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大佬怀里的小撩精是真祖宗

第29章 女娲婶婶捏得小人真脆

大佬怀里的小撩精是真祖宗 水澜安 1251 2020-12-26 20:01:00

  安奚宁随即走到安绍礼旁边。

  她虽眼眸清澈,如白瓷般的脸蛋看起来很是乖软,但此时却绽放出些许认真的气质,跟刚刚生活的模样截然不同……

  “先把他放平。”她嗓音很是清脆。

  莫川怔愣片刻,随即缓缓地将安绍礼平放在地上,“小姑娘你……”

  “相信我。”安奚宁波光流转。

  她拂了下袖蹲下身来,将手指搭在安绍礼的脉搏上,闭上眼睛为他诊脉。

  “吱呀——”

  这时隔壁屋的门倏地被推开。

  刘玉芝听到屋外的动静,出于八卦的本能,立刻探出一颗脑袋来想凑热闹。

  “哎哟喂这怎么了!”

  她大惊小怪地踏出门来,“这……安奚宁你可真是丧门星呐,你把老人家给怎么了,这不送医院还愣着干嘛呢!”

  刘玉芝惊慌失措地看着这场面。

  见老人躺在地上,安奚宁不知道在他身边做着什么,她立刻就想多管闲事。

  “你个小土包可别添乱……啊!”

  刘玉芝本想伸手拽她,可她连话都还没说完时,手腕却陡然传来一阵剧痛!

  安奚宁本在心无旁骛的诊脉。

  但耳边聒噪的声音,却让她轻轻地蹙了下眉,察觉到耳边挥手而来的风……

  她倏然站起身抬手握住那手腕。

  “咔嚓——”稍稍用力动了下。

  听到那骨头清脆的声响,小姑娘苦恼地皱了下小脸,“啊,又没控制好力度。”

  女娲婶婶捏得小人真的太脆了。

  但刘玉芝却已然脸色煞白,“你……安奚宁,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

  安奚宁有些无辜地轻眨着眼眸。

  她舔了下唇,试探性地问道,“是你先碰我的,要不……我再帮你接回去?”

  见状,盛时衍敛眸低笑了声。

  这不是他第一次知道小姑娘功夫好,却是第一次见到她动手。

  那骨脆声听得他心里都一咯噔。

  啊……以后办事的时候会很难搞啊。

  “妈你吵什么呢!都说了我在背书了!”林思颖不满的声音倏然响起。

  她恼怒地从院里踏了出来,正准备数落刘玉芝一顿,却倏然看到俊美无俦的男人……

  “盛爷。”林思颖表情倏变。

  就像变戏法似的,敛起恼怒的模样,羞涩地低下了头,伸手敛着耳鬓的碎发,“没想到您会特意来这里见我……”

  盛时衍淡漠地瞥了她一眼。

  他姿态清冷疏离,显然不想跟其他女人攀任何关系,“本意的计划里没有你,但现在想来……见到你确实有些不幸。”

  闻言,林思颖微微怔愣一下。

  这男人站在她家门口不是为了找她吗?

  刘玉芝瞪了她一眼,“还在惦记男人,你妈差点被这小贱蹄子弄死!”

  她握着被拧脱臼的那个手腕。

  “这是……怎么回事呀?”

  林思颖俨然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一朵不谙世事的小白花。

  刘玉芝讥讽道,“还不就这老头,也不知道安奚宁对他做了什么,就看老人家被折腾得快要死掉了,我就……”

  安绍礼:“……”

  他没死倒是差点被人咒死。

  老人被气得心堵,直接翻身坐起来,“咒谁呢你,年轻人不讲武德啊就会唧歪,你才快死了,我看你全家都快死了!”

  安奚宁唇瓣轻轻地撇了下。

  啊……这个精气神……

  看来她没有诊断错,来福爷爷果然没有犯病,本来还想再确认一下的。

  “你……”刘玉芝大惊失色地看着他。

  安绍礼冷哼一声,“我好得很,就算不好也就想让人家可爱的小姑娘治,关你屁事,我倒不是属耗子的,你属狗吗?”

  老人骂起人来像小学生一样狠。

  他碰瓷归碰瓷,但是听到外人诋毁宝贝孙女,那必然是不可能忍的!

水澜安

安爷爷:孽孙!你爷爷我差点被人咒死~   安奕宸:别吵,忙着挤奶。   求推荐票啦宝贝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