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一切才刚刚开始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2026 2020-12-01 23:01:59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好?我觉得我要是一直以眼睛坏了的状态,从我在这个世界上的话,可能不出几天任务就要失败,虽然我是替实习生来做这个任务,但是如果真的任务失败了,到时候就对不起她了,是不是把时间给的宽裕一点,把两秒变成几分钟也行啊?”

  白曼曼试图和系统讨价还价,然而系统似乎是知道白曼曼的心思,倒是并不言语,反而给她举了一个例子:【姐姐你要想想,其实几分钟和两秒钟一点区别都没有,他们也只能让你看见一瞬间的光明而已。

  你能持续下去,而且你最重要的是做任务,而不是想其他的事情,虽然我这么说,你现在根本就不理解,但是总比你胡思乱想要好,我决定先给你找一些事情做,

  那个羿鸿祯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他现在不知道你眼睛坏了,你想着用什么方法哄一哄他,他好像是重生的,他现在最为了解你的情况,想要再次把你弄死,是了如指掌的事情,姐姐你千万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系统说完这话就等着白曼曼的反应,白曼曼一听羿鸿祯真是重生的,心里面本来就有些害怕的心思,此刻放大了:“他怎么可以是重生的,如果他是重生的,我还怎么做任务,他对白曼曼也就是我的偏见,已经在骨子里面全部都形成了,你要我该怎么办啊?”

  白曼曼看来是果然是害怕了,但是系统也没有办法:【这是每一个宿主需要经历的事情,姐姐拿出你的勇气去征服羿鸿祯吧。】

  而羿鸿祯这里,看着白曼曼脸上精彩的表情,虽然很想装作是第一次和她见面,但是始终忍不住,他慢慢靠近白曼曼,白曼曼因为靠在墙上也无法四处躲避,只能装作是看不见羿鸿祯的样子。

  但是羿鸿祯靠得越来越近,白曼曼无处可躲,只好做假摔动作,想要逃开羿鸿祯的围堵,羿鸿祯却是巧妙的将假摔的白曼曼给扶了起来。羿鸿祯对白曼曼说:“姐姐,你是我的姐姐吗?爹和娘都说,姐姐你在这屋子里面睡觉,所以想让我来叫你出去我吃饭,

  我要不要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羿鸿祯,是你父母今天收养的一个男孩子。至于我为什么不改名,这件事情我会以后再说。”

  等着他想着自己和白曼曼第1次见面之时,白曼曼一把把他推开,然后劈头盖脸地骂他一顿,结果等了半天只等来白曼曼一声轻声的叹息:“是吗?可惜我看不见你的样子了,

  不过爹娘生养的孩子一定是最棒的,小鸿,你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善良勇敢的人,我们白家村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来世代守护白家村,你明白了吗?”

  既然躲不过,白曼曼也只好随意的说了。想要让他放松警惕。

  羿鸿祯当时听到了前世白曼曼说的完全不一样的话,心中未免疑惑,他重生了,重生在被白家收养的第1天,本来已经做好了被白曼曼打击的准备,谁知道白曼曼居然是如此说这些话,看起来诡异了不少。

  羿鸿祯心里面突然有那么一个想法,他直接握住了白曼曼的手,白曼曼一下子被他的手捏的生疼,想要松让他松开,但是羿鸿祯却并不放手,反而是他冷冷的说:“白曼曼,湖里面的水冰冷的感觉,你还想要再尝试一下吗?”

  白曼曼果然身子发抖,但是心里知道,如果这次再被羿鸿祯认出,自己就是她根本就不是之前的白曼曼……

  她凭什么心虚呀?白曼曼虽然有之前原主的记忆,但是两个人的观点是完全不同的,她虽然身子发抖,但是还是可怜兮兮的问羿鸿祯:“小鸿,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现在是夏天,你怎么在说冬天的事情,你是想要去冰面上的时候滑冰吗?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去,因为那边面上总是每年都会吞掉不少的孩子,冰面上危险要是一下子融化掉进了河水里面,就没有人来救你的,你明白了吗?”

  羿鸿祯本来是准备好了的话,在白曼曼这么说之后,竟然一点话都不能说出来了,白曼曼怎么可以这样说?他她不是应该很是厌恶自己,然后把自己推开吗。

  她开始关注白曼曼的表情,发现自己离白曼曼这么近,自己的鼻息之间,吐纳的气息喷洒到了白曼曼的脸上,但是白曼曼并没有任何的厌恶之色,反而一脸平静的望着不远处的地方,似乎心里面就像是一个女菩萨一样。

  淡定从容,人淡如菊,这是羿鸿祯对现在的这个白曼曼的评价,可是自己刚刚在说冰河的时候白曼曼发抖了,他不知道现在的白曼曼到底是不是前世记忆中的白曼曼,但是这样的,白曼曼看起来比以前好了好多,羿鸿祯开始期待自己接下来折磨白曼曼,她会是怎么样的表情了。

  这次自己是有备而来,前世自己是被白家夫妇从人贩子手里买进来的,这一次他已经提前找到了自己原来的亲生父母,倒是有了不一样的经历,但是为什么选择继续来到白家,当然是有着更重要的任务,不过在这些任务进行之前,他必须要好好的让白曼曼知道什么叫做家破人亡,什么叫做虐待。

  羿鸿祯心里面残忍的想着,系统开始给白曼曼导播羿鸿祯心里面的想法,白曼曼三连拒绝:“不用了,我真的不用了,一点都不想要听他心里面到底想的是什么,肯定是想的是不好的,我听了害怕。不过他为什么还不松手啊,我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他为什么不走?”

  白曼曼心里面简直是快要无奈极了。她希望羿鸿祯即使是重生的,也能不能轻一点对待她,不要再像前世那么残忍一下,把她推到河里面。

  虽然原主也是活该,自作自受,但是现在自己换位思考了之后,竟然有了不同的境界,而这一切都和羿鸿祯有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