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30章:罗勒香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7 2021-01-10 00:39:42

  少女的声音清泠空灵,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令人完全忽视她话中的狂傲,只觉得动人至极。

  白裙紫披帛,绣纹精致秀雅,头上的幕篱遮挡了她的容颜,通身气质高华。

  不过本朝繁茂,往来多商贾,学着大家做派,出入随行比他们这些世家贵族还要张扬。

  沈羲和的人都穿着朴素,两个内侍早就被打发回宫,便没有人认得他们。

  因为有人从马上摔下来,撞破了头,故而紧追上来的人很是气愤,一部分人立刻带着受伤的人直奔城内寻找大夫,一部分人对着沈羲和怒目而视。

  “你们这些卑贱的庶民,知不知道你们刚刚冲撞的是镇北候的公子!”

  “叫你们让道你们为何不让?”

  “与他们撕扯什么,带他们去京兆府!”

  “……”

  一声声愤怒的责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沈羲和对他们做了多么伤天害理之事。

  “闭嘴!”沈羲和轻呵一声,手中的鞭子甩出去,直接一鞭子抽在叫嚣最厉害的一个人身上。

  她喜欢安静,最讨厌聒噪。

  谁也没有想到沈羲和会突然动手,她身体弱,虽然甩得动鞭子,但一鞭子下去,就多了一点不起眼的红痕,真要说伤那是没有的,可这一鞭也是把人的脸面给踩在了脚底。

  “我与你拼了。”被沈羲和一鞭子抽在脸上之人,立刻拔出腰间的长剑朝着沈羲和刺来。

  一群纨绔子弟,佩剑也不过是装饰,根本没有靠近沈羲和,就被沈羲和的护卫给踢飞出去。

  又有两个人郎君冲上来,毫无例外被沈羲和的护卫轻易撂倒,他们这才发现沈羲和身边都是孔武有力之人,扯着嗓门对着守城的士兵高喊:“郎将,郎将,此处有人城门动武,殴打功勋士族之后!”

  一直被莫远按住的城门郎将这才得了自由,恨铁不成钢一挥手,让士兵冲上前,却不是对沈羲和,而是将这群功勋士族之后围住。

  早在镇北候府三公子声音传来之前,他就看到了莫远递上来的文牒,正要上前行礼,却不想突发变故,莫远得了沈羲和的暗示,将他按着不准他动。

  偏这些横行无忌的人张扬惯了,丝毫没有察觉异样,就这样把沈羲和得罪得死死的。

  “末将城门郎孙进忠拜见昭宁郡主。”孙进忠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呆了。

  “孙郎将不必多礼。”沈羲和虚虚一抬手,目光隔着一层薄纱落在安静下来的人群当中,“我生于西北,从未见过京都繁华,早闻京都盛况,今日刚入城门,着实大开眼界。诸位想要评理,我看不必去京兆府,不如随我一同去大理寺走一遭。”

  说完,沈羲和便翩然转身,在红玉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郡主,我们真要去大理寺么?”碧玉瞅了后面一眼,一群锦衣华服的少年少女都被莫远的人强制押着,这里不知道牵扯到多少京都名门望族。

  “戏台子都有人给我搭好了,我怎能让她失望呢?”沈羲和眸光沉寂无波。

  “这……”红玉心惊肉跳,这竟然是有人故意安排,给自家郡主挖坑!

  “那马儿上有一股罗勒香,根本止不住。”沈羲和轻轻闭上眼。

  罗勒香是番邦进贡而来,是一种极佳的香料,与诸多香草香花混合都能达到舒心凝神的功效,却也可以调制出避孕或是催情的香。

  镇北候府这位三公子倒不是真的要横冲直撞过来,他是控制不住马匹,才会喊人让道。

  沈羲和最初根本没有发现,是人甩下去,马儿栽倒之后,沈羲和从那边走过,才闻到了十分浓郁的罗勒香气。

  即便如此,沈羲和也没有当做是有人故意为她设局,可随之而来的人群中,很明显有煽风点火的人,开口就喊她卑贱的庶民,但凡人听了都会心中不悦。

  这场冲突就注定要闹起来,有人煽动,有人义愤填膺,肆意惯了的人就越想越恼怒。

  “是什么人?”紫玉怒了,这太恶毒了,要让她们郡主一入城就得罪大半权势。

  “女人。”沈羲和从鼻子里发出短促一笑,“一会儿,我们转道去王府。”

  不会是几位皇子的手笔,他们很清楚沈羲和带来的人不可能被这群花架子所伤。

  这样的法子阴损而又绵软,也不像是男儿的刚毅凌厉。

  这个京都,恨她的女人应该只有一个——萧氏。

  兼之昨晚的事情,萧氏这会儿估计恨毒了她。

  她想先回郡主府养一养身子,再来收拾萧氏,萧氏却迫不及待送上门,那就成全她!

  靠在碧玉身上,沈羲和养神,养好了神,再好好收拾萧氏。

  大理寺卿一听昭宁郡主来了,还押着一群高门大户的郎君与女郎,立刻丢下手中的文书,急匆匆就迎出来。

  “下官薛衡拜见郡主。”即便是出身大族薛家,官居正三品大理寺卿的薛呈,见到沈羲和也要规规矩矩的行礼。

  “薛寺卿。”沈羲和也回了一个晚辈的礼,显得十分客气,“昭宁此来,是要告人谋害昭宁。”

  沈羲和话一出,被她的人押来的少男少女眼睛都瞪直了。

  谋害郡主,稍有不慎就是徒刑十年的大罪!

  薛呈还看到了两个薛家子弟,气得暗瞪几眼,客客气气对沈羲和道:“何人如此大胆?郡主请将原委道来,下官定会严查,给郡主一个交代。”

  “方才城门口镇北候府三公子马儿失控朝着昭宁直冲而来,在当时的情况下,昭宁是万不可能避开,马儿受到罗勒香刺激才失控。”

  沈羲和淡淡扫了被押来的人群一眼:“他们是群聚策马,只有镇北候府三公子马儿失控,此香定然是要至城门口才做了手脚,否则失控的马儿不止这一匹。”

  “罗勒香能使马儿失控?”薛衡是头次听闻。

  罗勒才传入不到十年,并没有多少人知晓其功效,正是如此,才方便她行事。

  “薛寺卿可去试一试。”沈羲和淡声道。

锦凰

罗勒可以调制出避孕和催情的香,这是真的。   另外我这里说一下昨天郁金香的问题,这个事情比较复杂,在唐朝的时候郁金是一种中药材莪术,而郁金香指的却是藏红花,但是我昨天文里荷兰那种含有减毒的郁金香,那种在唐朝的时候也已经有。   古代有一种叫做“鬯(change)”的祭祀用酒,就是用郁金草酿黑黍而成。   我不想搞得太复杂,让读者看着费神,所以没有说明,但有读者提出来,我也就在这里特别说明一下,藏红花我会藏红花,不会说郁金香,郁金我会说莪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