,小时候自己的的腿受过伤,白曼曼知道这件事情,所以现在更是疼的撕心裂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