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大佬怀里的小撩精是真祖宗

第80章 盛爷:你说她就是池瑶?

大佬怀里的小撩精是真祖宗 水澜安 2305 2021-01-10 01:00:58

  原本的副手本不满于小姑娘胡闹。

  但见她不仅没出错,而且对手术的熟稔程度与他相当,又跟月白医生配合极度默契,便掩起了不满的心思……

  “安医生似乎对手术很熟,做过?”那副手试探着问了一句。

  安奚宁坦然摇头,“我是中医。”

  闻言,医生和护士眼底都显然有几分诧异,完全没想到她是中医却对手术了如指掌,模样看起来也不过刚成年……

  盛时衍不着痕迹地勾了下唇。

  察觉到身旁人对小姑娘的佩服,他心底竟也无来由升起些骄傲来。

  “盛哥哥,我帮你擦一下汗吧。”

  安奚宁抬起清澈的眼眸,望见男人额头上沁着几滴汗珠,于是便取了纸巾。

  她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帮他擦着汗,动作极轻,生怕扰到他的手术。

  小姑娘不经意间凑得近了些,她身上萦绕着与生俱来的馨香,呼吸间温凉的气息又轻轻地洒在了男人的颈窝处……

  盛时衍握着手术刀的手微顿。

  他敛眸掩下自己的情绪,轻抿了下唇,“剩下的缝合交给你们。”

  然后便干脆放下了手术刀。

  温香软玉在侧,还这般勾着他,真叫人难以尽职,再这样下去只怕出了差错。

  “行。”副手倒没有怀疑。

  毕竟主刀医生本就只该负责重要部分,其他那些不会出差错的,即便是换了别的医生过来,也通常会交给他们去做。

  安奚宁眼眸轻眨,“我打扰你手术了?”

  “没有。”盛时衍喉结轻滚了下。

  他慢条斯理地摘掉沾满鲜血的手套,伸手握住那还在给她擦汗的小手,“缝合不难,本就该交给他们做而已。”

  安奚宁不疑有他。

  她想着自己已经很小心翼翼了,擦个汗总不至于叨扰到什么吧。

  “走吧。”盛时衍迈开修长的腿。

  安奚宁对他而言,就像是沾着毒药的小撩精,办正事的时候真是碰不得。

  小姑娘知道手术非常顺利,欢欣雀跃地跟着男人一同离开手术室。

  ……

  席玖儿在走廊上焦急地等待着。

  翟医生通知了院长,随即整个青城医院几乎都知道,医学联盟的月白和池瑶皆大驾光临,两大神医上了同一台手术!

  “卧槽老翟你怎么不早说……”

  “这台手术有直播教学没!两位大神诶,这机会多难得也不让我们观摩一下吗!”

  “这手术室里跟着进的都是谁,天下掉馅饼了吧,居然能现场观摩……”

  神经科基本上都已经炸锅了。

  得知医学联盟两位大神同台合作手术,他们不禁懊恼于错过观摩。

  翟医生仍旧恍惚,“我也没想到……”

  “老翟,你快跟我们说说!池瑶到底长什么样?六十还是七十?”

  翟医生眼前浮现出那花颜月貌的脸。

  他缓缓地摇了下头,“都不是……”

  “八十啊!”那医生震惊地睁了睁眸,“八十岁还能上手术台那也是挺厉……”

  “十八。”翟医生倏地出声道。

  身侧男医生陡然愣住,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你说啥?”

  翟医生转眸望向身边的人。

  他眼神很是笃定,“我亲眼看到的,非常确信,池瑶……不是什么老太太。”

  反而只是个刚成年的小女孩!

  “十八……你说反了吧?”男医生喃喃着,显然不相信他这番鬼话。

  直到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

  副手跟席玖儿宣布了手术成功,她立刻便赶去病房里探望尚昏迷的爷爷。

  安奚宁也去了病房在旁边守着。

  盛时衍做完手术后,便去了趟院长办公室与他打招呼,顺便坐下来喝杯茶。

  “没想到月白医生会主动主刀。”

  何院长无奈地笑笑,“想当初高价请你来,却被拒之门外,如今却说免费。”

  盛时衍敛眸漫不经心地抿着茶。

  他轻笑了一声,“家里有位领导,那是她恩人爷爷,自然该出手帮忙的。”

  “领导?”何院长有些诧异。

  据他所知盛时衍幼年便失去双亲,亲生爷爷没过几年又因病离世,他身边早已没了亲人,在盛氏财阀更是只手遮天……

  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

  哪儿来的什么领导。

  何院长笑笑没多问,“不管怎么说,都是青城医院福气好,毕竟能同时请到医学联盟两位大神,这可是不曾有过的事。”

  闻言,盛时衍端着茶杯的手微顿。

  他轻抬眼皮望向老人,“两位?”

  “你不知道?”何院长诧异地看着他,但见男人清隽的眉眼间确是惊诧。

  他喃喃道,“不应该啊,池瑶是跟你进的同一间手术室,你没见到她吗?”

  “你说谁?”盛时衍蓦地抬起眼眸。

  何院长见他是真不知,便道,“池瑶,就你们医学联盟那个中医圣手池瑶。”

  盛时衍的心陡然惊了下。

  他敛下眼眸,回想起手术室里面所有的人,除了护士之外唯一的女医生是……

  “抱歉何院长。”他放下了茶杯。

  掩起心底慌乱的情绪,他倏尔起身,“我想起来还有些紧急的事要办。”

  “哦哦,你忙你忙。”何院长连连点头。

  便见盛时衍箭步流星地离开办公室,那道背影竟莫名有几分仓皇……

  何院长不解,“这俩大神搞什么?”

  盛时衍步履匆匆地往病房的方向赶,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起来……

  手术室里唯一的女医生是安奚宁。

  可何院长说池瑶也在手术室,她们两个是同一人,还是说池瑶是个男人?

  无数种猜测在他心底弥漫开来。

  “池瑶……瑶瑶……”

  盛时衍心头一跳,答案似乎已经逼近,他本想直接去跟安奚宁要个答案。

  可想起池瑶跟月白之间的渊源。

  他倏地在病房门口顿住脚步,望着里面那道身影,突然之间就迟疑了……

  “盛爷?”翟医生恰好从病房出来。

  却见盛时衍愣在外面,不免有些疑惑,“您是要进去看看席老先生吗?”

  闻言,盛时衍唇瓣轻抿了下。

  他抬起眼眸望着翟医生,清隽的眉眼间似坦然,只佯装漫不经心地问了句。

  “安奚宁她是怎么进的手术室?”

  “啊?”翟医生没想到会被冷不丁提问,差点被问懵,“就……她把身份摊牌了,于是就让她进去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盛时衍轻捻着指腹,虽然表面看似清淡坦然,可心脏却不由得加速跳动着,就连掌心里都早已沁满了冷汗……

  “她什么身份?”他声线有些发紧。

  翟医生倒是没有隐瞒他,“医学联盟池瑶,盛爷您之前是不知道吗?”

  闻言,盛时衍的心蓦地一沉。

  他的额上都浮了细密的冷汗,身体也跟着紧绷了下,所有的细节都在表明……

  这个男人,他慌了。

  -

  -

  求推荐票啊啊啊!为了把这个剧情给你们写到我熬了个小夜!盛爷他慌了他慌了他要追妻火葬场了,我们的PK还在继续,宝贝们千万记得把推荐票投给我呀我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