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33章:将人扔出王府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4 2021-01-11 00:01:00

  “免礼。”沈羲和目光淡淡扫过,就越过她提裙步上阶梯。

  本就不可能和平相处,又何必假装姊妹情深?

  “郡主,弄瓦院,老奴早几日便吩咐收拾妥当,何处不合心意,您告诉老奴……”沈庆一边引着沈羲和往闺阁去,一边说着,路上介绍一下王府的格局。

  王府有沈羲和与沈云安的院子,是沈岳山亲自题的字,分别是弄瓦院和弄璋院。

  弄璋意为生子,弄瓦意为得女。

  沈岳山是在沈璎婼出生之后,特意让人挂上这两个院子,以此告诉所有人他只有一儿一女,这些年沈岳山只字不提沈璎婼和萧氏,仿佛没有这两个人一样。

  沈羲和走向弄瓦院的时候,两个丫鬟迎面而来,向沈羲和行了礼就往东边而去。

  “站住。”沈羲和一停下,碧玉就呵斥那两个丫鬟。

  两个丫鬟止步垂首,沈羲和的目光从她们身上溜了一圈,转步走向了东边。

  正东为主,是主院,只有当家主母才有资格居住。

  沈羲和站在院子门前,就看到里面有仆人活动。

  她穿过长廊,水榭里萧氏高髻金簪,华服厚重,悠闲地撒着鱼饵。

  “婢子叩见郡主。”

  跟着沈羲和的沈璎婼轻咳了一声,萧氏等人才发现沈羲和,萧氏身边的婢女对沈羲和不慌不忙行了礼。

  沈羲和缓步走到萧氏的面前,目光冷淡。

  萧氏却不以为意,浑然未将沈羲和放在眼里。

  “谁允你住在正院?”沈羲和问。

  萧氏不过三十出头,五官明艳,她看都不曾看沈羲和一眼:“我便是住了,你又能如何?”

  “墨玉,给我将人扔出院子。”沈羲和淡声吩咐。

  “你敢!”萧氏没有想到沈羲和竟然敢这样对她。

  沈羲和完全无视她,墨玉一个闪身而上钳制住了萧氏,萧氏的婢女和沈璎婼的婢女想要阻拦,哪里是碧玉这些从小习武之人的对手。

  却没有想到墨玉刚把叫嚣着的萧氏拖出水榭,一抹身影从暗处飞掠而出,持剑朝着墨玉刺去。

  墨玉目不斜视,只管拖着萧氏,那人的剑穿过池塘,还未触及墨玉,就被另一柄长剑给拦下。

  莫远面色微沉,直接和这个护卫从长廊过招到假山,又由假山缠斗到屋顶。

  “长姐息怒,请给母……”沈璎婼慌忙哀求沈羲和,还未说完,触及到沈羲和扫来的目光,才惊觉自己失言,咬了咬唇改口,“请给姨娘留些颜面,妹妹今日一定劝姨娘搬离。”

  “十四年,便算你前十年年幼不知礼法,你也有四年的时间。”沈羲和拂袖挣脱,“这些丫鬟也给我扔出去。”

  碧玉红玉紫玉就不客气了,尾随着墨玉,将萧氏的贴身侍婢反剪双手推搡出去。

  墨玉将萧氏扔出正院的大门外,几个侍婢也被推倒在地。

  王府的下人尤其是伺候萧氏的个个缩着脖子如鹌鹑。

  “沈羲和,你目无尊长!”发髻散乱的萧氏厉声斥责。

  “尊长?”沈羲和迈出门槛,裙摆微扬,居高临下盯着她,“我是陛下钦封的昭宁郡主,位比国公。你不过是我阿爹的侍妾,见我不行礼,我不与你计较,你倒是敢与我说尊长?”

  “你是郡主?我也是陛下钦封的郡主,是圣上嫡亲堂妹!”萧氏在婢女的搀扶下站起来,盯着沈羲和的目光淬了毒。

  “哦?原来如此。”沈羲和恍然点头,“墨玉,将人扔出王府。”

  “长姐!”沈璎婼追出来,高喊了一声,噗通跪在沈羲和的面前,“求长姐息怒。”

  “你别求我,你求你的姨娘。”沈羲和瞥了她一眼,看向不可置信盯着自己的萧氏,“她亲口所言,她是圣上的嫡亲堂妹,那便不是我沈家之人。

  既不是我沈家人,还霸占我沈家主母院,这等不知廉耻与礼教的客人,我便是扔出府外,圣上英明,当不会怪罪。”

  “沈羲和——”

  沈羲和话音未落,墨玉就束缚住萧氏双手,扛着她大门飞掠而去。

  “长姐,长姐,求长姐宽饶姨娘一次。”沈璎婼跪着拽着沈羲和的衣袖,含泪的双眸满是祈求。

  沈璎婼是歹竹出好笋,沈羲和对她的印象不错,也不为难她:“想清楚,你是姓沈还是姓萧。”

  扯出自己的水袖,沈羲和走向大门外,此刻萧氏和她的婢女都被扔出了门。

  沈府正对着朱雀门,守门的将士看得真真切切。

  加上方才沈羲和浩浩荡荡而来,围观的百姓以及周边的官邸下人数不胜数。

  他们就这样看着萧氏被沈羲和扔出大门,纷纷瞠目结舌,好半晌回不过神。

  “此乃我沈府侍妾,多年来霸占正院,我家主子今日回府才察觉。让她搬出正院,她不但不知悔改,还扬言我家嫡出的主子不如她尊贵。”紫玉可不吃亏,对着指指点点的人插着腰,理直气壮地说。

  此言一出,不知萧氏身份者一片哗然。

  妾是何物?

  玩物耳。

  时下达官显贵常有互相赠妾之举,妾就是随手可送出去的货物。

  竟然敢对嫡出子女叫嚣。

  这下子大家都没有觉得将人扔出来有多过分。

  “殿……殿下……郡主她……她……”远处转角马车里的天圆结巴半晌,才憋出一句,“郡主她好生厉害。”

  实在是没有语言形容这位郡主手腕之强势与凶猛。

  萧氏虽然是妾,但好歹是圣上的亲堂妹啊,就这样被她扔出府门。

  他忽然有些害怕,这昭宁郡主真要是嫁入东宫,他家殿下日后还敢纳美么?

  萧华雍可不知道心腹在为他未来担忧,他华光深藏的眼眸涌现海浪般的欣赏与温柔:“这只是个开始。”

  就凭萧氏先是用细作将她推下船,后又是利用母族关系想要在城门口暗害沈羲和,不提萧氏和沈羲和母亲的恩怨,这两度暗害,沈羲和就容不下她。

  “走吧,回宫。”萧华雍唇角好笑,放下车帘,“派人去终南山取泉水,明儿好好为她煮一壶茶水,招待她。”

锦凰

我喜欢唐朝还有一点就是在唐朝,妾是不能扶正的,《唐律疏议》记载:“以妾及客女为妻,徒一年半。”   一日为妾,终生为奴。   另外这里说一下弄璋和弄瓦,很多人误解璋是玉代表男孩,瓦是瓦片代表女孩从这个词就看出古代男尊女卑,这是错误的说法。   弄璋之喜和弄瓦之喜都是出自于诗经,那时候的璋代表锄头,瓦是纺车上的纺锤,弄璋弄瓦不是男尊女卑而是男耕女织。   没有显摆的意思,就是和大家闲话闲话,希望大家不要嫌我烦,每天题外话长篇大论。   明天见,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