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23章:持续掉马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9 2021-01-06 00:01:00

  “天圆。”华富海打断下人,转而道,“她认出了我。”

  “这……这如何可能……”天圆震惊不已。

  他们主子自八岁起就开始乔装打扮,后特意寻了民间奇人钻研此道,便是他们这些自小跟随之人,若是主子有心想隐瞒,也难以洞悉破绽。

  “我亦不知是何处让她警觉。”华富海对此极其好奇,眸底有笑意一闪而逝,“若非察觉,以她堂堂西北王爱女的身份,哪会对我这个商贾如此客气?”

  “殿下,您是说郡主她知道您……”天圆更是心惊肉跳。

  华富海含笑摇头:“不,她知晓我是昨夜的绣衣使。”

  似是想到了什么,华富海笑意更浓:“若她看透了我,知晓我真实身份,便不会这般谨慎,莫要忘了她对老五和老九的态度。”

  正是因为看不清,正是因为知晓他能伪装成天子近臣绣衣使,才会处处有所保留。

  皇太子也好,亲王也罢,真要是知道了底,这位郡主只怕就不放在眼里。

  “沈岳山为人严肃,儿子也刻板,倒是这个女儿甚是有趣。”华富海眼中划过一点兴味。

  沈羲和不知有人在赞她有趣,此间事了,她便立刻整顿,次日一早就由洛阳出发赶往京都。

  沈羲和身子骨极差,他们行路缓慢,到了夜里才出了洛阳城,这一夜只能在荒郊野岭将就。

  墨玉猎了野兔正在烤,在沈羲和的指导下,抹了不少香料和蜂蜜,香气随着滋滋滋的出油声飘远,便有人循香而来。

  听到马蹄声,沈羲和与墨玉警惕地盯着声源方向,来的是一对主仆。

  男子面容有几分俊秀,着了一袭没有任何纹饰的天青色襕袍,看起来有些清瘦。

  他翻身下马时,还险些没有站稳,腼腆走上前对沈羲和一揖:“二位女郎,不知可否行个方便,容我主仆二人在旁休息。”

  似是怕沈羲和二人误会,少年郎连忙掏出文牒:“小生郭道译,是赶考学子,绝不是奸恶之人。”

  墨玉看向沈羲和,沈羲和很冷漠地拒绝:“男女有别,公子请离去。”

  少年郎却没有走,而是踟蹰地继续试图说服:“女郎还请通融一番,夜已深,咱们一道,也能互相壮胆……”

  “我无需壮胆。”沈羲和打断他。

  “小……小生需要……”少年郎声音弱弱地响起,说着还怯怯地看了漆黑的四周一番。

  “与我何干?”沈羲和隔着幕篱垂下的轻纱,冷冷看向少年郎。

  墨玉刷地一声拔出手中的长剑。

  少年郎仿佛受到惊吓退了一步,有些害怕不敢再多言,只能牵着马儿跑到远处蜷缩着,他的仆人好似也很胆小,取出了干粮,主仆二人就靠着树,时不时张望这边。

  “郡主,可要驱逐?”墨玉低声问。

  “不必。”沈羲和盯着已经开始绽皮的烤兔,“可食。”

  墨玉立刻用干净的匕首将兔腿切下来,从马车里拿了木盘,将之切成小片放置递给沈羲和,剩下的她和扮作车夫的护卫分了。

  男女有别,谢韫怀不宜与他们一路,便先行去了京都。

  霸道的香气飘过去,少年郎似乎是忍不住香味的引诱,犹豫了许久,拿了一个木盒走过来,小心翼翼地问:“女郎,我可否用这盒透花糍与女郎换些肉?”

  木盒打开,半透明的糕体,灵沙臛塑出的桃花隐约映透出来,十分精巧与美丽。

  沈羲和瞥了一眼精致的透花糍,她自己也会做,但一向自视甚高的沈羲和,第一次见到有人做出来的透花糍和自己所做的精致程度不相上下。

  “墨玉。”她轻轻唤了一声。

  墨玉会意,将另外一只兔子一半分给了郭道译,从他手里拿了透花糍,她先吃了一块,确定没有异味和毒,才剩下的三块递给了沈羲和。

  郭道译得了兔子很是开心,竟然直接在火堆旁边距离沈羲和不远的位置坐下。

  对此沈羲和皱了眉,恰好此时她用银签子插了切开的一小块透花糍入口,软糯适中,香甜不腻的口感,让沈羲和心情极好,便不与他计较。

  她脾胃弱,这等不好克化之物,只能浅尝辄止,一块都没有吃完,剩下的都给了墨玉和护卫。

  “女郎的兔子入口香贯鼻喉,直通肺腑;肉厚处醇香粑软、肉薄处酥香脆爽;腰肋脆韧独特、让人越嚼越香。”郭道译吃得满足至极,吃完后忍不住问,“不知可否请女郎赐下方子?愿以金相赠。”

  沈羲和极其讨厌这等看不懂眼色之人,正欲开口,这时一阵风吹来。

  从郭道译的方向抚向她,清新的木香之中若有似无飘浮了一点多伽罗之香。

  沈羲和眸光一闪,抬起头打量着这个少年郎。

  他面容秀气,语态和神色都没有丝毫与文弱书生相悖之处。

  若非这一缕香气,由始至终沈羲和没有怀疑过这个路遇之人。

  绣衣使和富商玩完了,现在又扮成书生,还故意接近她。

  沈羲和仿若未觉,冷冷地拒绝:“我看起来像缺金之人?”

  好似没有想到这位女郎如此高冷,毫不留情驳了他,他兢兢业业扮演着文弱书生,有些委屈巴巴地低下头。

  沈羲和瞥了他一眼,不想理会这人的目的,她能够感受到他对自己至少没有敌意和恶意。

  且由着他装模作样,她在墨玉的陪同下,简单洗漱一番就上了马车,升起了铜板防风隔音,安然入睡。

  早间醒来时,那对主仆已经先行一步。

  沈羲和没有将人放在心上,有任何目的,迟早都会知晓。

  平静行路一日,他们找了个村子落脚,刚入村子里,就看到郭道译和两个村民有说有笑走出来,看到沈羲和的马车,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再一次自来熟上前:“女郎,我们又遇上了,真巧。”

  沈羲和在墨玉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戴着幕篱走向他,目不斜视与他擦身而过,更清晰闻到了多伽罗香,扔给他平淡两个字:“不巧。”

锦凰

灵沙臛(huo)是豆沙,在唐朝已经有豆沙,唐朝还有各种奶质糕点以及冰淇淋,后文会提到。   羲和郡主吃货的隐藏属性被太子殿下掌握哈哈哈哈哈。   明天见,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