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19章:不看凡俗的眼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22 2021-01-04 00:01:00

  绣衣使也不会看不清对方身着衙门的衣裳,依然视而不见,出手如此狠辣凌厉,在谢韫怀看来,明显维护沈羲和。

  “齐大夫,可识得方才那位绣使?”沈羲和问。

  谢韫怀突然开口言及绣衣使,自然是听到了她在马车上和珍珠的话,故而不再隐瞒身份。

  绣衣使神出鬼没,沈羲和只打过两次交道,都没有见过今日这位绣使。

  “赵国公府五公子,庶出。”谢韫怀回。

  赵国公,庶出?

  沈羲和黛眉微微一蹙,方才那人身上明明是多伽罗香。

  多伽罗乃是沉香之极品,一两可值百两黄金,比起世人眼中贵重的龙涎香都要珍稀许多。

  这种香料坊间有价无市,顶多就是巨富之家能够搜罗一些。

  赵国公府虽然还是公爵,但早就没落,甚至为了装点门面,嫡次子都迎娶了商户之女,当年十里红妆,在京都津津乐道了许久。

  如何能够用得起这等金贵之物?难道是祐宁帝赏赐?

  沈羲和陷入了沉思,不知不觉就入了城,他们是踩着关城门的点入城,谢韫怀执意要送他们回客栈,自然是出不了城,便在他们入住的客栈要了一间客房。

  一起用了晚膳之后,沈羲和见谢韫怀迟迟不开口离去,便知他有话要讲。

  她亲自置了茶具,动作优雅从用小炉烧山泉水开始,分茶、泡茶、倒茶,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着她素白的手一举一动,都觉得赏心悦目。

  “齐大夫,请用茶。”

  谢韫怀低头看着杏黄明净的茶汤,鼻息间是清爽怡人的茶香:“君山银针。郡主,对在下似乎很是了解。”

  沈羲和没有给自己倒茶,而是倒了一碗桃花饮子:“我与已故信王妃是闺中密友,信王妃未出阁前,向我提及过齐大夫。”

  说来也巧,沈羲和与长兄,西北王世子沈云安兄妹之情极深,沈羲和八岁那年,沈云安上京,一去半年,才走一个月,沈羲和就整日嚷着要兄长,沈岳山无奈就给了她一只信鸽。

  飞鸽传书两个月,她的信鸽有次被误伤,落入一位姓顾的姑娘手上

  顾姑娘养好了信鸽,又让信鸽带信和小礼物回来致歉,若是现在的沈羲和定会一笑置之。

  当年的沈羲和善解人意,又觉着十分新奇,便又回了信安抚,一来二去,两人倒是书信往来六七年,珍珠等人也只知对方姓顾,直到去年才断了。

  这位顾姑娘沈羲和知道是谁,和被灭门的顾家倒也没关系,也是京都官宦之家,只不过去年末犯了事儿,顾侍郎流放途中去了,他的女儿此刻应该充入了掖庭宫。

  待她入京都之后倒是可以寻一寻,不过她此刻把这位信友定义成顾青栀,自然是另有安排。

  至于沈岳山和沈云安有没有去调查这位顾姑娘,沈羲和并不怕,谁说联络要用真的住址?

  她沈羲和说是谁就是谁!

  沈羲和的话,让谢韫怀握着茶杯僵住了身体,内心翻江倒海。

  顾青栀与沈羲和便是故交,沈羲和从未见过他能够一眼认出,说明顾青栀给沈羲和传递过自己的画像。

  一个闺阁贵女,除了父兄,便只能画丈夫,那时他应当是和顾青栀有婚约在身。

  他没有想过顾青栀会画他的画像……

  “齐大夫似乎很意外。”沈羲和捕捉到谢韫怀眼底一闪而逝的惊诧。

  “信王妃是我此生见过,最冷静,最沉着,最清醒的女子,她有一双不看凡俗的眼。”谢韫怀言罢,将杯中已经凉了的茶水仰头一饮而尽。

  “不看凡俗的眼?”沈羲和第一次听着有人用这么特别的话来形容曾经的她。

  “逝者已逝。”谢韫怀却没有向沈羲和解释,而是以对死者的尊重来避开这个话题。

  沈羲和没有追问,而是忽而问道:“齐大夫对信王妃形容独特至极,不知齐大夫觉得我又是怎样一个女子?”

  不看凡俗的眼,细细品味,对顾青栀倒是点评极其到位。

  沈羲和想知道,如此一针见血的谢韫怀,可有觉得她不一样。

  谢韫怀抬眼,坦荡对上沈羲和的目光,知晓她并没有什么男女绮思,也非是要撩拨他,而是真真切切在和他认真闲聊,便也直言:“郡主,是我此生所见,最深谋远虑、深不可测也深藏不露的女子。”

  他在马家庄见过沈羲和,亦知沈羲和救了萧长赢,更知萧长赢因何被追杀,他去马家村也不是偶然回去,同样是冲着萧长赢而去。

  萧长赢至今没有回京都复命,说明他被一路追杀到马家庄护得好好的东西不见了。

  而前些时候,他发现萧长赢追着沈羲和来了洛阳,东西落到何人手中不言而喻。

  今日沈羲和被追杀,她竟然早有准备,甚至仿佛谁下的手都了然于心。

  他深信便是没有绣衣使横插一脚,她也会全身而退,说不定还会将这件事闹得更大,大到龙椅上的那位都得向她低头服软才能揭过。

  他十分好奇,西北那样尚武的刚阳之地,是如何养出了她如此之深的城府,处变不惊的泰然,运筹帷幄的睿智?

  “女子?”沈羲和咀嚼这两个字,“看来还有男子。”

  谢韫怀放下一直捏在手里的茶杯,站起身:“郡主入了京都,自会遇上。”

  这是婉转承认,确实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言罢,谢韫怀对沈羲和微微作揖后离开。

  沈羲和也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她一直坐在雅间,直到墨玉赶回来,身上有些轻伤,确定她没有什么大碍才歇下。

  一夜好眠,次日一早,就有个身穿葛衣的老仆带回了她的画卷,留下了一个地址,约她今日午后相见。

  地址就在城中,沈羲和让珍珠拿出仙人绦,每次嗅到它的气息,她都觉得心旷神怡,就连时不时蠢蠢欲动的肺部也会乖觉下去。

  这东西书籍上记载实在是太少,她根本无从下手,现下尚未枯萎,也不知能保存多久。

  最终,沈羲和还是决定带着仙人绦去见白头翁。

锦凰

太子殿下第一件小马甲——绣衣使。   绣衣使是汉武帝组建,类似于明朝锦衣卫。   明天太子殿下披上第二件小马甲哈哈哈哈哈。   桃花饮子不是花茶,是一种香料,鲜花,药材做的饮料,在唐宋时期有很多这类饮料,统一称作饮子。   明天见,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