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羿鸿祯的恨意

苦情女主穿到苏爽甜文 十里惊香 4124 2020-11-30 16:46:40

  说起来她莫名还是有些期待的,毕竟自己之前做过那么多次任务,但是现在是去辅佐其他的人做这些事情,心里多了几分责任感,但是该来的事情还是要来的,白曼曼发现一道白光刺过来,自己睁开眼睛却是什么都看不见,白曼曼未免有几分泄气:“现在进行到哪个阶段了,这个世界是什么世界,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系统有些抱歉的说:【姐姐,实在是对不住,之前做任务的实习生家里面突然出了一点事情,所以你能不能顶替她一段时间,等她全部把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她会来向你道歉的。】

  白曼曼诧异:“这都能替,她家里面出事情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吧,我不是怀疑她的意思,就是觉得有点无语。”

  白曼曼当然是有值得抱怨的理由,但是系统现在心虚也没法反驳白曼曼所说的话,本来白曼曼才是它要服务的女主,偏偏是因为她自己的理念有问题……所以自己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慢慢的改变她的观念了,希望到时候白曼曼反应过来之后不要打它才是。

  系统只好对白曼曼说:【姐姐你先不要担心,她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就先帮她拉近一下任务进度就行了,到时候你得到的能量也是会更多的。】

  系统说的这些的确是让白曼曼心动了,其实做任务肯定是多多益善才是,就是有一点白曼曼挺无语的:“可是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会的状态你叫我怎么做任务?”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其实系统也是在考虑,但是这个世界的状态是这样的,它又不能去改变什么,只好想了一个办法:【姐姐我给你开一点权限吧,当然也不能算作是作弊啦,你每天在特定的时间内,将会有两秒的看见别人的权限,这个机会只有一次,等到任务进度到达了合适的时间之后,这种权限会被开的更多,其实你不用担心啦,有我在,我就是你的指路明灯。】

  系统自以为自己非常贴心的说了这些话,白曼曼虽然心里面没有什么触动,但是想着现在的确实要指望系统,于是就点了点头:“你说的的确是很是不错,但是现在的的问题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能不能先给我解释一下剧情。”

  这话问的的确是抓住了重点,但是系统怎么可能让白曼曼抓住重点,它让白曼曼过来是想要改变她的观念的,哪里会有什么任务呢,布不过系统还是装作很是尽职尽责的翻出了书本,开始和白曼曼讲解。

  一个小时过后,白曼曼连自己听系统说这些感觉就快要困了,她打了一个哈欠,虽然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但是还是想要睡觉,系统正在给她讲这个世界的风俗地理,希望白曼曼能够听进去一些,谁知道白曼曼直接靠在墙上想要睡起来。

  系统想要提醒白曼曼这样睡过去的话容易着凉,但是好像太晚了些,白曼曼靠在墙边,闭上眼睛就睡了,系统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如何处置这种情况,但是想到是自己故意给她讲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她居然也没有打断自己,一时之间有了愧疚之意。

  其实说起来白曼曼什么都好,就是是想不好,只要改变了白曼曼的思想,她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幸福的女人,其实说起来将她骗到这个世界,除了想要改变她的思想,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增加她的幸福值,它早就在盘算这些了。

  就是不知道白曼曼接下来会怎么做。它想要化作一只小猫然后把白曼曼叫醒,却发现外面有人进来了,系统心道不好,只好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羿鸿祯一进来就看见白曼曼靠在墙边,似乎是睡着了,看着她姣好的面容,羿鸿祯心里面却并没有什么触动,他从小来到白家,第一眼见到的就是白曼曼,可是白曼曼对他并不好,其实白曼曼的眼睛,就是自己使了计谋,故意让它坏掉的。

