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大佬怀里的小撩精是真祖宗

第78章 盛爷:这场手术我来主刀

大佬怀里的小撩精是真祖宗 水澜安 2025 2021-01-09 23:00:31

  盛时衍稳健阔步地走进警局内。

  他西装革履,清隽的白衬衣不染灰尘,眉眼间皆是淡然疏离之意,可周身不经意间散发出的气场却不由得让人发凉……

  “盛爷。”警官纷纷躬身问好。

  盛时衍漫不经心地盘着手里的赤玉珠串,唇瓣轻启,“查得怎么样?”

  他同样听闻了席儒出事的消息。

  又得知安奚宁在佳苑分局,当即切断了电话会议,驱车便赶了过来。

  “盛爷……”席玖儿哭得哽咽。

  仿若寻找到温暖的港湾般,她瞬间放下了所有的焦虑,梨花带雨地抹起眼泪。

  就连声线里也是哭腔,“爷爷不见了,我好担心,好怕他会出什么事情……”

  晶莹剔透的泪珠不断地向下落着。

  本就因焦虑而显憔悴的脸蛋,此时看起来更添几分可怜,极易惹男人怜惜。

  但盛时衍并未看她一眼,只将眸光落在安奚宁的身上,眉眼间的疏离逐渐敛起,甚至还缱绻起无尽的柔情与耐心来。

  “别急。”他轻轻揽过女孩的肩。

  安奚宁轻点了下头,她有些疑惑地仰起脸蛋望着男人,“你怎么过来了?”

  “听闻席老先生出事,便过来了。”盛时衍嗓音清越,让人察觉不出情绪。

  以席儒作为掩护,敛去他实则更担心安奚宁的情绪,倒让她没产生什么怀疑,只觉得男人是为昔日恩师来的而已……

  这时陆北野也循着赶到了警局。

  他正准备箭步冲进去,却蓦地看到安奚宁身边立着一道颀长矜贵的身影。

  少年脚步微顿,眼眸微微眯了下。

  “野哥!”顾羡也气喘吁吁地追来。

  察觉到陆北野情绪不对,他顺着少年的眸光抬眸一望,便见盛时衍搂着安奚宁,大掌轻轻地握在她的肩膀处。

  陡然想起那日来接安奚宁的人……

  顾羡面色微变,“野、野哥,要不咱还是回去吧,那灭绝师太要发火了。”

  陆北野紧紧地盯着警局里的两人。

  站在安奚宁身边的男人……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似乎是京都盛氏财阀的盛爷。

  “这两人是怎么认识的?”

  他轻轻舔着后槽牙,忽而轻嗤,“还挺亲密。”

  顾羡有些蒙圈地眨着眼,竟莫名从他的话里嗅到了一股酸味……

  他还吸了吸鼻子,“野哥你早晨吃的饺子蘸了多少醋啊,我早晨咋没闻到?”

  陆北野斜眸睨了他一眼。

  他又敛回视线看向警局里的盛时衍,紧紧地盯着那搂着小姑娘的手臂。

  “回去。”陆北野磨了磨后槽牙。

  他没有执念于留在这里,毕竟安奚宁似乎看起来不需要他,而他……

  好像也没什么立场就这样冲进去。

  陆北野蓦然转了身,随即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帮我查一下佳苑分局,如果有个叫安奚宁的女孩求助,依着她来。”

  ……

  叶敛那边很快便传来了消息。

  席儒已经找到,只是状况并不算好,盛时衍立刻载着安奚宁前往医院,席玖儿被抛在警局门口吃了一嘴的尾气。

  “安奚宁!”她气得直跺脚。

  不过是担心爷爷情况想蹭个车,这安奚宁竟也小肚鸡肠不愿帮她,明明只要她开个口,盛爷就肯定会邀请她上车了!

  警官望着她,“席女士上我的车吧。”

  席玖儿有些不甘地咬着唇瓣,但这时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钻进警车。

  ……

  青城医院。

  席儒已经被送进神经科抢救,医生将扫描的CT递给盛时衍,“席老先生的确是犯了病没寻到路,在公园还不小心跌倒造成脑外伤,目前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

  安奚宁的眉梢轻轻地蹙了下。

  席儒肯定没吃她上次送去的瑶草,否则不可能会发病至如此情形……

  盛时衍察觉到身侧女孩的低气压。

  他将CT片递给她,“席老先生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糕,别急,我会想办法。”

  安奚宁低眸浏览着检查报告。

  她来凡间后学过些西医相关的东西,虽不至于精通,但这些她还看得懂。

  “嗤——”席玖儿倏然冷笑一声。

  她轻蔑地瞥了眼安奚宁,伸手便夺过她手里的东西,“装什么,看得懂吗你?”

  安奚宁眼眸里流转着些许凉意。

  她唇瓣轻轻地抿了下,但碍于这是在席儒的手术室门口,才没跟她计较。

  “帮我准备手术服。”

  盛时衍清隽的嗓音忽而响起,他指腹轻盘着赤玉珠串,“这场手术我来主刀。”

  “盛爷?”医生惊诧地抬头看向他。

  盛时衍是神经内科的专家,有他亲自出手必能保证万无一失,极少人知道他月白的这层身份,但青城医院该科室却是清楚。

  “您确定?”医生仍是不敢置信。

  医学联盟的月白极难请,他们知晓盛爷这层身份,也是因为曾有疑难杂症想邀请他来会诊,却遭到了他的拒绝……

  因此本也没指望过他会上手术台。

  但盛时衍却微微颔首,“嗯,我来。”

  医生恍惚了片刻后立刻回过神来,他忙点头应声,“这……我这就去准备!”

  盛时衍偏头望着身侧的女孩。

  他抬手揉了下她的脑袋,“乖,盛哥哥保证让你的席爷爷安然无恙地出来。”

  “我相信你。”安奚宁轻点了下头。

  盛时衍箭步流星地前往手术室,褪下矜贵优雅的黑色西装外套,又穿上无菌手术服,在两个角色间切换得游刃有余。

  “月白医生。”

  周围没有其他的人,那医生便唤了他的名号,“有您在,席老先生肯定不会有事。”

  盛时衍敛眸微微地颔了下首。

  医生本想跟他进去做副手,但男人却偏头往手术那边望了眼,“麻烦翟医生帮我照顾好手术室外的那个女孩,若是这期间她被人欺负了,我可控制不了我的手术刀。”

  医生愣了下随即点头,“行。”

  他刚刚也能察觉出来什么,盛爷说的应该是那个看起来很乖巧软糯的姑娘……

  他们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

  席玖儿此时还在手术室外焦灼,见这位翟医生回来,立刻小跑去,“翟医生,我能不能跟盛爷一起进手术室?”

水澜安

抱歉呀,今天白天赶高铁了,二更来晚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