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18章:多伽罗之香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08 2021-01-04 00:00:00

  “他竟然想让官兵借剿匪之名,杀了郡主!”珍珠惊愕。

  眸光微转,落在飘溢出去的香烟之上,沈羲和唇角微掀:“有何不可?剿匪有功,这些草寇死了,顺道还灭了口。”

  天家皇子心机都如此深沉么?

  珍珠也是个机敏之人,但从未接触过这些,此刻不由心惊,呐呐道:“郡主若是……他们如何与王爷交代,还有世子爷……”

  “交代?”沈羲和轻笑着摇头,“昭宁郡主不好好随着护送的亲卫,跑到山野间……”

  说着,沈羲和抬起头望向外面:“你可知齐大夫的身份?”

  “齐大夫不是寻常山野大夫?”珍珠其实怀疑过,毕竟谢韫怀的气度一眼就能看出是高门贵子,她还以为谢韫怀是家道中落才流入乡野,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他是谢韫怀。”沈羲和轻声道,“我与他横死于此,大可按个私奔之名,到时候便不是朝廷要向阿爹交代,而是阿爹要向朝廷交代。”

  昭宁郡主入京都,虽然还没有正式赐婚,但祐宁帝和沈岳山已经达成了默契。

  板上钉钉的皇家儿媳,不顾天家脸面,和旁人私奔了,定个触犯君威的罪名一点也不为过。

  山野村夫不好攀扯到私奔,换成谢韫怀就合情合理。

  “这是萧长卿设的局呢。”沈羲和又叹了一句。

  萧长卿由来谋定而后动,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万全之策,其实他若为皇,也必将是一代明君。

  只不过萧长卿与她,注定为敌。

  她不恨萧长卿,正如当日所言,顾家和皇家已经到了水火不容。

  顾家赢了,祐宁帝必将沦为傀儡,这些个皇子也会一个个无声无息地消失,尤其是在顾青栀意外怀孕的情况下,若是诞下一个男婴,萧长卿只怕也性命难保。

  没有对错,形势所迫。

  祐宁帝要维护皇权,顾家要维护士族之权,总有一个输赢。

  不恨,也不意味着她能够坦然到重新再接纳一次,到底是隔着无数条难以跨越的人命。

  “信王殿下便如此忌惮郡主?为了将郡主置之死地,竟不惜如此大费周章?”珍珠觉得有些过了。

  便是沈羲和日后注定与他们为敌,恼了沈羲和抢走烈王殿下辛苦搜罗来的证据,想要警告沈羲和,也不至于动用如此多的人脉,稍有不慎就会暴露自己的实力。

  “单我一人,自然不值得。”沈羲和放下了竹扇,“他是想要看看,我背后之人是谁。”

  将他们自以为是的那个她为之截取胭脂案证据的人逼出来,若是顺利,指不定还能把证据重新截回去。

  珍珠正要说些什么,就听到外面一阵阵栽倒的声响,她小心翼翼撩开车帘一角。

  只见那些草寇突然面色苍白,有些捂着心口,有些咬牙强撑,攻击也变得十分笨拙,沈羲和的车夫是一等一骁勇之人,谢韫怀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武艺不知比当年高了多少。

  很快,围攻的人便出现颓势,有些直接抓着心口逃了。

  “前面有悍匪缠斗,格杀勿论!”就在此时,远处火把一簇簇亮起来,一道厉喝,一群官兵冲了过来。

  事情的发展,完全顺着沈羲和的猜测,沈羲和望着这些人踏马奔涌而来,脸上的厉光完全不逊于真正的悍匪,依然镇定自若。

  她灭了香炉,正要放出信号丸,却听到疾驰的马蹄声从她身后而来。

  撤去铜板,掀开车窗帘子,只看到一抹银色的身影从眼前一闪而过,旋即一缕似有若无的香气拂过她的鼻息,这股气息温软却透着高雅尊贵。

  “多伽罗之香……”沈羲和迅速奔上前,掀开了车帘,就看到那一抹银色身影对着冲过来的官兵银剑一划。

  寒洌的夜光下,三颗头颅就抛上了空中,血液喷溅。

  凌厉的手段,惊散了后面之人的气势,纷纷勒马停下,还不等领头之人质问,就听到那身披银白色披风,背对着沈羲和之人沉声先发制人:“绣衣使办公,你们是何人?”

  竟然是天子近臣——绣衣使!

  绣衣使一出,必有惊天之事。

  只听帝王之令的绣衣使,奉诏讨奸,督查百官,三品以下可直接下狱,手握虎符,有调兵之权,是文武百官,闻之色变的存在。

  “绣使恕罪,下官并非有意冲撞。”前一秒还凶神恶煞,连当朝郡主都敢暗杀的人,这一刻在这位绣衣使的面前乖巧如猫,战战兢兢翻身下马,“下官是奉命来此剿匪。”

  “剿匪?”银袍绣衣使转头看了马车一眼,目光扫过倒下的一些人,“此处还有山匪,需得劳动官府?”

  那领头的小官面色讪讪:“绣使所言极是,是下官消息有误。”

  银袍绣衣使调转马头朝着马车驱来,沈羲和看着夜光之中逐渐清晰的脸,下意识拢了眉。

  这位绣衣使长相俊朗,五官也刚毅,可却和那一双银辉凝聚,华光深藏,如渊如海的眼瞳极不相称。

  “车上何人?”银袍绣衣使朗声问。

  “回禀大人,民女等是路过此地,正欲回城,遇上了劫掠之人。”珍珠下了马车,将随身携带的文牒递上去。

  绣衣使接过粗略一翻,坐在马车上的沈羲和清晰捕捉到他唇角一抹笑纹一闪而逝。

  “启程吧,再晚便入不了城。”绣衣使将文牒还给珍珠,就牵马让开一边。

  他带了四个人,四个人也纷纷驱马到路旁,官府的人见此自然也跟着让道。

  车夫和谢韫怀坐上了马车,马车缓缓前行,沈羲和撩起了窗帘,与那双渊海一般深不可测的眼瞳对上一瞬。

  “郡主,绣衣使来此地,可要传信与莫远,问问是否出了大事?”珍珠长于西北,也知道绣衣使轻易不现身。

  “不必。”沈羲和脑海里依然是那双从未见过的眼睛,“也许……只是路过……”

  “绣衣使从不理会琐事。”马车外的谢韫怀突然开口。

  似这等情况,前所未有,绣衣使绝不会为寻常人滞留。

锦凰

多伽(qie)罗又名奇楠香,是沉香中的极品,由古至今都贵得离谱,多伽罗香温软又高雅尊贵,是我心里百香之首,用于男主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