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34章:见过狼与狗为伍?虎与狐同行?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5 2021-01-12 00:19:13

  王府的大门在萧氏和侍女满身狼狈的呆愣目光下砰的一声关上。

  只留下萧氏被人指指点点,萧氏长这么大都没有受过这种屈辱,气得两眼一翻晕过去。

  沈羲和可不知道萧氏被气晕,大门关上,沈庆便羞愧地上前跪在沈羲和的面前:“是老奴无能,请郡主责罚。”

  沈羲和大步上前,亲自扶起沈庆:“阿庆伯,你无需自责。”

  这里是皇城,萧氏是妾,只有沈岳山和沈羲和兄妹有资格视她为奴,沈庆不能。

  “长姐,是阿婼没有规劝好姨娘,请长姐让姨娘回来,阿婼甘愿领罚。”沈璎婼再一次跪在沈羲和的面前,双手交叠触额拜地,行了大礼。

  “玲珑之事,你听说了么?”沈羲和淡声问。

  沈璎婼伏地一会儿,才抬起头,明亮的眼眸泪光闪动,却一片茫然。

  “碧玉,你告诉她。”沈羲和留下碧玉,就带着人回了弄瓦院。

  大多数东西还是让人送到了郡主府,她只是在这里小住,收拾完萧氏,就搬去郡主府。

  王府内的下人,被沈羲和的强势吓得走路都轻上了几分。

  沈羲和午休起来,碧玉她们整理好了带进来的行李,也借着沈羲和的威慑,轻轻松松摸清楚了王府的一切。

  她将萧氏扔出府门的事情,也已经传遍整个京都,再加上早间大理寺的事情,以及玲珑的事情,她只入京都半天,整个京都的名门世族和高门勋贵,都清楚知道:昭宁郡主不好惹!

  纷纷对家里的纨绔子弟和刁蛮姑娘耳提面命,见了昭宁郡主乖觉点。

  外面如何讲她,沈羲和浑然不在意。

  沈羲和不在意,碧玉等人却有些着急,王府有门路的下人为了表忠心,彰显自己的能耐,早就把这些消息传给了碧玉她们。

  “郡主,他们这般不分青红皂白,明着是让儿郎女郎敬着您,暗地里就是让他们孤立您。”红玉给沈羲和梳妆,小心翼翼地说。

  “孤立?”沈羲和柔软瘦长的手握着芍药花鬓唇,细碎的金珠串,在她指尖拨动间,发出凌乱的脆响,“你见过狼与狗为伍?虎与狐同行?”

  她与他们本就是不是一个牌面上的人,何须与他们浪费时间?

  不如用来调理身子。

  再则,她喜静。

  红玉惊住了。

  她们都有感觉到经历玲珑之事后郡主变了,可以往在西北郡主最是爱热闹,不喜一个人静悄悄的,那样会让她觉得自己好似命不久矣。

  现在……

  将手中的鬓唇递给红玉,沈羲和淡漠的双瞳望着镜中的红玉:“这里是京都,这里不止我一个郡主,这里还有比我更金枝玉叶的公主。

  在西北我说一不二,便是指鹿为马,人人都会附和。

  在京都他们只会一致对外,挖着坑等着我跳。”

  想到早间的事情,红玉心头一凛,将鬓唇固定在沈羲和的额前青丝中,理顺垂至眉上的珠串:“日后他们的拜帖……”

  “一律回绝,便说我身娇体弱,受不得风。”沈羲和理了理衣襟站起身。

  “郡主,蜀南王世子来了……”沈羲和才刚转身,紫玉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表情颇有些一言难尽。

  沈羲和也没有问,走出自己的院子,到了王府正堂的抄手游廊,就看到一袭月白色翻领袍的步疏林,翻领、袖口都绣着同色的精致图纹,她此刻一脚踩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人。

  “羲和妹妹,我把这坏秧子给你抓来了。”步疏林一脚将脚下的人踢了几个翻滚。

  这人哎哟连天地叫着,停下来却还是立刻爬起跪向沈羲和:“郡主,我是豕,我犬豕不如……”

  然后砰砰砰朝着沈羲和就是一阵猛磕头,爬起来的时候却面色铁青与愤恨。

  “你还不服气?”他的模样让步疏林飞来一脚又将人给踢倒。

  似是受了内伤,这人咳出一些血,将院子里光洁平整的青石板弄脏,沈羲和黛眉一蹙。

  步疏林立刻捕捉到,一脚踩在陈靖身上:“谁让你吐血了?还不快把地上擦干净!”

  陈靖堂堂宣平候府嫡出的公子,也不知什么把柄落在步疏林身上,一点脾气都没有,忙用衣裳将血渍擦掉。

  “羲和妹妹要是不解气,尽管揍,只要留口气就成。”对着陈靖凶神恶煞的脸,一对上沈羲和就温柔浅笑甚至有点谄媚。

  “喵!”短命这时候跳到沈羲和这边,尾巴搭在沈羲和的脚背上。

  沈羲和蹲下身将它抱起来,摸着它绒细的毛:“把人扔出去,别脏了我的院子。”

  “得令!”步疏林洪亮应了一声,就抓起陈靖,当真是把他扔出去,扔出去后拍了拍手。

  这已经是一天之内,王府第二次把人扔出去了,路过的人还是很好奇。

  步疏林眼珠子一转:“这登徒子知晓府中只有娇弱小女郎在家,便翻墙而入,欲图不轨!”

  恶人先告状的步疏林,完全不理会她的话引起民愤,有那挽着菜篮子的直接扔菜叶子砸人,嘴上还骂骂咧咧。

  步疏林脚步一转,大摇大摆重新入了王府。

  沈羲和在亭子里摆了些茶点和饮子,步疏林眼瞳一亮,欢欢喜喜跑进去,一屁股歪坐下去,沈羲和将一碗梅花饮子放到她面前。

  高高兴兴捧起来,唇刚碰到碗沿就面色一肃,步疏林心有余悸地问:“没……没毒吧?”

  “你胡说什么,我家郡主光明磊落,岂容你污蔑!”不知洛阳发生了什么的紫玉怒了。

  沈羲和唇畔多了一丝笑纹:“没毒,你没做错事儿。”

  步疏林这才开开心心牛饮一口,完了粗鲁地抹了抹嘴:“这次不嫌我多事儿?”

  “不嫌你多事儿,你却不必如此。”沈羲和纤细干净的双手,状若掐花般举止优雅端起茶碗,浅浅一抿。

  她知道步疏林是替她出气,沈羲和与宣平候的梁子,因为早上的马儿事件已经结下,多不多这件事情,都不可能善了。

  步疏林也知道,才会这样与沈羲和示好。

锦凰

鬓唇是唐代一种特别的发饰,看过唐代古装剧肯定知道,一种别在额角上,有珠链子垂到眉毛边缘的发饰,也有人叫它㔩彩,我没有查到哪个才是最贴切的,就用了我觉得好听的鬓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