  他记得那年冬天,自己被白曼曼赶到河边洗衣服,河里面的水都结冰了,白曼曼却拿着鞭子走过来对他说:“既然结冰了,你难道不知道想办法吗,我倒是心疼你,给你想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你凿开这河里面的冰,把它放在木桶里面,自己再去找些柴火,将这些冰给融化,我知道你有办法,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过了这衣服明天我就是要穿的,至于你是否按照我说的做,我不管,反正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做的话,小心我的鞭子。”

  羿鸿祯一言不发,但是心里面早就长满了愤怒,说起来自己虽然是被白家的人捡回来的,可是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吃过什么好饭,而且白家的人对自己一点都是不好的,特别是白曼曼,白曼曼最为恶毒。

  有的时候羿鸿祯想着和白曼曼同归于尽,但是最终还是按捺住了这种想法,毕竟自己是被白家的人捡回来的,这些年也是有着养育之恩,他不能这样做,白曼曼当时看着羿鸿祯这个丑八怪,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挥舞着鞭子就想要将羿鸿祯这人打入冰河,是的,羿鸿祯是个丑八怪,每次白曼曼看见羿鸿祯的脸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要吐,后来虽然好了点,可是对他厌恶感一直都是在蔓延着,羿鸿祯没有躲,倒是结结实实的挨了白曼曼一鞭子,白曼曼看见羿鸿祯没有躲,倒是更加的生气了:“我打你你都不知道躲,真是个蠢货。”

  羿鸿祯并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白曼曼,其实自己是可以躲的,只是小时候挨的实在是太多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可是这次白曼曼似乎还不甘心一样,直接一脚将他踢到了河里面,羿鸿祯一下子落到冰面上,冰面上因为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被砸出来一个洞。

  羿鸿祯还能够站起来,他发出咽呜的声音,但是并没有求饶,在白家,白曼曼就是神,自己只是卑微到了地上的蝼蚁,白曼曼想要怎么对他,自己就必须要忍受着,毕竟自己是跑不掉的,想要走出白家村需要路引。

  而白家村外面有一个山寨,寨子里面全部都是山贼,只要自己一出去,山贼就可能将他吃掉,不要说人吃人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个饥荒年代,没有什么不可能,在白家村至少能够庇护他一阵子,虽然白曼曼以为自己的这些行为,都不过只是小打小闹而已,但是对羿鸿祯的阴影却是极为大的。

  白曼曼看见羿鸿祯摔倒了冰面上,但是却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本来心情就很不好的她直接朝着羿鸿祯扔石子:“你要是敢上来,我就打死你。”

  白曼曼做这些事情,就是不想要羿鸿祯好受,羿鸿祯默默的承受着白曼曼扔来的这些石子,心里面的仇恨快要燃烧到了顶点,要是白曼曼死了就好了,白曼曼看着羿鸿祯站在冰面上,冰面上,羿鸿祯只是穿着一双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布鞋,而布鞋此刻沾染了冰面上的寒气,直接就化开了。

  羿鸿祯的布鞋也是打湿了,白曼曼看见羿鸿祯虽然鞋子打湿了,但是并不动弹,但是他这种很是平稳的样子,实在是让白曼曼心里面觉得万分讨厌,于是她回头正准备要其他的人来一起折磨羿鸿祯,因为平时也是这样的,只要白曼曼一开口,那些人都会上来对付羿鸿祯,而羿鸿祯一点都不敢反抗。

  谁知道这次,白曼曼刚抬脚,羿鸿祯却是冷冷的开口:“你要去哪里?”

  白曼曼倒是觉得今天羿鸿祯有些不对劲,居然敢主动问她话了,白曼曼转头说:“当然是找人一起来打你,谁让你洗不好我的衣服。”

  羿鸿祯神色冷漠却是说:“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的私房钱藏在哪里了吗,我告诉你,但是我怕周围有人听着,你过来些我告诉你如何?”

  羿鸿祯说的正是白曼曼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她觉得羿鸿祯这么大个人了,一定是有私房钱的,虽然平时他把自己的所有的卖货的钱,全部都上交给了自己的的父母,但是白曼曼觉得羿鸿祯这个人总是心怀鬼胎,一定是自己也留了一手。

  现在他居然主动说自己有私房钱,而且还要告诉自己,白曼曼简直是又气又好笑,她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说这些……之前我问你的时候你不说,倒是今天来说这些,看来我每天打你还是非常有效的,不是吗?”

