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白家父母的威力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3926 2020-12-05 01:45:49

  她看见徐雪和白贺正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只好走上前,却一个踉跄,徐雪一下子接住了白曼曼:“曼曼,你走路怎么这么着急,快过来看看,这是野猪我们可以把它养得很大,这件事情就由你和羿鸿祯一起来完成吧。”

  白曼曼心有余悸:“爹娘,你们是怎么捡到这只野猪的,在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徐雪,一脸神秘的看了一眼羿鸿祯,不过并没有一开始就对白曼曼解释这件事情:“咱们回头再说,现在都没事儿了。”

  然后她看着看周围的人,倒是大声说:“乡亲们你们都散了吧,现在已经没事儿了,我和白贺好的。”

  村长看着这夫妇俩人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最后倒是带着一帮人走了,而羿鸿祯发现徐雪和白贺没有出事情,眼睛里面全然不敢相信,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是来复仇的,不是看白家的人一步一步化险为夷的。

  羿鸿祯觉得自己的心态都已经很不好了,结果徐雪这时候又过来拍了拍拍羿鸿祯的肩膀:“小鸿啊,你可真是我们家的福星,这头野猪就交给你来养了,你平时除了照顾曼曼的生活起居送她去上学之外,还要照顾这头猪,这头猪说起来,还是因为你让我们去找曼曼,我们才发现了它,不过话不多说,咱们先进去吃饭吧,对了,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

  羿鸿祯什么话都没有说,甚至表情管理很不得当,

  但是徐雪和白贺似乎没有看见羿鸿祯脸上的难看之色一样。

  一旁一言不发的白贺倒是将野猪赶进了猪圈里面,猪圈里面有几只家猪,但是它们倒是相处的很是融洽,白曼曼虽然看不见眼前的场景,因为她刚刚已经使用了自己的两秒技能,现在只能听见周围的声音,白曼曼感觉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化险为夷的样子。

  不过白曼曼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毕竟这一切看起来都太魔幻了。她对着徐雪说道:“阿娘你们有没有什么事?”

  徐雪倒是摇头:“我们今天去了去找你,听了羿鸿祯的话去找你,结果没有遇见你,是遇见的危险,曼曼,只要你没事,你阿爹和你阿娘都放心了。”

  徐雪怎么说都是最关心白曼曼的,白曼曼,心里面有几分感动。但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表现出来,只好去拉徐雪的手:“娘,你有没有受伤?你去捉这些动物的时候应该没什么事吧。”

  徐雪摇头:“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一点事情都没有的。”

  听见徐雪这么说,白曼曼也算是放心了不少。不过她接下来打算。把事情说给徐雪的时候,一定不能让羿鸿祯看到。不些灰溜溜的又消失了,一家人坐在饭桌子上,白曼曼看着羿鸿祯还是一脸平静,甚至拿着筷子的手,有几分慵懒的样子,心中对他的感触变得越发的难以形容,她以为在自己的善良对待的情况下,羿鸿祯一定会改善自己的行为,可是现在看起来的确是自己错了。

  白曼曼叹了一口气,她今天的两秒技能已经全部都使用完了,但是羿鸿祯并不能够感受到什么不同,对自己一点善良之心都没有,她可能活不过今天晚上,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白曼曼之后放下筷子,然后独自一个人回到了房间。

  徐雪和白贺看见了曼曼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她和白贺都已经回来了,为什么白曼曼看起来还是这么的不高兴的样子?曼曼没有吃饭,徐雪很是关心她。敲了她的房间就进来问她:“曼曼是不是今天的事情,把你吓到了,你不用担心我和你爹天生有神力。不用担心这些,其实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和你爹都是穿越过来的。”

  白曼曼顿时无语,这么重要的事情,徐雪怎么就告诉自己呢?不对,徐雪和白贺怎么也都是穿越过来的呀。曼曼有几分不知所措什么呀,她做第1个任务,结果所有的任务对象或者是……自己自己周围的人怎么全都不是原生态?

  白曼曼,不想让徐雪怀疑她也不是原生态的人,只好惊恐的睁大眼睛,虽然现在双目失明,睁大眼睛也并没有什么样子的感触,但是她还是说:“什么是穿越呀,阿娘你跟我说这些是有什么用处吗?”

  白曼曼果然是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徐雪只好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件事情还得以后慢慢和你说,但是你不能让其他的人知道,特别是羿鸿祯。”

  白曼曼点头,她当然不会让羿鸿祯知道,如果羿鸿祯知道了的话,肯定会把徐雪还有白贺他们视作怪物,但是就是不知道徐雪他们知不知道羿鸿祯以前的事情或者是前世的事情,不过自己自然也不会把他是重生的这件事情告诉给徐雪他们,不然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白曼曼突然有一点想要问系统,这个世界还有几个是原生态的人,于是等徐雪把事情说完走了之后,她就对于系统说:“怎么你还不出来吗?难道要让我亲自把你叫出来,你才肯给我解释吗?”

  系统知道自己这次逃不掉了,只好再出来说:【这个第1个世界自然是有些特殊的,姐姐,你不必担心,有我在,不会发生太大的问题的。】

  白曼曼摇头:“我现在一听你这句话我就头疼,你说有你在,结果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先是,我差点被狗追掉进陷阱被羿鸿祯陷害,我爹娘也差点被他害死,你说我现在还能够怎样相信你?”

