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31章:比她还体弱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46 2021-01-10 00:42:39

  薛呈能做到大理寺卿,自然是个谨慎的性子,立刻派人去查验。

  经过沈羲和的指点,很快就有了结果,罗勒果然能够使马儿失控。

  又派人去查了那匹打倒的马儿,但这个就不好查,没有办法能够证明,马儿上有罗勒香。

  除了沈羲和,此刻也没有人能够闻得到。

  薛呈立刻派人去问了治伤的镇北候三公子丁珏,丁珏自己知道马儿失控了,所以对沈羲和的下人不问青红皂白就出手很是恼怒,听了大理寺的人传述,便冷静了下来。

  他确实在马儿失控之前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儿,特意闻了闻罗勒的香气,虽然那是经过调和后的香气,但和罗勒散发出来的味道极其相似。

  “故而,昭宁有理由怀疑,是有人看到昭宁在城门口,故意对镇北候三公子的马儿动了手脚。”

  沈羲和站在大堂之上,她的语调轻缓,不疾不徐,亦不像受害者带着愤怒或是斥责的语气,气定神闲,仿佛在与人闲话家常。

  “如若不然,为何早不下药晚不下药,偏生选择这个时候?若是不知城门是昭宁,便是对镇北候三公子的马儿下了药,又有何用?”

  是啊,不是冲撞到沈羲和头上,就算是踩死几个庶民,只要庶民家属接受钱财,民不告自然官不究。

  那么对镇北候府三公子的马儿做手脚也就失去了意义。

  若只是想要恶作剧,在郊外就应该动手,摔个马落个崖岂不是更简单?

  “郡主所思合情合理,待下官寻到证据……”

  “证据无需薛寺卿费心,盛一盆清水来。”沈羲和打断薛衡,“我这里有一种香粉倒入水中,碰过罗勒之人,但凡沾上一点香粉,入水便会使得水变色。”

  薛呈连忙按照沈羲和的吩咐去行事,水端上来,沈羲和倒入香粉,又取出一些罗勒香:“大人可以亲自给他们展示展示。”

  薛呈其实还有点跃跃欲试,管刑狱之人,对这些奇物都感兴趣。

  他让医工验看了沈羲和的香,确定是罗勒的香粉之后,伸出手指沾了一点,又将手深入融了沈羲和香粉的水里,果然淡淡的红色从他的指尖散开。

  “果然如此。”薛呈大为惊奇,转身下令,“你们排好队,一个个把手深入水中,这是自证清白。要知晓,谋害郡主,徒刑十年!利用镇北候府暗害西北王府,定一个祸乱朝纲之罪也不为过,本官自当上报陛下,届时……”

  祸乱朝纲会如何,都不需要薛衡说出来,这群少男少女都吓得面无人色。

  没有做过的人自然是理直气壮,沈羲和看着这些人,有一个人面色镇定,实则垂下的手不停在搓着。

  前面已经有几个人碰过水,皆没有任何人有异常,沈羲和趁此缓缓走过排成一列的人,确定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罗勒的香气,给墨玉使了个眼色。

  墨玉上前就将他一脚踢倒,突如其来的变故,引来众人纷纷侧目。

  “就是他。”沈羲和说着,就示意墨玉将他拖上来,强制性将剧烈挣扎的人双手按入水盆之中,和薛衡一样,他的指尖一丝丝红色散开。

  见此其他人都纷纷退了一步,惊愕地盯着这个人。

  “不是我,不是我,郡主,薛大人,不是我!”十六七岁的少年郎哭得涕泗横流。

  “不是你,为何你手上有罗勒香粉?”薛呈质问。

  “是他,是丁值,是丁值许我三百金,让我将香粉撒在丁珏身上!”少年郎指着一旁另一位身量修长的少年哭喊道,“我因打烂了祖母的香玉雕,拿出修补,无人能补,只能重塑一尊,可这香玉极贵,兼之要请李大家雕琢,须得三百金才成呜呜呜呜……”

  “你血口喷人,我何时指使你?”丁值,镇北候府二公子倒是很淡定。

  “可是他亲自将香粉交给你?”沈羲和问。

  “是。”少年点头如蒜捣,却红着眼眶,“他交于我时,有纸包着。”

  “无妨,这香粉极其细腻,但凡经手,总会沾染些许粉尘。”沈羲和,“墨玉。”

  墨玉上前,丁值想要反抗,却被墨玉三两下压制,强拖着他将手按入水中。

  众人伸长了脖子看,最初是没有,但很快就有细微的浅粉色散开。

  铁证如山,丁值不敢狡辩,但他却死咬着是记恨丁珏这个弟弟,这是他们镇北候府的内宅矛盾,他不知道沈羲和在城门口,只是想让丁珏沾上人命,就算能够私了,镇北候也会厌弃这个弟弟。

  “不知便可无罪么……喀喀喀……”

  一道沙哑的声音在堂外响起,众人闻声望去。

  身后的人纷纷退开,沈羲和回首正对上来人。

  他着了一袭杏白色对襟阔袖便服衫,于领座、袖口、裾边都有精致华美的复杂绣纹,腰间素嵌着白玉镶珠的龙纹玉佩革带,足蹬乌皮靴,他身形修长。

  那张足以惊艳世人的脸庞异于常人白皙,精心修裁的剑眉之下是一双特别温和的眼睛,神采略淡,直挺的鼻梁下,是有些泛白的唇,看起来略带病容,却掩饰不了他容颜的绝世。

  他的五官不硬朗,却又不阴柔,沈羲和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脸上看到一种刚柔并济到了极致的美。仿佛他的脸,就似上苍用这世间最好的美玉,每一处都细细雕琢而出。

  他的乌发由衔珠金冠束起,金冠上有金龙盘绕,这是皇子才能佩戴的发冠。

  祐宁帝的皇子她都见过,只有一位……

  “参见太子殿下。”薛呈急急上前叩拜,其他人也恭恭敬敬跟着行礼。

  “喀喀喀……”萧华雍似乎抱恙在身,“不必多礼……”

  早就听闻这位太子殿下体弱,可沈羲和没有想到比她还要弱,说句话都感觉费劲儿。

  萧华雍在随侍的搀扶下走进来,他腰间挂了一块特别奇特的玉珏,半黑半白太极形状,随着他行动间,微微摆动,流畅优雅。

  随着他的靠近,浓烈复杂的药香将沈羲和包裹。

  “谋害郡主,意欲挑起两府争端,罪不容诛。”

  他用最轻的声音,说出最重的话。

  

锦凰

太子殿下并不体弱,只是中了毒,暂时他的本命马甲不会掉,因为他身上药香过于复杂,之前会被察觉是因为身上只带了一种香,不容易掩盖。   太子之所以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掉马,是因为他每次都有注意到细节,所有香料都换了的,他变装后闻不到自己身上有多伽罗,事实上除了沈羲和没有人能闻到。   所以没有往这方面想。   明天见,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