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17章:一计不成,再生二计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2016 2021-01-03 00:01:00

  清晨的第一缕晨光自山峰洒下,雾气缭绕,紫光闪烁,霞彩千条,整座紫山笼罩在云蒸霞蔚中,宛若人间仙境。

  防着萧长卿,也不耽误沈羲和的正事,次日一早,她就带了珍珠和墨玉来到老君山。

  那位白头翁就住在这里,四周都是些江湖人士,沈羲和将一幅画卷递给墨玉:“将画交给老人家,无需多言。”

  这里鱼龙混杂,沈羲和自然不可能将仙人绦带来,昨夜她将之画下,等着白头翁自己寻上她。

  在等待墨玉的时候,沈羲和遇上了一个熟人。

  那人青衫如茶,最劣质的布料,没有任何绣纹装点,一头青丝也只是用了一根木簪挽上,他迎着霞光而来,清俊秀雅的容颜在晨光之中温润柔和。

  “沈女郎。”谢韫怀径直朝着她走来,微微一礼。

  他的称呼让四周打量或者心怀不轨的人脸色变了变。

  寻常未婚配的女子都会称呼姑娘,只有讲究的官府贵女才会被称为女郎。

  民不与官斗,这些人只当是哪家官宦女眷偶然路过此地。

  戴着幕离的沈羲和微微对谢韫怀颔首:“齐大夫也来了。”

  “看份热闹。”谢韫怀疏朗一笑。

  “齐大夫请坐。”沈羲和伸手指了指旁边。

  “多谢。”谢韫怀没有拒绝,他坐在这里,可以让人忌惮两分。

  真是不知该不该赞一句这位郡主好胆色,哪怕她戴了幕离,可玲珑有致的身段,一开口那一把珠玉相击般清脆动人的嗓音,任谁也猜得到她容貌不俗。

  竟然带着一个婢女就跑来,真要是遇上胆大的……

  “齐大夫不用担忧,我自有分寸。”沈羲和一眼就能看穿谢韫怀的心思,“我若得了脱骨丹,可否请齐大夫查验?”

  “郡主……”谢韫怀激动得差点脱口而出暴露沈羲和的身份,好在及时刹住,“当真让我查验?”

  脱骨丹应当是真的,这是谢韫怀几天前才确定,没有医者不想接触这等近乎神药。

  “自然,我信得过齐大夫的医术,丹药也不能胡乱服用,若老人家不愿说明,还需齐大夫多费些心思。”沈羲和轻浅一笑。

  恰好此时一阵微风掀起了轻纱,谢韫怀恰好看到这一抹浅笑。

  她的笑容轻浅犹如碧海之上飞溅而起的浪花,又似蓝天之下飘散的一缕丝绸般的白云,干净、轻柔,飘逸,却又是转瞬即逝。

  谢韫怀出身显赫,后又游遍山川,身为大夫,更是接触过不少人,阅尽美色,却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笑颜。

  珍珠垂下眼帘,心下敬佩郡主笼络人的手段,查验丹药岂是一两日之功?齐大夫必然要与他们同行。

  有了这份往来,日后有什么需得这位齐大夫帮忙,齐大夫又如何能推拒?

  偏齐大夫便是心知肚明,入套也甘之如饴。

  虽然她不知这位齐大夫何处得了郡主青睐,又有多少本事,可现在她已经学会少说多看。

  原以为墨玉不过二三个时辰定然会回来,却没有想到他们在茶寮用了干粮,一直等到日落,墨玉也没有归来。

  “女郎,我们要回去了。”再不回去,天黑不好赶路,珍珠有些担心墨玉。

  “没有放信号,墨玉没有遇险。”沈羲和并不担心,“我们启程走。”

  “在下送沈女郎一程。”谢韫怀是担心这些人尾随沈羲和,对沈羲和不利。

  沈羲和知道有人朝她动手了,墨玉一定是被绊住,不欲将谢韫怀卷进来:“齐大夫留步,不用担忧,乌合之众,不足为惧。”

  “若不将沈女郎安全送回客栈,在下于心难安。”谢韫怀只当沈羲和是不想自己为难,他到底是在外闯荡之人。

  沈羲和默了片刻,没有再推辞:“多谢齐大夫。”

  此刻若是如实相告,只怕谢韫怀更不会袖手旁观。

  她和珍珠上了马车,谢韫怀和车夫坐在外面,马车摇摇晃晃,迎着夕阳之光渐行渐远。

  待到黄昏最后一缕光被吞没,马车行到一条幽静官道之上,再有半个时辰城门就会关,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故而已经没有了人往来。

  马儿突然嘶鸣不愿再往前,受到颠簸的沈羲和稳住身子掀开车帘,看到两旁茂密笔直的树木,树枝在夜风中摇曳:“夜黑风高,果然是杀人的好时机。”

  沈羲和在坐垫上一拍,左右后三方升起一块铜板嵌入了车顶,几乎是同时两旁幽暗的树林里射出一排排冷箭,全部扎在了马车上。

  “齐大夫!”沈羲和扔了两个锦缎包裹的精巧棉球给谢韫怀。

  谢韫怀一把抓住,转头就见到拔出明晃晃长剑的车夫鼻子被棉球塞住,他来不及多问,也迅速塞入鼻孔,才发现这棉球还有股药香。

  这时候左右树林里飞掠出数个手持利器之人,这些人没有穿夜行衣,用的兵刃也尽不相同,甚至男女都有,是一群三教九流。

  车夫扔了一把剑给谢韫怀,就持剑飞身迎上去,谢韫怀抓起长剑也紧跟而上。

  车外响起刀剑相拼的声音,偶尔风掀起车帘,还有寒光闪过。

  “郡主,是一群草寇。”珍珠瞥了两眼这些人的穿着打扮。

  “草寇才好。”沈羲和微微侧身,手执竹扇,扇面上编织着薄如蝉翼的竹篾,轻轻摇晃。

  扇子旁是清秀素雅的褐彩云纹镂孔炉,炉盖上棉絮般的烟雾袅袅而上,顺着沈羲和的风向,从她留出来的空洞溢出。

  这香她们闻不到,可珍珠却发现烟雾较于其他香更浓。

  借着马车四角镶嵌的夜明珠之光,珍珠悄悄打量沈羲和,郡主因为体弱,不能习武,便在琴棋书画上下了极大的工夫,调香酿酒也素来喜爱。

  往日,她从不知郡主竟然于调香一道造诣如此之深,更不知以香制敌也可以如此精妙。

  对上沈羲和投来的目光,珍珠立刻垂下眼帘:“郡主为何说草寇才好?”

  “先有草寇,草寇应付不了,便可出动官府剿匪。”一计不成,再生二计。

  这是萧长卿的行事之风。

锦凰

前方高能预警:明天我们太子殿下就要披着第一件小马甲闪亮登场。   明天见,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