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24章:搞完事就跑的太子殿下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1 2021-01-07 00:00:00

  暮色四合,天光翳翳;树叶婆娑,夜幕沉沉。

  用了夕食,沈羲和在小院里踱步,消食也为了锻炼体魄。

  “砸死它,砸死它。”

  “俺娘说这东西咬人,有毒!”

  “砸它,砸它!”

  孩童夹杂着乡音的起哄声传入沈羲和耳畔,隐约间还有一种怪异的野物惊惶而又凄惨的声音。

  这种声音有些耳熟,沈羲和遂出了院子朝着声源走去。

  墨玉拎着灯笼连忙跟上,村中有个大院坝,中间有棵巨大的榕树,树上因为村中一种信奉常年挂着照明的灯,也因此这个村子的孩童日落后也没有被拘在家里。

  沈羲和与墨玉到时,就看到约莫七八个孩童围绕着老榕树,拿着石子往树根处砸,一抹不灵活的身影躲避着嘶叫着,它的眼睛发着光。

  “墨玉。”沈羲和立在院坝边缘。

  墨玉一个闪身到了老榕树前,手中未出鞘的剑一划,将一颗即将砸中小东西的石头挑开,大步上前将血迹斑斑的一团拎了起来。

  小孩子们都很畏惧大人,尤其是家里叮嘱过这些都是贵人不能冒犯,看到墨玉和沈羲和,他们都没有追过来。

  “郡主,这是何物?”墨玉拎着流着血还在挣扎的小东西。

  像猫不是猫,类狸不是狸,墨玉从未见过这等动物。

  “去给它洗洗,处理好伤口。”沈羲和有洁癖,这家伙现在太脏,她不想碰甚至不愿靠近。

  墨玉知道沈羲和是要这东西了,于是对它的态度好了些,不过小东西爪子很利,以为自己要对它不利,还要反抗,在墨玉手里却是徒劳,等到墨玉把它收拾干净,才送到沈羲和面前。

  洗干净擦干的小东西被送到沈羲和面前,皮毛似猎豹,色泽鲜艳,斑纹清晰,毛绒柔细,是个讨喜的小家伙,沈羲和伸手想要摸一摸。

  小家伙却潜伏着,在沈羲和的手靠近一瞬间亮出了利爪,奈何它还来不及伤到沈羲和,就被墨玉的手将脖颈卡住,它发出“呜呜呜呜”的叫声。

  圆润粉嫩的指尖点了点小东西的脑袋,沈羲和:“学乖了么?”

  小家伙依然“呜呜呜呜”叫着,沈羲和抬眼给了墨玉一个眼色,墨玉松开了手。

  小家伙趴在桌子上,一动不敢动。

  沈羲和拎起它的脖颈,看向它的身下,有个肿囊:“去车上把香具旁边的盒子取来。”

  这是一种灵猫,夜行动物,看它腿上的伤应是掉入陷阱又侥幸逃出来,跑到了村子里被玩耍的孩童围住,它和猫一样夜间眼瞳会发光,被孩童们当做异类想要除之。

  灵猫有香囊,会产灵猫香,极其珍贵稀有。

  灵猫香不仅可以入药,镇痛安神还能通经络、透肌骨、消痈肿。

  若是用于调香,可使香味浓郁、柔和并经久不散,还可以抑制鼠疫。

  墨玉取来了工具,沈羲和让墨玉拉起它的尾巴,握紧后肢,亲手掰开它的香囊,轻轻将里面的香挤出来。

  最初灵猫是奋力反抗,并且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叫声,感觉到沈羲和动作轻柔,才温顺下去,挤完香后还给它细心涂抹了甘油。

  挤完香不疼还很舒服的灵猫趴伏着,眯着眼睛仿佛在享受。

  沈羲和收好香,净手回来,就看到小东西卷缩在原地,大有赖着不走的架势。

  “也罢,养你几日。”每隔三日可以取一回香。

  这小东西受的伤不轻,现在出去也无法捕猎或是上树寻野果,指不定得饿死。

  沈羲和收拾妥当,刚躺下,灵猫就跑过来,竟然要在她旁边赖着。

  “不可得寸进尺。”点了点头的脑袋,就将它扔下榻。

  落在地上的灵猫呜呜了一声,却没有再跳上去。

  睡了大概两个时辰,有利箭咻咻咻射进了沈羲和的屋子,吓得灵猫呜呜叫,又跳上了沈羲和的床榻。

  沈羲和缓缓睁开眼,柔软的手搭在灵猫的背上,轻轻抚着,对射进来的暗箭视而不见。

  床榻背窗,能够对准床榻放箭的方向埋伏的都是她的人。

  几只箭射进来后,箭上的竹筒溢出白雾,是迷烟。

  “拙劣的曼陀罗香。”沈羲和微微颦眉,她对粗制滥造的东西很不喜。

  “墨玉……”

  “救命啊——”

  沈羲和正要吩咐墨玉行动,一道尖锐的叫声划破夜空,一瞬间整个村子都亮起了烛火。

  沈羲和闭上眼睛,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极其恼怒。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墨玉从外面回来:“郭公子的屋内爬入一条毒蛇,受到了惊吓。”

  “那些人呢?”沈羲和明知道结果,却还是问了一句。

  “郭公子的叫声惊走了他们。”墨玉回答。

  毕竟他们只是想要用迷药,悄无声息对沈羲和下手,郭道译一声惊叫,全村都醒来,这个村子有四五百口人呢。

  难道要将整个村子都灭口?

  屠村四五百人必然引起官府追查。

  “多事。”沈羲和声音染上夜的寒凉。

  洛阳城他扮作绣衣使打断了她的计划,昨夜又扮作书生横插一脚,今夜掐着时间惊叫一声。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萧长卿定然会就此收手,毕竟他也不是非要她的命不可,每次都这般不顺,会让他心生不妙之感。

  她距离京都越近,萧长卿也越不好动手。

  她原本计划着把事情闹大一点,摆明态度,到了京都就懒得和萧家的人虚与委蛇。

  偏生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屡次阻拦,看着也不像是偏帮萧长卿,沈羲和的恼火还在于闹不明白这家伙的目的。

  “郡主,可要婢子……”

  “歇下吧。”沈羲和闭上眼。

  她身子骨不好,需得好生休息,等天亮了,再给他点苦头吃。

  沈羲和很快就入睡,隔着不远的另一座小院,郭道译喝了几口茶水,润了润嗓子:“天圆,快收拾行李,我们即刻启程。”

  “主子,这大晚上……”同样易了容的天圆瞅着外面昏沉的天。

  “再不走,明儿你主子就要倒大霉。”郭道译眼底掠过一丝笑意。

锦凰

香料不仅来自于植物,也来自于动物,灵猫就是一种会产香的动物,在古代应该会比较常见,它们会出入居民房屋或者田埂捕猎,现在很难见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