  白曼曼真的是总结的特别的到位了,系统也很愧疚:【放心吧,我一定会注意这方面的事情的,不过姐姐咱们还得注意身体,等等他又来了,脚步声越来越重,他肯定也是来看你的,我先走了,姐姐。】

  说完系统就立刻消失了,白曼曼,见此,心里面想着系统,可真是一个胆小怕事的系统,但是她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因为她现在面对羿鸿祯的时候脚底就忍不住打颤,因为知道他是这样的一个人之后,感觉每天和他的相处都是在如坐针毡,非常的让人难受。

  白曼曼露出微笑对着他说:“你来了呀。”

  羿鸿祯也在笑。但是笑得非常的充满恶意:“姐姐今天发生了一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难道没有什么感想吗?”

  白曼曼知道是他在试探自己。摇头:“没有,我只要我们白家的人平安健康就好了,其他的一切意外都是意外,不会再发生了。”

  他却冷笑一声:“这可不一定。”

  白曼曼假装没有听懂他的意思:“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没有听懂。”

  羿鸿祯却不再说话,反而递给了白曼曼一个东西,他对白曼曼说:“姐姐你摸摸看这是什么?”

  白曼曼又不好不去摸那上面的盲文的时候。心里面泛起了几丝涟漪,他居然能够找到盲文,但是这盲文好像因为版本的不一样,所以白曼曼虽然以前学过几个盲文,但是并不是很懂的样子。

  “姐姐,私塾先生教的东西终归是学给正常人的,但你不一样啊,你需要这种东西,要不要我教你?”

  白曼曼,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你也会这个东西吗?但是我觉得学这个太难了,我能不能不学呀?”

  他挑眉,白曼曼这是在对他撒娇吗?见过白曼曼这种样子,这是第1次见,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出现了几许躁动,是那种想要杀,人的躁动,白曼曼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对他发出这样的表情,这么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感觉好像自己想要再害她的话,就是要遭天谴了的那种感觉。

  她凭什么要用这样的表情对着自己说话。他心中未免有几分觉得不甘心,寒意更加加深,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好啊,如果姐姐你想要学的话我就教你,不要嫌麻烦啊,等你学会了之后,以后才会有更多的方便之处,姐姐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只有学好了这些东西,等你自己以后独身一人的时候,也就会知道这些东西会多好了。”

  白曼曼算是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他的意思是他也想要对自己的父母下手,然后只把自己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然后受苦吗?

  对的呀,因为白曼曼如果没有了白家了。那她一个人又因为什么都看不见心中的怜惜此刻已经差不多全部消失殆尽了,因为是个人也会这样的,白曼曼觉得自己很委屈,要是自己眼睛能够看见就好了,那么一切都会变好的,白曼曼在心里面这么想着。

  但是白曼曼发现计划居然赶不上变化,徐雪第2天就把白曼曼拉到一旁,然后对她说:“曼曼我和你爹,打算上京城去给你找一个大夫回来看看你的眼睛,听别人说那大夫有秘方可以将你的眼睛治好。”

  白曼曼苦笑:“娘,你就不要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呢,我的眼睛我自己是知道的。”

  徐雪一听白曼曼这么说,忍不住有些生气的说道:“你怎么可以如此的轻薄自己的眼睛呢?你的眼睛,小时候因为掉进了冰河之中,受到了刺激才会。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又不是天生的,等我和你爹把京城的神医给你请回来,治好了眼睛之后,你以后就可以嫁人,或者是做其他的事情呢,总有一件事情是你喜欢的,对不对?我和你爹的心愿其中之一就有这个,所以我们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们自己来。”

  白曼曼听,徐雪说的话倒是有几分感动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哭不出来。

  可能是徐雪是天生为自己付出,所以自己习惯了吧,但是白曼曼觉得自己这种想法不好,可是他又没有办法去阻止徐雪她们去给自己请大夫,其实说起来白曼曼还是想要让自己能够看见的,因为只有看见了以后做事情才会更加的方便。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能够关心和爱护她的人,本曼曼此刻才明白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但是徐雪想着把白曼曼一个人放在家里面,也显得非常的不安全,仆人因为要回到自己的家里面去进行种田,毕竟现在是农忙的季节,所以没有人会精心照料白曼曼的,至于羿鸿祯也就算了吧,徐雪今天不是没有看出他的阴谋诡计,只是一开始没有想这么多,后来虽然想清楚了,但是也知道自己要防备他。

  不过要让谁来照顾白曼曼?的确是一个很难让人做出选择的事情。请外人吧,她又不放心,但是要要让自己或者是让白贺一个人去京城,也不放心,所以两难之下她准备将白曼曼送到村长家里面去,但是白曼曼听见这个的时候却连忙拒绝:“阿娘,我不去村长家,我就在家里面等着你们回来。”

  徐雪着急:‘那可不行,万一我们回来的晚的话,那你可怎么办?你自己也不能照顾自己也看不见。“

  白曼曼只得指羿鸿祯说道:“不是有弟弟吗?让他照顾我呀。“

  徐雪看见羿鸿祯就忍不住摇头:“不我不会让他再继续接近你的,当然要是他他再不听话的话。我就把他赶走,毕竟这是按照我们的意愿可以进行下去的。“

  白曼曼没有想到徐雪会如此的冷酷无情,倒是符合她的人设。但是白曼曼现在还不想让徐雪把羿鸿祯赶走,因为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通过这几件事情他看清楚了,羿鸿祯的本性也知道自己虽然有一颗圣母心,但是总是用错了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