  说着白曼曼也没有设防,直接走下了河水的冰面上,冬天的冰真的挺厚的,即使是站了两个人,还是纹丝不动,只是这时候冷风吹过来一切显得特别的冷,白曼曼很是不耐烦的说:“你赶快把你的私房钱藏在哪里,快点告诉我,我没空在这里和你说话,还有一会儿衣服还是要洗完,洗不完不能回家吃饭。”

  都这个时候了白曼曼还没有忘记要羿鸿祯洗衣服的事情,羿鸿祯点头:“这一切都可以,但是我刚才嗓子哑了,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你再离我近一些。”

  虽然羿鸿祯这么反常,但是白曼曼一点都不设防,毕竟以往自己对羿鸿祯有更加过分的时候,她于是又靠近了一些,然后催促他:“我现在已经过来了,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羿鸿祯点头:“你好好听着,我的私房钱就藏在……”

  他还没有说完,就直接一下子伸手过来掐着白曼曼的脖子,就想要将她往冰面上撞,白曼曼没有想到羿鸿祯真的要对她下毒手,虽然心里面现在什么都是空的,可是真的挣扎着想要逃跑却是一点力气都是没有的,因为羿鸿祯不仅是个男人,而且平时也是做惯了农活,力气不是一般的大。

  白曼曼想要挣扎却是一点都挣扎不开来,她最终还是妥协了:“羿鸿祯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对待你了,拜托你放过我一命吧。”

  她感觉到了羿鸿祯的杀意,这让自己心里面更加得惊恐,羿鸿祯嘴角扯出一抹残忍的笑:“现在才知道说要我放过你,那么你以前怎么对待我的的时候,怎么不放过我,白曼曼你去死吧。”

  说完就一下子把白曼曼往冰面上砸,白曼曼头朝下一下子被砸到冰面上,倒是砸出一个冰窟窿,她的整个头一下子被羿鸿祯砸到水里面,此刻本来就是寒冬腊月,河里面的水不知道有多冷,白曼曼却是感知到了,她感觉自己的五官全部都沾染了寒气,这些寒水就像是无数把锋利的刀子,扎在了白曼曼的灵魂上。

  白曼曼觉得自己的眼睛,被寒水刺激的一下子就看不见了,她想要羿鸿祯放过自己,可是羿鸿祯是一心存了想要害死自己的心思,自然是不会放过她,于是慢慢的,白曼曼就没有了知觉。

  羿鸿祯杀死了白曼曼之后,倒是逃出了白家村,后来发生的事情倒是不必多说,只是白曼曼看见这些往事的时候,想到和自己是同名同姓的白曼曼是一个恶毒的女人,然后被羿鸿祯杀死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只是白曼曼有点怀疑:“所以我现在的状态是在这件事情之前还是之后?”

  【怎么可能是之后,如果是在之后的话,你早就死了,你代替之前的白曼曼重生到了十二岁的时候,那一年白家将会收养羿鸿祯……对了,好像今天就是羿鸿祯来白家的日子。】

  白曼曼一听这个忍不住无语:“所以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总感觉这好像不在我的业务范围内,而且为什么我的眼睛现在也看不见了,按照道理说,其实应该是羿鸿祯把白曼曼扔在冰湖里面之后,她的眼睛才坏掉的吧,可是为什么我的眼睛现在就看不见东西了,我觉得你应该是要给我一个解释的。”

  系统也觉得白曼曼说的这话的确是有道理的,只好对她说:【因为之前的白曼曼坏事作尽,所以哪怕她重生了,也是要坏了眼睛的,这样消除了上一世的羿鸿祯对她的仇恨还有她自己做的孽,这样说总算是能够解释一下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