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26章:脱胎换骨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1 2021-01-08 00:00:00

  西北王府和康王府在十四年前就结下了死仇。

  十四年前,沈岳山奉诏入京受赏,谁也没有想到帝王赐下的酒水竟然被下了药。

  起先以为是不胜酒力的沈岳山被恩准在宫中小憩,萧氏就是那个时候潜入了沈岳山歇息的寝殿。

  秽乱宫闱,糟蹋的又是帝王堂妹,康王府嫡女。

  祐宁帝雷霆大怒,若非太后查清有人给沈岳山下药,是萧氏自己买通宫人,动了皇帝的御赐之酒,只怕沈岳山被下狱都不为过。

  饶是如此,皇家要脸面,祐宁帝怎么能让自己的堂妹为妾?不过错在萧氏,又有太后主持公道,皇族宗亲施压,想要沈岳山娶萧氏为平妻。

  沈岳山当时只能忍着恶心应下,消息传回西北,怀着沈羲和的西北王妃当即受了刺激,才八个月就被迫早产,后又难产,生下了病弱的沈羲和撒手人寰。

  沈岳山闻讯进宫,上交西北兵权,要为发妻守孝,绝不肯再娶萧氏。

  恰好这个时候西北之外的突厥来犯,祐宁帝无法,只能申饬萧氏和康王府,并大肆追封西北王妃以及吊着一口气的沈羲和。

  最终就是沈羲和被封为食邑三千,享国公待遇的昭宁郡主,封号中用了一个宁字,彰显帝王荣宠。

  沈云安被封世子,萧氏留在京都,终身不得踏入西北一步。

  沈岳山这才临危受命,再次领兵平定西北外乱。

  谁也没有想到,萧氏竟然在两个月后诊出喜脉,十个月后产下沈岳山唯一的庶出之女——沈璎婼。

  父亲是权倾一方的西北王,母亲是王府嫡出郡主,舅舅是当今圣上,本该是比肩公主的金枝玉叶,却因为庶出而极其尴尬。

  前些年,沈璎婼在宫中伴着四公主读书,因为机敏聪慧而被祐宁帝喜爱,封了县主,才好了些。

  康王府与沈羲和不但有杀身之仇还有杀母之恨!

  “郡主府。”沈羲和不喜欢人多,“着人多购置一些花草树木。”

  “诺。”碧玉又退下去安排。

  沈羲和有些疲惫,在红玉的服侍下小睡了半个时辰,刚醒来就被红玉告知谢韫怀来了。

  半个月的时间,谢韫怀琢磨出了些门道,不过没有实践也不能笃定,但脱骨丹就这么一粒,肯定不能随意寻人试验,谢韫怀听闻沈羲和到了,便上门请示。

  “如何服用,我亲自来。”沈羲和面色平淡。

  “郡主三思。”谢韫怀不赞同沈羲和以身试药。

  “此药只此一枚,而我亦不过三五载可活,不如放手一搏。”沈羲和坚持。

  “郡主此药虽无大害,可火气足、燥气盛,在下建议以雪水引药。”谢韫怀知道劝不了沈羲和,便斟酌后道,“酒杯一杯雪水,半钱脱骨丹。郡主先服用一次,我为郡主切脉几日,再行定论。”

  脱骨丹内含有大量大补之药,尽管白头翁配伍精妙,可沈羲和女子体寒又弱,谢韫怀极其保留,半钱已经是在保证能有药效的情况下最低的服用量,完全是按照孩童标准来。

  雪水很容易弄到,诸多茶庄好茶之人都会采集冬日雪水,只要花钱没有买不到。

  沈羲和正要吩咐红玉去买一坛回来,谢韫怀拎起一个小酒坛:“这是在下储藏的白梅雪水,郡主若要服用,便用它吧。”

  “多谢。”沈羲和没有推辞,趁着谢韫怀在,当下倒了一杯,又刮了约莫半钱的脱骨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先吞药含于口中,接着一杯冰冷的雪水一饮而尽。

  沁骨透凉的雪水滑入体内,沈羲和觉得手脚冰凉,偏偏丹药入体,又似一团火在烧。

  霎时间,沈羲和只觉得体内冰火两重天,本就较于常人苍白的小脸血色尽褪。

  汗渍细细密密从额头上渗透出来,她难受痛苦至极,却咬着牙闭眼硬生生扛着,一言不发。

  “齐大夫,郡主会不会受不住?”红玉看了眼睛泛着泪光。

  谢韫怀面色凝重,扣住沈羲和的脉搏不松手,感受着她的脉象变化,另一手捏着银针,随时准备给沈羲和施针。

  沈羲和的脉象变化异常,时而气若游丝,时而建强浑厚,让谢韫怀剑眉渐渐拧起。

  撑不住冰火相撞的剧痛,沈羲和砰的一声趴在桌上。

  “郡主!”红玉和碧玉大惊失色,守在外面的墨玉和紫玉也冲了进来。

  谢韫怀抿唇,要给沈羲和施针。

  针尖的寒芒闪过眼角,沈羲和虚弱艰难开口:“撑……撑得住……”

  沈羲和痛得额头和手背上青筋起伏,泛白的唇都染上了一层血,还咬牙强撑。

  谢韫怀扣着她的手腕,虽然她脉象混乱,却渐渐在趋于平缓,这会儿施针就会前功尽弃。

  “手绢,给郡主咬着。”谢韫怀沉声吩咐。

  碧玉忙掏出干净的手绢折叠好递给沈羲和,沈羲和难受得浑身轻颤,却闭上了眼睛。

  她也能够感受到这种痛苦的滋味在以很缓慢的速度减轻,最痛苦的时候她都撑过去,后面她也能挺住。

  她有预感,如果这样服用脱骨丹有效,那么她日后每次服用,都免不了这样痛苦一次,这会儿不硬扛下去,日后就会心生怯意。

  谢韫怀见她抗拒了手绢,心里叹了口气,眼底划过一缕疼惜。

  明明是世上一等娇贵的人儿,寻常闺秀绣花针扎一下便要闹上许久,她那么柔弱,又是那样千娇万贵长大,却能够忍下这份煎熬,不得不令他刮目相看。

  整整半个时辰,沈羲和疼了半个时辰,在痛苦消失之后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睁开眼就看到兔子眼的红玉和紫玉,心头微微一暖。

  “郡主,郡主我们以后不服脱骨丹了可好,等珍珠姐姐回来,我们定能寻到其他法子。”紫玉一边扶起沈羲和,一边哽咽地开口。

  “我这不是熬过来了么?”沈羲和脸色依然苍白,声音轻柔,“我也想,有朝一日能和阿爹长兄一起驰骋草原,与风同奔,逐日而行。”

锦凰

一钱现在换算是五克,但在古代一斤等于十六两,一两等于十钱,这样换算下来一钱就等于3.125g。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