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32章:她不喜欢太聪明之人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2 2021-01-11 00:00:00

  “殿下恕罪,下愚一时糊涂,嫉妒三弟得父亲看重,才会酿成大错。”丁值扑通一声跪地,连连求饶,“还请殿下饶命。”

  乌扇般的长睫微垂,萧华雍眼瞳轻移,瞥了眼跪在面前哀求之人:“喀喀喀……孤非苦主。”

  秒懂的丁值,立刻转向面朝沈羲和跪着拜首恳求:“是下愚有眼无珠,请郡主宽容。”

  沈羲和抬眸,清润的眼瞳看向萧华雍,之前没有发现,这会儿才看到他左边眼尾接近眼角的地方竟然有颗很小的黑痣,给他平添了一分慵懒华贵之色。

  “郡主是苦主,由郡主定夺。”萧华雍温和一笑。

  君子如玉,温润有泽。

  他轻轻一笑之间,有一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风华不彰自显。

  沈羲和也不客气,对萧华雍微微行礼表示谢过,才面向丁值:“我亦不是个得理不饶人之人,但我也不是个愚笨之人,丁二公子要我宽容,总得要说句实话。”

  丁值身子一僵,豁然抬首,对隔着幕篱也能看到她的眼,很美,如黑曜石一般,却仿佛蒙着一层寒烟薄雾,有些冷又有些看不清。

  不知为何,丁值一对上她的眼睛,就有种被她看透的感觉。

  “郡主,我句句属实……”

  “丁值。”丁值低下头咬牙才开口,萧华雍身边的随侍便打断他,“你可要想清楚,你的姨娘你的姊妹,若是没了你,又有你伤三公子在前,侯夫人会如何对待她们?”

  一句话,命中要害。

  沈羲和看了一眼这个随侍,看着不像是内侍,应该是侍卫。

  丁值一下子就慌了,他呆滞了片刻颓然跌坐在地上:“是下愚不知分寸,冲撞了郡主。”

  沈羲和看他似有松动,心思一转,便问:“你可知城门口停留之人是我?”

  丁值低下头:“知晓。”

  “是何人告知你?”沈羲和又问。

  丁值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沈羲和竟然懂他的有苦难言,忙如实回答:“是陈靖,宣平候府陈靖。”

  宣平候府啊。

  和她想得一样。

  宣平候府是萧氏外祖家,现在的宣平候应该是萧氏的表哥,康王府老夫人出自宣平候府。

  “这……”薛衡为难地看向沈羲和。

  丁值说是陈靖告诉他沈羲和今日进城,便是暗示怂恿丁值,或者为丁值坑害丁珏出谋划策,也肯定没有证据,陈靖不认就什么法子都没有。

  “谅你未铸成大错,杖责五十,小惩大诫,你可服气?”沈羲和问丁值。

  丁值立即端正跪直身子,对沈羲和深深一拜:“下愚心服口服,叩谢郡主不杀之恩。”

  “薛寺卿,如此可好?”沈羲和转头问薛衡。

  薛呈小心翼翼觑了一眼萧华雍,才道:“郡主心底仁善。”

  沈羲和对萧华雍屈膝一礼:“昭宁多谢殿下为昭宁做主。”

  萧华雍伸出指节修长的手,扶住沈羲和的素荑,虽然触碰到她,却又好似虚扶了一把:“郡主自西北千里而来,岂能让郡主受委屈,寒了西北将士之心?”

  沈羲和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代表着西北十万大军,萧华雍这样说也不为过。

  “一路舟车劳顿,请容昭宁先回府,明日入宫再至东宫与殿下问安。”沈羲和斯斯文文地开口。

  “如此,我便在东宫恭候郡主。”萧华雍顺势道。

  沈羲和微微一怔,她不过客气一句,这位殿下长着一张聪明的脸,却好似不大会看人脸色?

  诧异只是瞬间,沈羲和面色平和,没有接话,带着碧玉她们施礼之后就翩然离去。

  “郡主,太子殿下对您似有些……殷勤。”上了马车,碧玉谨慎措辞。

  有些?

  碧玉算是婉转了,这位太子殿下当众为她撑腰,与她说话,温和又透着小心。

  看向她的目光,她都能够清楚看到里面的欢喜软柔。

  “这才见面,便如此,多半是个好色之徒。”紫玉觉得这世间任何儿郎都配不上她的郡主!

  “也许是因着之前的证据,投桃报李?”红玉在萧华雍的眼里没有看到色念。

  墨玉素来不参与这些话,她抱剑坐得笔直,她只负责沈羲和的安危。

  沈羲和没有回答她们,由着她们争论。

  “殿下,您方才……”天圆急死了,“郡主若是误以为您是轻浮之人可如何是好?”

  天圆也觉得自家主子过于急切,这样会让昭宁郡主反感,弄巧成拙的!

  就算再欢喜,也要徐徐图之,要让昭宁郡主看清楚,主子是多么伟岸英明之人。

  “日后莫要在她面前太机灵。”萧华雍低声叮嘱。

  似方才威胁丁值的话,本不该天圆多言。

  “啊?”察觉到萧华雍的警告之意,天圆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

  萧华雍轻轻一笑,剑眉微抬:“她不喜欢太聪明之人。”

  尤其是要托付终身的,太聪明会让她觉得不好应付,敬而远之。

  沈羲和并不知晓她的心思被萧华雍看得一清二楚,她从大理寺出来,就浩浩荡荡带着人回了王府。

  西北王府位于和善坊,正对着皇城的朱雀门。

  被假的崔晋百和大理寺一耽误,沈羲和的马车停在西北王府深宅的大门前时,已是正午。

  王府大门打开,丫鬟仆人姿态谦卑排成两排,管家带着管事齐齐出动,引来了不少人观看。

  “老奴请郡主安。”管家沈庆年过五旬,发丝中掺杂着灰白,看到沈羲和十分激动和恭敬。

  “阿庆伯,这些年辛苦你了。”沈羲和安抚沈庆。

  “不辛苦,不辛苦,老奴在皇城脚下,哪比得上郡主和王爷还有世子在西北辛苦。”沈庆连连摇首。

  “给长姐请安。”这时一道清婉如黄莺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沈羲和第一次见到沈璎婼。

  她梳了温婉秀雅的垂挂髻,簪了两个雕花精美的赤金钗朵,绑了两根浅粉细发带,额前碎发随风浮动,清丽脱俗。

  眉间金珠花钿一点,多了一分贵气和俏丽。

  桃色长裙挽浅碧色披帛,纤柔青葱。

  肤若凝脂,明眸善睐。

锦凰

我实在不知道那些功勋氏族之后,又没有功名在身的人,对上位者该怎么自称,就用了“下愚”这个自称。   另外关于喀和咳:咳读ke的时候是个动词,咳咳叠用的时候读hai,表示喜笑的意思。   喀才是拟声词,表示咳嗽和呕吐的声音。   喀喀喀不是用来形容怪笑和阴笑。   亲们可以自行百度。   我也是前几年才知道这一点,刚开始确实不习惯,看久了就习惯了。   我写的就是言情小说,不是文学作品,不过在我能力范围内,我尽可能正确的书面表达。   所以喀喀喀我不会改成咳咳咳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